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凌平:韩寒的什么被分裂

新中国民间最有影响力的人,自然归冯友兰,哲学家嘛,名至实归,试问世界各国哪个不是哲学家、神学家掌舵?但是,冯友兰1950.10开始自我批判,就已经失去自我了,或者说矮化自己成了马克思主义者;自此中国有了一个空窗期,改革开放以来,台湾李敖替补了国内空白,然而他在台湾被爆出给诺贝尔奖写信求奖的事,让他形象大打折扣;在大陆,虽然他勇力提出北洋军阀才是中国最民主、自由的时期,但他力捧正统帮派也让他形象大打折扣;话说回来,他只是个社会学家,虽说是名列前茅的社会学家,一个社会学家去统领思想领域,也太难为他了(虽说其前妻力挺他是思想家)。在他下面的是余秋雨,同属社会学家,但余秋雨只是一个排名靠末的社会学家,我虽没看过他的书,但影响力在全国还是很大的,结果含 泪劝告的一盆眼泪把自己毁了;易中天,属于哲学、社会学下面一层的小说类人物,他本来是一个学者(与哲学教授邓晓芒合著过学术著作),后来以评《三国演义》出名,一时号召力大增,却因为力捧于丹把自己毁了。周立波,一个比易中天差比韩寒强的人(非指能力,指序列——小说研究者、泛社会解说者,小说家),周立波因为2011.11月16日微博:“为上海胶州路火灾中,不幸罹难的同胞们默哀祈祷!在此不幸的突发事件中,政府各部的快速反应也让人聊表欣慰。心碎与感动,让我今天极其错乱!”把自己毁了。韩寒,小说家,一个反叛形象,因为出国者的衬托,形象高大起来,虽然文化不高,下民本身缺的就不是高文化而是代言人。所以,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条脉络,从哲学家、社会学家到小说类家,中国有影响 力的人物学问是步步走低,由曲高和寡到普度众生,影响力是几何数扩大;文化越是低,触及的底层面才越是大,所以韩寒的影响力基本上是名至实归,因为小辈,所以知道了韩寒,虽没有看过韩寒的书,但彼有国际影响力还是知道的,据说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当快女都能与领导人同登杂志,何况常有反叛之心的韩寒,美帝不力捧?

在中国,由于话语权的缘故,不是谁要造反,而是在全能政府面前,除了抵抗别无他法(比如孙志刚的收容遣送制度,农民的农业税减免),那么,代言人的选择其实很狭窄。在外国的杂志中的力捧,在国内的万众粉丝中,自我膨胀是很正常的事。但是,中央却在提文化改革,“我”不就代表文化吗?“因为大部分国人眼中的自由,与出版,新闻,文艺,言论,选举,政治都没有关系”,“能自由的喧哗,自由的过马路,自由的吐痰,稍微有点社会关系的人,我可以自由的违章,自由的钻各种法律法规的漏洞,自由的胡作非为,所以,好的民主必然带来社会进步,更加法制,这势必让大部分并不在乎文化自由的人们觉得有些不自由,就像很多中国人去了欧美发达国家觉得浑身不自在一样”。“我”就是代表文化人,结 果,既要代表民意攻击政府好收买粉丝,又要执意参与政府文化建设凸显自己,这不是分裂自己的精神吗,哈哈,这才有和稀泥两头通吃的一篇《韩寒: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万万没想到两头通吃没搞成却把自己毁了,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在网上一边倒的抨击声中,韩寒的父亲出来灭火,这情形真有点像余秋雨事件,在网上一边倒的抨击声中,余秋雨的粉丝进行了顽强的回击,结果却在余秋雨一错再错中,粉丝也起来反叛,余秋雨终于轰然倒下,删去博客的文章,返璞归真。韩寒的父亲出来灭火,说是“内容不重要,韩寒只是挑起了话题”,哈哈,这可不是什么好话!

一、在政府看来,原来你是要挑起“话题”造反吗?

二、在粉丝看来,老子们帮你奋战,原来你只是挑起话题,内容不重要,帮你内容把关却是错的?

三 、在反对者看来,颜色革命、利比亚政变还需要你小秧子在叔叔大爷面前来挑起话题?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把我们当猴耍?你自己不是猴?

韩寒与冯友兰、李敖、易中天、周立波有什么两样吗?没有,借传达民意上位,借上位的现实与掌权者攀交情,两头通吃,这也是王晓东说的,给政府卖大力丸——“你不行,我才有改革中国的好办法”(这种人网上还有很多),实际上政府与下民并不是天生的敌人,历史上魏征不就是两头通吃的人吗?一个是时势,一个是实力,外国人都是哲学家掌舵,唯有中国,掌舵的人从哲学家、社会学家到小说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不管韩寒、周立波、易中天、余秋雨之前的立场有多么大的差别,虽然在中国民主进程中各自做出过很大的贡献,今天他们却成了一类人,为什么?傻子也看得出来,从腰包上看,他们都是千万级富翁,即新的既得利益者,“马克思一米八,高个子就该杀”,现在,韩寒、周立波、易中天、余秋雨也止于一米八,2米以上的篮球队员则…….。《大浪淘沙》的高参说:“革命?再革下去,就会革到我们头上!”本来屁股决定脑袋不一定正确,但现实却让你不得不这样想;不过,这对于冯友兰、李敖、易中天、周立波、韩寒还是有好处的,你不就是一个文人吗,既然没有这个能力,何必趟政治的浑水?历史万一关注你们,也只是以文名人,绝不会说你是政治家,就跟李白一样,喝酒去吧!

(只谈事情,但如果言语上有冒犯,我道歉。)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