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国洪新:先知和后知

什么是“先知”?“先知”的本义是指能够与神交流并预见未来的人。我上文说到的先知自然与神关系不大,而是指能够预见人类(或者他的国家、民族)未来发展方向、带领人民前进的人。

前两天与网友讨论问题、谈到谁能担负我们这个民族的希望时,我说:“我感觉:这个人不一定来自社会底层,但一定要对社会底层的痛苦感同身受。带领我们走向民主自由社会的人,不太会是个偶像,而更可能的是个先知。”有人认为“什么先知、英雄之类的人都可能是魔鬼”,我只能举个例子“你看南非的曼德拉就是个先知。出身优越但受尽苦难,掌权之后,清算但不报复,与德克勒克一起,搞民族和解。我们这个民族,不清算老账的话是放不下包袱的,但报复性清算那就是又一场灾难。”争论到此并没结束,我只好先罢战了。

什么是“先知”?“先知”的本义是指能够与神交流并预见未来的人。我上文说到的先知自然与神关系不大,而是指能够预见人类(或者他的国家、民族)未来发展方向、带领人民前进的人。定义很粗糙,以下面例子为准。

例如当我国的孙中山为了争取民主自由而拿起枪杆子、与外族人或本族人杀来杀去时,印度出现了这样一个人,他也争取民主自由,他不仅没有拿起枪杆子,还呼吁劝告他的国人也放下枪杆子,搞“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英国人不让印度人卖盐,那我们印度人就自己去海边去取,英国人打我们、抓我们怎么办?让他打、让他抓,自由和民主都应该是和平的,所以我们印度人不搞暴力。在我眼里,这个人就是“先知”。

一百年过去了,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虽然教育程度和我国差不多,但一人一票顺顺利利搞了六十多年了;我们呢?我们还在“摸石头”。

谈起“摸石头”,前两天又有个孩子摸了一把,说要《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由于摸的方法不妥、方向欠佳,遭到了围观者的批评。当然,为之站台的也不少,说出了不少理由,归纳下来,有以下几种:

1. 还是说了不少正确的观点;

2. 即使有些观点欠妥,但至少挑起了话题;

3. 孩子还小,要宽容大度些,还在成长阶段。

小不小看怎么看了。在这孩子这岁数,托克维尔都写完《论美国的民主》了,这书在下时常还看看,重温和学习些新知识。要说托克维尔还小,您这是寒掺我。当然不能人人都和托氏相比,但孩子都有了他自己的孩子了,过两年就能打酱油了,不小了。

说到“正确的观点”,虽然有不少批评者使用的言辞有些过分(如五毛等),但我看到的主要还是批评他不正确的观点的,难道为了爱护孩子,连他的错误也爱护?倒过来讲,批评他错误的观点才是真正地爱护他嘛。

据说孩子他爹出来灭火,说是“内容不重要,只是挑起了话题”。这么说的话,这话题挑起来可长了。往远了说有三千多年了,“汤武革命”嘛,近了也有百十年了,从那个“国父”开始挑起,好像就从来没断过,挑到这孩子开始挑之前,我看大部分国人都快厌烦了。就拿选网这块地儿来看,不是也天天在挑?别人烦不烦我不知道,我是都有些烦了。

当然,知道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了,还是不错的。不过,这是“后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