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悔之:“告别”韩寒,人人皆成为韩寒

p110322103
中国知名博客作者李悔之。(图:作者博客)

所谓“人人皆成为韩寒”,并非指每个人都像韩寒一样“少年辉煌”——每个人的成功模式都是不可复制的。而是指每一个人都成为一位有独立思考能力,有健全人格的正常人——中国的民主进步事业任重而道远,不能把中国未来的前途和命运,寄托在少数精英名流或英雄身上。公民运动,才是推动中国走向民主进步的最强大动力和最可靠的保证。

“告别”韩寒,人人皆成为韩寒,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就会发生具有伟大建设意义上的“革命”。而“民主”和“自由”也就水到渠成了。

韩寒的《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文推出后,这些天在网络上刮起了一股不小的旋风。斥为“五毛言论”者有之,痛心疾首者有之。更多人则陷于迷茫之中……有网友一再问我对韩寒三篇文章有何看法,我的看法就是“告别韩寒,人人皆成为韩寒”。

所谓“告别韩寒”,就是不再韩寒当偶像,只把他当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有健全人格的正常人。鄙人有一儿一女,小女与韩寒同年。但我也是一位“韩迷”。我之所以成为“韩迷”,并非羡慕韩寒之少年早成,也非仰慕“韩少”既是文人又作赛车手之的风流倜傥,而是赞赏他“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赞赏他对功名利绿的淡泊:“不参加研讨会,交流会,笔会,不签售,不讲座,不剪彩,不出席时尚聚会,不参加颁奖典礼,不参加演出,接受少量专访,原则上不接受当面采访,不写约稿,不写剧本,不演电视剧,不给别人写序”——仅这一点,当今中国的精英名流又有几人能做到?

如果把一个人当偶像,就很容易迷失自我。经常读韩寒博客的人,相信都会有这样一个印象:前排好几十位的读者,都表露出一副红卫后见到伟大领袖毛太阳时激动万分神态“激动,竟是沙发啊”、“这是真的吗?”、“天啊,第一次靠这样前!”……而后面的跟帖评论中,真正有独立见解者同样少之有少。大多“韩迷”们围观韩寒,很难说是欣赏他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很难说他们究竟为什么为韩寒的高兴而高兴,为韩寒的叹息而叹息,为韩寒的悲怆而悲怆……总之,“韩少”的喜、怒、忧、思、哀、乐、惊,也是他们喜、怒、忧、思、哀、乐、惊。韩寒俨然成了他们的人生风向标。这种现象是令人遗憾的。也是非常悲哀的。事实上,韩寒自己过去也曾经撰文,对这种现象发出“难于承受之重”之感叹。

更值得警醒的是:“韩寒不能承受之重”,并不只存在于年轻人之中。有些年长者虽然并不盲目崇拜韩寒,但却太在意韩寒的言论——韩寒言论合乎自己的观点时,他们则把他视为“同一战线”的同志,或“同一战壕的战友”。一言不合,他们又痛心疾首认为“背叛”了,“被收买”了。而事实上,坦言“不讲立场,只论是非”的韩寒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而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是永远不属任何“战线”的。同时,真正的自由主义者,绝非“永远正确”者。就如韩寒《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篇文章而言,无论是文笔还是思想,都难说是上品。有些观点可能是正确的。有些观点也可能是模糊的,有许多观点甚至可能是十分错误的。对其观点的质疑乃至批评都十分正常。也是十分有必要的。但痛心疾首地认为“背叛”了,“被收买”,却是莫明其妙的。甚至是十分错误的。

事实上,韩寒三篇文章的真正意义,在于它引发了广泛的讨论——虽然在此之前,有太多的文人学者提出过更太多更精辟的观点或见解,但因为缺乏“巨星效应”,所以,未能引发广泛讨论。就此而言,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这时,有人或者会说:老李,你是否有点酸溜溜的?谁叫你不是巨星?鄙人的回答是:我并没有“酸溜溜”,但确实有一种怅然若失的遗憾:这些年,就“革命”、“民主”、“自由”的话题而言,包括鄙人在内的太多文人学者,不知发表过多少不乏精辟的见解。而且,不乏付诸于行动者。然而,却从来没能引起类似韩寒的关注。而对“革命”、“民主”、“自由”从来讳莫如深的韩寒,只一次谈及这个话题,而且是涉嫌“悲观失望”的话题,却引起高度重视。面对这样的现实,令人“怅然若失”也就在所难免了。

所谓“人人皆成为韩寒”,并非指每个人都像韩寒一样“少年辉煌”——每个人的成功模式都是不可复制的。而是指每一个人都成为一位有独立思考能力,有健全人格的正常人——中国的民主进步事业任重而道远,不能把中国未来的前途和命运,寄托在少数精英名流或英雄身上。公民运动,才是推动中国走向民主进步的最强大动力和最可靠的保证。

“告别”韩寒,人人皆成为韩寒,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就会发生具有伟大建设意义上的“革命”。而“民主”和“自由”也就水到渠成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