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谌青凡:革命会让人浮想联翩

中国人天生具有革命想象,说起改变现状,似乎除了革命一途之外,没有其他的选择。就连众人嘴巴上的民主,也成了新形势下的革命变种。民主的内涵之一,平等和宽容,早已被抛之脑后。其实,现今的中国,既无民主精神,也没有革命魄力,象行走在沼泽地里的牛,不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

革命,一个中国式话题。如果在美国谈革命,相当于在中国谈大选,一样地不着边际。在眼下的中国谈革命,不是个好的兆头,因为革命会让人浮想联翩。革命首先让人想到暴力,因为不依赖暴力的革命很少。之所以会发生革命,在政治危机面前,权力拒绝平衡过渡。为了避免发生革命的后果,西方国家所以选择民主政治,当下已成为世界的潮流。这就是现代政治文明。现代政治文明的好处之一,防止社会发生伤筋动骨的动荡,简言之——少死人。

民主在中国,一次也没有实施过,民主是否适合于中国?没有人说得清!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从别国的情形来看,清晰表明,民主是有利于国家稳定的。至于革命,倒在中国实践过二回,总体而言,效果不好。革命的结果,只是换汤不换药,并没有解决社会的根本问题。权力依然不受监督与约束,人民仍旧不是真正的国家主人,少数人对多数人行施暴力,还是社会的常态,法律还是不能转化成法治。

对改革没有信心,对民主没有兴趣,对革命感到害怕,这就是当下的中国式困惑。改革开放30多年,大多数国民没有相应地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成果。一个严酷的事 实,经济增长和社会矛盾增长,齐头并进。由此证明,经济不是万金油,不能解决中国的基本问题。假如经济一旦大面积滑坡,社会现状估计更糟糕。面临的局面, 不是你是否怕革命,而是革命何时来的问题。

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和中国的乌坎村事件,同属社会群体事件,但对二国政府的压力,是大不相同的。一个最明显的区别,美国的社会管理,是弹性结构;而中国 的社会管理,是刚性结构。前者具有缓冲功能;后者没有缓冲功能,要末堵住,要末崩溃,没有第三种出路。美国如碰上重大的政治危机,可以通过大选调节。中国如果碰上此类问题,怎么办?一次文革就让中国社会大伤元气,假设再来二次的话,结果会如何?

最近因韩寒而引发的网络热议,民主与革命。从中略见一斑,中国人的极端思维,丝毫没有改变,仍然充斥着文革时代的气氛。令人纠结之处,在中国式的民主话语里,也洋溢着暴力的气息。就连韩寒这样粉丝众多的公众人物,出于对中国现状的考量,表达一点对民主的担忧,遭遇网友们的炮轰。这让人想起文革中的一句粗口:不革命的,滚他妈的蛋!

中国人天生具有革命想象,说起改变现状,似乎除了革命一途之外,没有其他的选择。就连众人嘴巴上的民主,也成了新形势下的革命变种。民主的内涵之一,平等和宽容,早已被抛之脑后。其实,现今的中国,既无民主精神,也没有革命魄力,象行走在沼泽地里的牛,不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