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颜昌海:知识分子矛头应永远对着权力

p091014102-1
颜昌海。

知识分子不应该做墙头草,而是应该坚决的、永远地把矛头对着公共权力,批评它、骂它、赶它、讽刺它、嘲弄它、踢它屁股、揪它耳朵……,使其时时刻刻、最大限度的服从和服务于民众的根本利益。

颜昌海:哪怕是策略,知识分子矛头应永远对着权力

时常看到这样的现象:中国的媒体记者和大学生,对西方来访政要提尖锐问题,严辞挑战,咄咄逼人,在国内引起一片欢呼。由于这些记者和学生对国内政要难有同样的用武之地,所以很难说明提问显示的是他们自己真正的实力和素质。提问尖锐无可厚非,但有时到了忽视礼仪,甚至狂妄的地步。最近,北京大学周其凤校长显得底气更足,他在长沙四大名校对中学生进行演讲时称:“我认为美国的教育一塌糊涂,他们的每一任总统都不懂得尊重人,总是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别人,如此看来,他们的教育是一塌糊涂的。”

但他的说辞,才大陆知识界引起一片喝倒彩,网民痛骂其恬不知耻,撒谎成性。人们认为,一个国家学校的教材有“营养”,学生越努力,考取的学校越高级,学生越“健壮”。相反,教材有“毒素”,学生越努力,考取的学校越高级,学生越“病态”。这种中国教育之病态,在中国最有名的学府清华北大,体现的淋漓尽致,周校长此次为之也做了最有力的说明。

人们常说,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官员,有什么样的官员,就有什么样的百姓。同理,有什么样的校长,也就有什么样的学生。网民称北大是培养中国拔尖“自大狂”和“势利眼”的地方,也是培养脑残和两面人的地方,更是造就文革造反派和文革余孽的地方。

人们从世界名人在北大演讲后,学生所提的问题可见一斑。

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北京大学演讲时,一名北大学生提问“作为英国的领导人,您从中国模式学到什么?”,人们看了这个问题,就像吃了只苍蝇一般恶心,对北大的印象坏上加坏。北大丢尽了中国人的脸。以前人们认为,现在的北大失去早年的自由传统,没有致力于中国的自由民主建立,没有尽到它应尽的责任。而现在的北大清华,更令人们的情感超出悲哀,简直是愤怒。北京奥运会主题歌唱到“来吧!朋友,伸出你的手,我和你,心连心,永远一家人,世界是一家人”。卡梅伦听到这歌声来做客了,站到北大的讲坛上演讲,这正是中英思想文化相互学习交流的大好机会,双方都应该珍惜。卡梅伦演讲一结束,北大学生抢问的第一个问题却是“作为英国的领导人,您从中国模式学到什么?!”

堂堂北大就出这样的狂悖脑残。如果卡梅伦在演讲中表现出自大狂妄,说类似 “我是向中国来介绍经验的;我是来深入基层的;我是来深入生活的”等自大狂话,北大学生反唇相讥,质问卡梅伦,这也可以理解。可是,卡梅伦通篇演讲并没有自大狂妄,而是谦和有礼。

摘录三段与网民分享。卡梅伦从学生中间走上演讲台,一开始就引用了中国的国歌。“起来、起来……我的中文还需要学习。如今中国人不仅在国内站起来了,在世界上也站起来了。”;“当时的深圳只是一个小城镇,周围都是农田和水稻,而现在它已经是比伦敦还要大的城市了,在这里生产了世界上大部分iPod以及苹果十分之一的手机。中国还帮助世界解决很多其他问题,比如现在有900名中国医生在非洲工作。”;“中国的成功对英国、对世界来说都是好事,全球化不是零和博弈。英国的设计获得了世博会的金奖,深受观众欢迎,这就是中英两国纽带的体现。地球两边的两个国家为未来的共同繁荣发展已经播下了种子,这也许印证了孔子说过的一句话——四海之内皆兄弟。”

他的演讲是各国领导人演讲最柔和友好的一次。就是针对这么谦和的演讲,北大学生第一个问题就是“作为英国的领导人,您从中国模式学到什么?”态度如主子般狂妄,语气如恶犬般“狂吠”。好比一条恶犬,看到家里有客人来,都会对着狂吠几声,遭到主人喝止后才不吭声了。这个提问的大学生就是自大狂,势利眼的人。他被北大精心培养后变得极其精明。他学会了如何效忠于自己的主子,又学会不放过任何可以利用表现的机会。客人卡梅伦来到北大演讲,他怕别人抢先,自己在第一时间,冲着卡梅伦狂叫一声,表达自己是多么爱主子,爱学校,爱国家,爱民族。根据他以往的经验,之后肯定会有 “多肉的大骨头”给他。

像这样的学生北大不止一个。当卡梅伦被这雷人一问后回答“首先是奥运会的成功举办。”

卡梅伦的话还没说完,北大学子立刻欢呼起来。这一场面,被称为当天演讲中的第一个高潮。北大真不愧是名牌大学,为国家民族培养出这么多甘心效“犬马之劳”的人,他们毕业后会进入国家各个重要机关。再过若干年,他们会主掌国家政权,个人的狂妄自大就演变成国家民族的狂妄自大。

看他们一群人现在的品行,那时的中国一定会成为自大狂妄的国家,欺软怕硬的民族,走上二战德国和日本道路,遭到世界民主正义国家联合痛打。中国挨打时,北大这一群人逃跑的速度比狐狸还快。

中国现在被围堵孤立的局面,在某种程度上与当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北大演讲时,学生提问围攻有关。

第一个学生问:“中国人民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对美国的文化、历史、文学有了更好的了解,甚至欣赏美国的著名电影如《铁达尼克》,但美国人民对中国的认识却少的可怜。你打算怎样加强两国人民真正的了解与相互的尊重呢?”

脑残不知道:一个国家应该靠优点来吸引别国了解和尊重,不能强迫别国了解和尊重。

第二个学生问:“美国一直在对台湾出售先进武器,又与日本修订美日防卫条约,把中国的台湾省也包含在军事行动范围内。如果中国也把导弹指向夏威夷,以及与其他国家签订安全条约,针对着美国的部分领土,美国政府和人民会同意吗?”

听众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脑残不知道:用武力威胁客人,签订反美安全条约只是中国一厢情愿。

第三位学生问:“中国人民期望的是两国在平等的基础上建立友谊,你带着微笑来到中国,说要‘交往’,但你的微笑后面是否另有所图呢?”

听众当场笑了,还报以热烈掌声。脑残提问语气像‘文革’批判刘少奇大会时用的。

第四位学生问“谈谈对两国年轻人的期望”。

这是很好的问题。有时候,提问题比答问题更能看出人的智慧和品德水平。演讲现场怎么“混进”这么 一位好学生。但他很孤单,没有掌声和欢呼声。

第五个学生问: “你认为美国就没有民主、自由、人权的问题吗? ”

这是一个女生提问,挑战力度比男生猛,掌声再一次响起。脑残这问题像满脸麻子的老妇人,一本正经质问青年脸上长青春痘一样。

第六个学生不是提问,而是教训克林顿:“真正的自由,是人民自由地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和发展道路,只有那些真正尊重别人的自由权的人,才可以自称了解自由的意义”。

这是一名秀丽的女生,获得掌声比任何一次都热烈,也许她是北大的“自由女神”。北大应该按照她的外形造一个塑像,手里高举着中国毛笔,放在美国自由女神像对面,让她俩PK,比比谁自由。

第七个学生问:“如果现在北京大学也有一群学生向你示威抗议,你会有什么感受?”

学生显然在指中国领导人访美期间遇到示威抗议的事。这领导人听到,心里积存已久的怨气总算出来了,赶紧准备一块多肉的大骨头。

克林顿这次中国之行一定留下深刻印象,这些都是中国最拔尖的学生,未来国家的栋梁。这个大多数人贫困的国家富强崛起的时候,这一群人也长大当政了,他们一定会称霸世界。美国强大的时候会关注中国人权,给中国订单,当中国强大的时候,克林顿的后代和美国人民有可能都被驱赶修新的万里长城去。所以,美国民主党执政后,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夫人)毫不犹豫地,立即开始了重返亚洲,围堵中国的战略。

在北大这一群中,也有些表面挑战西方国家,实际向往西方国家的,挑战是为了自己近期利益,向往是为了自己长远利益。随便就可以找到这样的例子。当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到北大演讲时,北大中文系的女生马楠同学痛斥美国人权状况恶劣(发言意思与某位部长说中国人权比美国好5倍相似)。她发出反美提问,一问成名,赢得全国众多爱国分子欢呼。但两年后马楠本科毕业,选择到“人权状况恶劣”的美国去留学,后来还嫁给了一个美国人。猜想她这么做的原因是,开始她被校方忽悠去挑战美国总统,后来对忽悠产生怀疑,亲自到美国观察社会,再后来和美国人亲自体验生活,再再后来生出一位代表中美爱情的小宝宝。这小宝宝长大后也许成为美国第N届总统。奥巴马小的时候,谁会想到这个黑白混血的害羞小孩儿会成为世界最强大国家的优秀总统呢?美国出现华裔总统是迟与早的问题。

——也许,这就是脑残们所说的“中国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将中国“崛起”的希望,定在150年后。因此,全国的精英包括118万的裸官或半裸官的子女,都采取一切手段移民美国和与美国类似的西方国家。但现在,他们给中国平民的印象却是,——这一群恬不知耻,撒谎成性、唯利是图、人格分裂、毫无人性道德和政治伦理的小丑。

北大的学生本来应是好学生,北大的青年应是好青年。但他们都被像周其凤这样的校长、教授教坏了,极其自大狂妄,极其自私势力。当然,北大也有不被教坏的学生,和拒绝洗脑的学生,也更有蔡元培、胡适这样的校长和教授。

但总体来说如今的北大师生,因为他们是靠思想文化生活的,他们在权贵制度面前,不是反对,就是依附,别无选择。但自由的思想文化精神是北大的光荣传统,北大文科就自然肩负了国家民族精神文明的使命,可北大在这方面没有作为。北大还有多少正义感和良知?还有多少真正爱国家、爱民族的学生?还能在“中国特色”的书本里找到真理吗?从周其凤校长的身上,看不到一丝的乐观。倒是邪恶的思想文化在肆无忌惮,在毁损中国形象,增加中国麻烦,在腐朽没落中“崛起”,跳蚤张牙,螳螂舞爪。

在人们讽刺挖苦周其凤校长教育“崛起”的这几天,没有大学文凭的著名作家韩寒却以“三论”而 引发的网络热潮,几令周校长的妙论失去观众。这实在令人敬佩:一是韩寒巨大的影响力,二是人们忽然一夜之间可以公开讨论“革命”了。虽然周其凤校长们主导的言论限制客观存在,但有时候也有莫名其妙的弹性。感觉到近年网络启蒙走入困境,一是没有带来预期的社会改变,二是启蒙本身陷入迷茫和混乱。为此,笔者评论道,韩寒在80后的青年人中是很出色的。如果要讲痛快,韩寒可以说一些很不负责任但确很煽情的话,但那是没有用的屁话。以中国的现状,我赞成韩寒的观点,在革命和改革之间,我赞成改革。法国人素质较高,但法国大革命给国家带来的灾难确是有目共睹的,我更喜欢英国的宪章运功。笔者更说,事实上在当代中国,韩寒与王朔,都堪称两位革命的巨匠;这主要体现在意识形态的革命,思维上的革命。革命,并不就是“红色风暴”,就是血腥和暴力,从灵魂深处爆发出的改变,就是革命——将旧的陈腐不堪的思维,焕然一新。

但我们并非没有敌人。对于韩寒的讨论很多,哪怕是策略,也不能认同韩寒论革命和民主的主旨,相反,对于更加明显的要和统治者互相让步的“要自由”,则要举双手赞成。知识分子讲究策略、曲线救国,试图推动统治者的尝试,除了涉及自己的名利之外,也没有别的什么。但道理首先要讲清楚明白,这是知识分子的基本责任。

革命和民主,尽管争论了很多年,实际上很多应该是常识了。韩寒说不要革命,最好的道路是改良,这个都没问题,没有人愿意革命。但是问题是,统治者现在不改良了,如今连改革也快成敏感词了。哪怕人们是应该骗着、哄着统治者,千方百计推动改良,但是甚至连统治者也早看清楚了,在现有框架内已经没有改良的余地了,否则技术官僚们早就改良了。言论的、启蒙的困境既是社会困境的反映,也是社会困境造成的结果。就是人们无尽的争吵、言论领袖们的摇摆,言论的分裂、对立、绝望和偏激……,实际上都是社会困境造成的。

打破现有框架、追求实现民主,这个也没有异议。但革命似乎是个可怖的词,甚至对于知识分子来说,就有些可笑了,知识分子不应该还停留在农民起义、流血漂橹的革命恐惧症中。当然鼓动革命,这个也很可怕,既是杀头、也是不人道的罪名。但必须明白,首先,革命绝不是知识分子鼓动出来的,几千年的历史,四个字:“官逼民反”,革命的根源更是在官,在制度,在价值观,在文化,而不是在民,也不是在知识分子。其次,专制枷锁下的不人道难道就更少吗?民众屈从于专制是对的,但打破专制的锁链,就更是对的。只有实现民主,才有更多的人道,才是最大的人道。否则,在一个有着不断的上访、自焚、封村抗争……、而知识分子连抗议的话语权也缺少的现实里,知识分子没有资格说“不要”。

民主真是个好东西,尽管对民主的认识千差万别。民主世界下的国家战争,都已经不再是肆意杀戮,而只是把专制者打下来,建立民选政府,实现民主。这在所谓的东方文化观念里,是做梦也想象不出来的。而无论天鹅绒、茉莉花的社会革命,苏联、东欧、中东、阿拉伯国家,还有台湾的社会转型,没有一个血流成河的记录。当然,中国或者可能会是一个例外,司马南说拿3000万人头来换,这只能是权贵专制者及其走狗血腥残暴,并不是知识分子。因为革命并不是知识分子掌中的玩物,专制者背离时代、背离潮流、背离民众,大大小小的暴力和革命就会不断发生,这是历史和社会的规律。

实现民主的目标,世界上几乎都没有异议,甚至专制者也这么说。而实现民主的方式,从几十年的世界现实来看,也越来越温和与简单,尽管还难以避免血腥和暴力。民主其实是很简单的事,如果没有专制者的阻碍的话。看台湾年的现实,只不过就是专制者下台,开放禁制,制定宪法,自由选举,组成民选议会和政府,形成制度而已。至于文化素质的问题,民主是否成熟的问题等等的,用一句话就可以解答:所有民主不完善造成的问题,只有用更多的民主来解决。就这么简单,真的。所有文化素质论、国情条件论、担心分裂混乱论,民主复杂难实行论等等,都是忽悠人的,都是无耻的,所有的类似论调都可以归结为一个:专制障碍论,都是专制者贪恋权益、不实行民主的借口。

所以,不能认同韩寒对于革命和民主的论述,哪怕只是一个策略,实际上,类似的认识在社会、甚至在知识分子中,都是相当普遍的,但是,确实是模糊的,是错误的,不仅障碍着改良、改革,障碍着社会进步,甚至障碍着对社会进步的认识和追求。

启蒙没有带来预期的社会进步,知识分子也走入了混乱,找文化的原因、民众的原因、素质的原因、劣根性的原因,甚至宗教的、种族的、宿命的……原因,期待文化素质提高,期待每一个人都站起来呐喊,期待每一个人都纯洁无私的追求自由……,这是永远也不可能的。实际上,启蒙除了启蒙民众和社会之外,更重要的是知识分子的自我启蒙,知识分子成熟起来,首先要把世界的道理看得深刻、坚定,讲得清楚、明白。其次,最基本的社会理论,公共权力是来源于民众和服务于民众的,顺应时代、社会潮流和民众的根本利益,实现社会转型和进步,不仅是公共权力的责任,更是执掌公共权力的基础。

综上所述,知识分子不应该做墙头草,而是应该坚决的、永远地把矛头对着公共权力,批评它、骂它、赶它、讽刺它、嘲弄它、踢它屁股、揪它耳朵……,使其时时刻刻、最大限度的服从和服务于民众的根本利益。

(田国宝家庭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