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我是科学家:中国人也配享有民主、自由

假设我们是一个真正的爱国主义者,爱这里的人民,爱这里的土地,爱这里的文化,那么,眼望数千年来遭受集权统治的人民,饱尝集权压迫的人民,历经了一个又一个“人祸”的人民·····,难道不能认真想想国民劣根性的原因吗?难道不能原谅他们吗?难道你我不是其中的一员吗?

如果始终有人认为中国人因为素质低或文化素养差,不配也不能享有自由、民主(假如你认为这是事实的话)。那么做点实际的工作,告诉一下或是呼吁某某TV、某某时报宣传一下,给国民们说说:什么是民主、自由,什么是共和、宪政,如果有一天你们真的有了一张选票,怎样对待她才是一个合格的公民应负的责任。我想这是那些抱怨中国人素养差而不配享有民主、自由的高尚人士最应该做的吧。

最近,韩寒的三篇博文“谈革命 说民主 要自由 ”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互联网上掀起轩然大波,足见韩少的影响力。这让我想起了美国英雄电影的一句经典台词:“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正因为如此,才有这么多人显很失望吧。当然,有些人也是狠狠的高潮了一把的。

我也是有些失望的,就算有些人推测属实,韩寒以他狡黠的方式,引发了互联网对敏感话题的大讨论,我还是有些失望的。长期以来:如果是某某时报、某某TV、某某专家暗示中国人国民素质低,民主会带来动乱,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等等一系列说辞时候,大家是很耐心的看他们show的:知道他们这是在高速公路上逆行,知道他们这是心虚了。但草根韩寒却不该是这样的:这是一个说出“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叫逻辑,一种叫中国逻辑”,“可以不为自由而战,但不能为高墙添砖”,“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等等系列名言的韩寒吗?

这是怎么了?难道hold不住了吗?

暴力革命(姑且以为韩寒的革命指的是暴力革命吧),只要是一个有良知,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都是不愿见到的。但是中国的历史书上不都是说: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吗?清末,中国是有一个和平立宪的机会的,但统治者最终没有答应,于是,他们辛亥了。是否暴力革命,其实不是屁民所能决定的,决定权在统治者手里。

假设我们是一个真正的爱国主义者,爱这里的人民,爱这里的土地,爱这里的文化,那么,眼望数千年来遭受集权统治的人民,饱尝集权压迫的人民,历经了一个又一个“人祸”的人民·····,难道不能认真想想国民劣根性的原因吗?难道不能原谅他们吗?难道你我不是其中的一员吗?

有人说:民主可以改变这一切,只要是民主了,这一切都会慢慢变好,天会变蓝,水会变清,人们将更加文明,比如哪里哪里。是的,我也有这个美好的愿望,我也相信,民主了可能会变的更好。但是,假如民主带不来这些呢?中国广大劳动人民就不配享有民主吗?中国广大劳动人民就不配享有社会公平吗?公权力就可以肆无忌惮吗?官员就可以不用监督吗?司法就可以践踏人权吗?公民就不配有言论自由吗?······

当然不可以!

最后还想着重强调一点:如果始终有人认为中国人因为素质低或文化素养差,不配也不能享有自由、民主(假如你认为这是事实的话)。那么做点实际的工作,告诉一下或是呼吁某某TV、某某时报宣传一下,给国民们说说:什么是民主、自由,什么是共和、宪政,如果有一天你们真的有了一张选票,怎样对待她才是一个合格的公民应负的责任。我想这是那些抱怨中国人素养差而不配享有民主、自由的高尚人士最应该做的吧。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