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许国申:一只鸡蛋的悲凉

p111229103
本文作者浙江东阳六石高中许国申老师。

孙先生是一只长满亮丽羽毛的黄莺,唱的歌儿美丽动听。我却是一只黑不溜秋的乌鸦,哇地一叫,就让听见这叫声的人心都凉了。穷山区的农民以及孩子们,因为有了一个免费鸡蛋,你们就感受到“中国崛起”,应该感激政府了吗?

读罢孙道荣先生的大作《一只鸡蛋的温暖》,忽然想起“一个鸡蛋的悲凉”这句话。这不是要与孙先生唱反调吗?

岂敢。孙先生是作家,大名鼎鼎,著作颇丰,其作品“在2011年共有17篇文章被选入中考阅读”,渺小如我者,岂敢与当红作家唱反调?

我欣赏孙先生同情山区穷孩子的情感,我更击节赞赏山区穷孩子因早熟而懂事,然而我感触最深的却不是这些,而是在中国已经“崛起”政府“不差钱”的繁华盛世,竟然会出现这么多“悲而美”的故事。——说得更明白些,我与孙先生对这“一只鸡蛋”的故事认识最大的不同在于:孙先生津津乐道于其美,而我则耿耿于怀于其悲。

山区农家不可能不养鸡,尤其是不可能不养母鸡。为什么农家养了鸡却吃不着蛋?因为穷,只能把蛋卖了。谁都知道,山区农家散养的母鸡下的蛋,都是“绿色食品”,营养好,无激素,一个蛋可卖好几元钱。不像现代化养殖场里吃混合饲料的蛋鸡下的蛋,价钱便宜却没味道。孙先生写到了山区农家“那些鸡蛋大人是要拿去换油盐酱醋的,根本舍不得自己吃”,却没写“这鸡蛋不是那鸡蛋,鸡蛋里面有文章”。——我不知道孙先生是由于不知道没写,还是装糊涂不写(因为写这样的东西会让有些人觉得这个社会“不和谐”)。

“一滴水可以照见太阳的光辉。”其实单从吃鸡蛋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不同等级的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与社会地位:

第一类人只吃“绿色食品”,禽,蛋,鱼,肉,都是“绿色”的,营养丰富却无污染。他们都是富人,或者是拥有特权的人。

第二类人吃养殖场里蛋鸡下的蛋,他们知道这些蛋营养差,有毒素,不环保,但是钱少,吃不起“绿色”的蛋,只能硬着头皮吃。然而这类人的生活却已经算是“小康”了。

第三类就是《一只鸡蛋的温暖》写到的那些山区的农民与他们的孩子。这些人穷得连养殖场里蛋鸡下的蛋也吃不起,要“由政府出资,每天为每个学生提供一只免费的鸡蛋”;而这些孩子的父母以及其他家人,则一年到头也吃不起一个鸡蛋,要靠上学的孩子省下并“偷”那只政府免费供应给他们的蛋带给家人尝鲜。——对于这样的“一个鸡蛋”,我实在感受不到里面有多少“温暖”,只感到一股冰凉,从头发尖儿凉到脚底,而且一直冰冻了整个的心。

于是我忽然想到:我先前刚说的“欣赏孙先生同情山区穷孩子的情感”,“更赞赏山区穷孩子因早熟而懂事”是不是有些“残忍”——我欣赏的是穷人的痛苦与无奈啊,这样的“欣赏”,岂不“残忍”!

在孙先生眼里,“政府”已经是菩萨,大慈大悲。但孙先生为什么不说说政府的腐败,不说说官员的贪污受贿,不说说特权阶层的“三公消费”?如果政府真的是菩萨,同是中国人,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咋会这么大呢。

孙先生是一只长满亮丽羽毛的黄莺,唱的歌儿美丽动听。我却是一只黑不溜秋的乌鸦,哇地一叫,就让听见这叫声的人心都凉了。穷山区的农民以及孩子们,因为有了一个免费鸡蛋,你们就感受到“中国崛起”,应该感激政府了吗?

附:一只鸡蛋的温暖

孙道荣

朋友曾在一个边远省份支教。

当地很贫穷,吃得很差,有的孩子早上去上学,甚至是饿着肚子的。为了帮助这些山区里的孩子,由政府出资,每天为每个学生提供一只免费的鸡蛋。

早读完之后,开始分发鸡蛋,每人一只。农村家家都养鸡,鸡下蛋,可是,那些鸡蛋大人是要拿去换油盐酱醋的,根本舍不得自己吃。没想到,学校会免费给大家分发鸡蛋,这让孩子们兴奋不已。朋友至今清晰地记得,第一天发鸡蛋时,有个男孩子一口将鸡蛋整个吞了下去,噎得直翻白眼,老师们又是拍背,又是抹胸,又是倒开水,好不容易才帮助男孩子将鸡蛋强咽了下去。每次想到这个情景,朋友心里就异常难过,他知道,那些可怜的孩子,因为难得吃到一次鸡蛋,才会那样馋的啊。

可是,发鸡蛋没几天,就出现了意外情况,不少孩子拿到鸡蛋后,并没有自吃,而是偷偷藏了起来。他们为什么要将鸡蛋藏起来呢?是鸡蛋不好吃?当然不是。情况很快就弄清楚了,那些将鸡蛋偷偷藏起来的孩子,是舍不得自己吃,他们想将发给自己的鸡蛋带回家,给自己的奶奶吃,或者与自己年幼的弟弟妹妹分享。

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学校作出了强制规定,发给每个学生的鸡蛋,必须自己吃,而且必须在早读后立即吃掉。为了确保每个学生都将发给他们的鸡蛋吃掉,学校还组成了一个监督小组,负责检查、监督学生们每天吃鸡蛋的过程。朋友是监督组的成员。

朋友告诉我们,真没想到,那些山里的孩子,为了能将发给自己的鸡蛋省下来,带回家,竟然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和监督老师“斗智斗勇”。

有个瘦瘦的男孩子,每次拿到鸡蛋后,就表现出迫不及待的样子,噼里啪啦很夸张地用鸡蛋敲击桌面,剥完壳,张着大口,一口将鸡蛋吞了下去。嘴巴还“吧唧吧唧”地嚼得很响,吃得有滋有味的样子。朋友站在教室的窗外,一连观察了好几天,终于发现了这个男孩子的秘密:每次他剥好鸡蛋后,都会悄悄将鸡蛋藏在一个塑料袋里,而将空手往嘴里一塞,装作将鸡蛋塞进嘴里的样子。朋友问他,为什么要将鸡蛋藏起来,男孩说,他的父母都在遥远的城里打工,几年才回来一次,他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奶奶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他想将鸡蛋带回家给奶奶吃,让奶奶补补身体。

有个女孩子,拿到鸡蛋后,总是吃得很夸张,嘴巴里鼓鼓囊囊全是白色的蛋清和黄色的蛋黄。朋友仔细一观察,发现了问题,每隔一天,女孩子的嘴巴里才会鼓鼓囊囊,第二天,则只是“吧唧吧唧”的空响声。原来她是隔一天,吃一只鸡蛋,另一天的鸡蛋则被她私藏了起来。有一天,朋友不声不响走到她身边,意识到自己的秘密被老师识破了,小女孩难为情地低下了头。她轻声说,家里穷,没钱买肉,吃的菜,基本上都是菜园里的蔬菜,难得有荤菜,她隔一天,省一个鸡蛋带回家,是为了让妈妈将鸡蛋做成菜。

朋友说,每发现一个孩子偷藏鸡蛋,他的心就会既酸楚,又温暖;既难过,又感动。这些将鸡蛋藏起来的孩子,都是为了省下来,带回家给自己的家人吃。对这些偏僻的山里孩子来说,鸡蛋就是人间美味了,他们不想独吃,而希望与家人共享。但是,给每个学生每天发一只鸡蛋,是希望这些孩子能够健康成长,他们是大山的未来啊,鸡蛋必须是孩子们吃掉的。因此,学校想尽办法,除了监督外,有段时间,甚至要求孩子们吃完鸡蛋后,将蛋壳上交。即使这样,仍然有不少孩子,想方设法将分给自己的鸡蛋省下来,藏起来,带回家。

有一次,朋友对一个经常藏鸡蛋的男孩子说,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其实,你自己将学校发给你的鸡蛋吃下去,会让家人更开心的。男孩子看着他,郑重地点点头,很赞同的样子,朋友讲完了,男孩子忽然对朋友说,可是,老师,我把鸡蛋省下来给奶奶吃,比我自己吃,我也更开心啊。那一刻,朋友的眼睛,猛地湿润了。

朋友感叹说,在城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体会到,一只鸡蛋,给他所带来的如此强烈的触动。也许最好的办法,是让那些孩子和他们的父母远离贫穷,远离饥饿,远离苦难。

但是,无论多贫穷,也无论多艰苦,一只鸡蛋,就可以给我们传递无穷的温暖。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