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说说大民主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在今日中国,任何知名度飞速上升的“神”,都可能是局、“一盘很大很大的棋”,即使知名度伴随苦难上升;因中共真想打压,会封杀、转移视线、“鸦雀无声”。而此,号称愿帮助中国走向民主的西方世界,永远也不会懂;即使懂了,也不会认错。

说说大民主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五十九

感谢华夏黎民*的《2012年元旦重温顾晓军先生的<大民主时代的民意、思想家、总统>》一文。这促使我静下心来重新整理“大民主”的思考。其实自美国《外交政策》之“全球百位思想家”与我失之交臂后,我就开始整理“顾晓军主义”的哲学、社会学与经济学了,且已做出了些成绩。

“大民主”是我在《大民主时代与“虚拟总统”制原理》(2009-10-5/0313)、《大民主 PK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2009-10-26/0351)与《大民主时代的民意、思想家、总统》(2011-2-1/0917)等篇章中提出并一再重审的。以下,我先阐述“大民主”的特定涵义与所产生的时代背景,以回复华夏黎民*的文章,并作相关的探讨。

首先解释:大民主,是“顾晓军主义”一部分,是体现平民主义的民主,是明确倡导利益公众化的民主;与人类社会现有的民主形式没有太大的区别,但理念则是不尽相同的。

民主,源于英国贵族与王权的抗争;在抗争之中,精英主义产生了。无论精英主义们怎样标榜自己,它实际上是在抗争中、增加贵族的思想砝码,暗喻王权血统传承的非精英的必然。在西方社会,随着民主进程的推进与大众民主的兴起,精英主义已渐黯然。

而中国,精英主义的旗帜,是由知识分子、在与中共的反对改革的顽固派的抗争中,举起的。然而,这一抗争,却因大家众所周知的原因,没有形成在政治上的任何变革、止步于经济改革中。而曾经高举着精英主义旗帜抗争的知识分子们呢,大多数已功成名就,与中共权贵集团分享着党殖民下的、“绝不”政治改革的经济成果(尽管知识精英们的分享与权贵们没法比,但与老百姓却有天壤之别)。中国的精英主义倡导者们,如同西方退化成保守主义的原精英们一样,堕落成了社会进步与发展的绊脚石。

而中共党内,精英主义却吸引着、诱惑着权贵们,人人都弄张文凭镀金,个个把博士、硕士当垫脚石,有的还想法设法挤进科学院、社会科学院……

如此情景下,为设法遏制官员腐蚀学术与学术腐败,我提出了平民主义的民主、去精英化及利益公众化。还可参阅《平民主义民主才是中国的出路》(2011-5-19/1043)。这就是“大民主”存在的意义。

你的“第二”“第三”,合起来相当于某些伊斯兰教国家的做法:精神领袖、行政长官、议会头领。西方文明社会为什么害怕“精神领袖”呢?因为“精神”是对过去的总结、提炼,“精神领袖”往往被神话,会使民众如痴如醉,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一种邪恶的力量。而从中世纪黑暗中走出来的西方文明,深深懂得去神权的重要与必要。如果按你的设计,“总统”为虚位、由思想家担任,许会比现在的美国民主框架更合理。

其一、思想家,大多是开拓型的、具有创造力的。即使是被希特勒利用的尼采,他的超人哲学思想,原本是“上帝死了,要对一切传统道德文化进行重估”,而非大日尔曼主义。而以思想家虚位于“总统”,至少告诉人们:这个国家,永远倡导思想解放,永远提倡开拓型精神,永远注重创造力的提升。其二、“总统”“总理”都是国家实权要人,实际上是权力重叠。

当然,虚位的“总统”,也可以由科学家、艺术家等担任,但应该有各种尽可能想到的限制,如对人品的要求、不至于出格等等;与行政长官的“总理”,分属两条选举线路,且不能连任,以防止偶像化、蜕变成“精神领袖”。因对未知、对黑暗等的恐惧,人类自身具有种造神的特性;而神,总是反过来累及人类。如毛神的文革,从信众的狂热到对人权的践踏,都决不亚于中世纪。是不是呢?

突然想到:在今日中国,任何知名度飞速上升的“神”,都可能是局、“一盘很大很大的棋”,即使知名度伴随苦难上升;因中共真想打压,会封杀、转移视线、“鸦雀无声”。而此,号称愿帮助中国走向民主的西方世界,永远也不会懂;即使懂了,也不会认错。如,《时代周刊》等帮中国民众造出来的韩寒等。

顾晓军 2012-1-2 南京

(作者赐稿)

[附]2012年元旦重温顾晓军先生的《大民主时代的民意、思想家、总统》
作者:华夏黎民*

很早我们就想对民主提出点建设性的意见,闲来无事,就重温了一下当代著名作家、思想家的《大民主时代的民意、思想家、总统》。顾先生在文中把民众意志、思想家与总统三者及其关系阐释的很清楚,是非常难得的一篇好文。只是有一点点问题需要商榷一下,也算是为顾先生的民主理论添砖加瓦。

首先,我们认为,民主就是民主,无须再加任何定冠词。
第二、中国的总理的职责其实就是该文中说的“总统”,如果在中国既要设总理又要设“总统”,那么,我们认为“总统”必须是虚职。
第三、如果要设立虚君制,那么我们认为思想家来担当“总统”职位最合适。而这个“总统”必须由民众推举最杰出的思想家来担当。虚职的“总统”不参入国家管理,只是民众意志的象征,是国家主权的象征。
第四、具体参入国家管理的总理(或者总统)则是由各政党竞选产生。最后由虚职“总统”代表民众意志委以管理国家的大权。
第五、民众意志的形成是通过国民代表大会(简称国会)的众议院来达到。执政党要调动军队必须经过国会的批准,然后由虚职“总统”授权给执政党总理。

总之,思想家必须得到高度的重视,思想家在社会中必须应有一定的地位象征,推举思想家为虚职“总统”便是最好的社会构想。当然我们也可以叫“总统”为国家“主席”。

(2012/01/01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