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鲁长泉想让我尿他一头一脸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其实民主就是打倒权威。如果连这么个常识性的东西都不懂,我看是有奢谈民主的嫌疑了。

鲁长泉想让我尿他一头一脸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四十七

欧阳冬在他的《纪念可悲的2011》中说:

“2011年年底,以韩寒的不打自招为标志,宣告2011年是中国的民主彻底沦陷的一年——在世界各地的民主阵营都凯歌高奏的大背景下。”
“这一年,河蟹帖子的力度前所未有的严厉。与此同时,各路左的右的的跳梁小丑们纷纷撕下遮掩的面纱露出赤裸裸的朝廷鹰犬嘴脸。张宏良孔庆东李悔之杨恒均们各显神通的利用自己的优势,像都江堰上的鱼嘴分水堤那样积极地发挥着替朝廷分流民意的功能。一大批所谓的意见领袖在被请喝茶后立即开始转而像个被阉割的太监似的站在‘公正’的角度替朝廷分忧,为皇上着急。御用艺人御用文人们更是开足了马力的腆着脸在歌舞升平粉饰盛世。”
“这,就是2011年。”
“只有顾晓军一个人,像个独自抚哭叛徒的吊客似的在那为民主干嚎。形单只影,无限寂寥!”
……

我见上文后,即转;转发后即有网友跟贴:“欧阳冬点评太好了”。

好也罢、不好也罢,累了一年,最后一天不想累了。可,偏偏又撞见《民主必须在权威主导下有序推进》,其中有:

“我一向把顾晓军和东野长峥视作我的偶像,说他俩是战士,可是最近不了,越来越感觉这二人是魔头,是自由民主的法西斯!今天批判这个,明天督战那个,还有多少自由民主的精神在里面?他们拿着长矛往生铁上扎,也要你跟他一块儿扎。你如果说别急,我想办法把生铁氧化了,使其松脆,或者再把我的矛头淬淬火,使其锋利,他们不干,他们说你是逃兵,说你是假民主,或者干脆说你被体制收买了。”

第一、我其实不知道有这个叫鲁长泉的、一向还把我视作偶像,因为没见到你留名跟贴之类;或许你做过,我没有留意,那我在这里向你检讨。

第二、指导你下:“是自由民主的法西斯”不通。法西斯,是极端的集体主义,反自由主义。你乱来。

第三、我是有《中国网络民主督战队》一文,但那是针对某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公知”,没到你这个层面。说实在,你不指名道姓说我,我都不知这个世上还有你。

《民主必须在权威主导下有序推进》中还有:“老泉认为,中国的民主化,必须在权威主导下有序推进”、“我们静下来想想,把中国一下子‘解放’行吗?过去一向忍气吞声的民主党派准备好了吗?都拉军队做靠山怎么办?有人乱中夺权然后再行独裁怎么办?”、“中国必须走民间推动,自由派呐喊,上层觉悟,先党内后党外的民主道路。这个主导还必须是中共。没有它谁有这个权威?”、“告诉你,上层也不是傻子,如果他们不是过分担心会乱,早就采取措施了”。

第四、“把中国一下子‘解放’行吗?过去一向忍气吞声的民主党派准备好了吗?”,你在扯谈!中国一下子“解放”,不是由“过去一向忍气吞声的民主党派”接班。为什么?他们是现专制体制的合伙人。理论上中共下,他们一起下。准备没准备好,也是中共的责任,我早就有文《反对党、反对派是遏制腐败的苦口良药》、《培养反对党、反对派,对民族负起责任》、《中国的问题就是一党之私》等。

第五、“都拉军队做靠山怎么办”,问题提得很好,所以要军队国家化、不参政。

第六、“有人乱中夺权然后再行独裁怎么办”,民主是选票,权威才会独裁;所以,你的“老泉认为,中国的民主化,必须在权威主导下有序推进”,是不懂装懂,扯淡!

第七、“中国必须走民间推动,自由派呐喊,上层觉悟,先党内后党外的民主道路”。上层不觉悟怎么办?中国的社会矛盾已经激化,中国的民主,说来就来,随时都可能发生,所以,中国的民主道路,不可能事先设定,也决不会听谁的安排。除非,是中共主动政改。如果中共不主动政改,再权威都没有用。你能说萨达姆、穆巴拉克、卡扎菲等不权威吗?

第八、“这个主导还必须是中共。没有它谁有这个权威”,话不能这么说,离了谁地球都照样转。是不是?如果中共撂挑子,中国人决不会都饿死,而且应该会活得更好;因为,至少可以少养大大小小一堆书记、一堆委员,还有党校等等,是不是?

第九、“告诉你,上层也不是傻子,如果他们不是过分担心会乱,早就采取措施了”,严重扯淡!除了温总去年说过,没听说谁有政改的意愿。除非中共找你单独谈过,你没有及时传达,是你的不是。

这个鲁长泉还在其文中道:“千万不可再怂恿年轻人做无谓的牺牲”。这是陷害!谁“怂恿年轻人做无谓的牺牲”了?具体是哪一篇文章?希望鲁长泉能够具体指出。

其实民主就是打倒权威。如果连这么个常识性的东西都不懂,我看是有奢谈民主的嫌疑了。

不懂民主而奢谈民主,我不知道鲁长泉是不是想赚我批他、好借我扬名?无论怎样,文已写了,题就依《尿程江河一壶》及《我爱在河边撒尿你管着吗--给东野长峥》之例,定为:鲁长泉想让我尿他一头一脸。

顾晓军 2011-12-31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