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毕研韬:微博实名,弊非弊

p100218101
本文作者毕研韬,男,祖籍山东。现为国际战略传播学会理事长、海南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主任。

从长远看,微博实名制有利于净化网络空间,但从短期看,微博实名制须与微博运行环境改造同步推进。如孤立强推微博实名,结果可能是南辕北辙。这是由国内与国际环境决定的。

近期的微博实名制引发一阵热议,各种观点杂陈,好不热闹。笔者认为,从长远看,微博实名制有利于净化网络空间,但从短期看,微博实名制须与微博运行环境改造同步推进。如孤立强推微博实名,结果可能是南辕北辙。这是由国内与国际环境决定的。

当今的政治生态已发生了巨大变化:民众的权利意识和参与意识已经苏醒,新媒体发展迅猛,信息日趋多元化。在此语境下,传统的信息控制策略已经失效。当下,执政者应学习与公众沟通,学习在协商中劝服民众,学习在对话中“制造共识”。无论承认与否,在全球范围内,这都是政治生态发展大势。都江堰水利工程的成功秘诀之一便是“深淘滩,低作堰”。在正常情况下,对舆论疏而不堵,不仅是中国和谐发展的前提,也是中国和平崛起的保障。

所以,如为减少所谓“负面消息”而推行微博实名制,结果或事与愿违。经过长期艰苦的磨砺后,国内已成长起来一批敢言的论者,他们已成为广受爱戴的意见领袖。即使微博实名,这些草根领袖的势头会依然强劲。大浪淘沙,存活的才是真货。不仅如此,这几年的微博发展已在全社会形成这样的共识:微博是真情的天堂。微薄的迅速发展本是利国利民的善事,理应受到各界善待。如不讲策略地强推实名制,将违背部分微博用户的期望,结果将是网民纷纷猜测政府强推实名制的动机。

网民猜测的结果之一是,微博实名的法理依据受到质疑。韩国的做法只是参考依据之一,而本来就不该成为主要依据。结果之二,舆论的矛头指向了微博实名收费,种种猜测便蔓延开来。结果之三,暗箱操作再次被聚焦。如果政务信息不透明、官员财产不能公开,如果政治运作不能接受有效监督,微博实名的动机就会受到强烈质疑。管理者往往忽略,认知与期望管理是政策倡导的核心。

隐私保护是抵制微博实名的借口之一,但笔者认为,问题并非如此简单。从世界大局看,在虚拟世界里,政府力量间的对抗、非政府力量间的对决、政府力量与非政府力量间的博弈,都会日趋激烈。如今,世界主要大国都已建立自己的网络战部队,国际博弈正向虚拟空间延伸,网络空间的超限战早已不可避免。关于天涯社区的用户资料泄密,新浪微博客“我是王钤”评论说,“美国黑客故意这么干,逼迫其他国家取消实名制,方便他们渗透他国的网络兴风作浪。网络暗战是真实存在的。网络实名制不能因噎废食。”

当信息无限增加时,信息就成了垃圾。尤其是在网民数量庞大的中国,阻止无效信息的传播本来就是政府、企业和网民共同的责任。实名制有助于强化微博用户的责任意识,进而减少垃圾信息和网络欺诈。当谣言满天飞时,任何人都可能成为下一个目标,过滤海量的网络信息就会成为沉重的负担。从这个角度看,实名制是政策选项之一。在用户群如此庞大的中国,微博的自纠功能不应被无限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