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华尔街日报:中国是否会改变对朝战略?

p111229102
本文作者CHUNG MIN LEE是首尔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 安德伍德国际学院(Underwood International College)暨国际研究研究生院的院长

中国对朝政策可能不会立即改变。由于明年中国领导层即将换届,中国领导人不可能愿意在国际关系上发生变数。但无论是朝鲜还是外界都不应该认为中国的对朝战略是一成不变的。

朝鲜眼下正在进行的领导人接班看起来可能比上次1994年的接班要顺利。今年12月17日金正日的去世虽然事发突然,却并非出人意料,因为几年来他身体一直不好。此外,朝鲜政权也成功地完成了一次世袭式的交接,而1994年金正日接班父亲金日成时还不是这样。不过,过去17年来,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发生了改变,这就是中国。

1994年,中国领导层仍处于从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余波中逐渐恢复的阶段。经济上,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尚未全面开花。战略上,中国仍是一个小角色。几年前苏联解体所带来的影响在朝鲜尚未完全感受到。北京几乎没有能力干预朝鲜的接班工作,即使中国领导人曾经想进行干预,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而如今,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正在组建一支现代化的海军和空军队伍,并在越来越多地追求自己的战略目标。随着苏联解体已久,北京就成了平壤最重要的保护人。北京不能在朝鲜问题上继续毫无行动了,那些认为中国对朝鲜的支持会坚定不移的人可能将大吃一惊。

从中国的角度来说,中国与朝鲜的盟友关系是一种难以负担的财富。朝鲜可以作为中国应对韩国(乃至美国和日本)的缓冲地。中国也承认,在与美国、日本和其他国家进行更广泛的谈判时,朝鲜可以作为一个有用的政治筹码。

不过,这样的好处并非没有代价。朝鲜的大部分食品和燃料都是由中国提供的,中朝贸易额占了朝鲜贸易总额的逾70%。由于支持全球最恶劣的独裁政府之一,北京还要遭受软实力方面的副作用。

中国的问题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支持朝鲜的代价越来越高,很快就可能开始出现利不及弊的局面。平壤早已在与首尔的经济战中一败涂地;2011年朝鲜的贸易总额约为47亿美元,而相比之下韩国为1万亿美元。中国的经济利益向韩国严重倾斜。2011年,中韩双向贸易额达到2,000亿美元,2020年前有望达到3,000亿美元。相比之下,朝鲜垮掉的经济却越来越多的依赖中国的援助。

中国会切断对朝鲜的支持吗?虽然中国对朝战略看上去不会很快出现重大转变,但多个因素表明,这个时刻可能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为接近。

首先,中朝两个共产主义国家的执政党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复以往。中国领导人十分显眼地就金正日的去世向平壤方面表示哀悼,并对金正恩接班表示支持。但在礼让友好的表象之下,中国共产党和朝鲜劳动党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已经分道扬镳:中国共产党将重心转移至确保经济快速增长、扩大中国全球影响力等问题上,而朝鲜劳动党则基本成为确保金氏家族世袭继承的一个工具。尽管两党曾经至少在理论上因马克思主义联系在一起,但如今两党之间的共同点也只剩下在各自国内维持一党统治的热情了。中共支持平壤也仅剩下一点越来越空洞的意识形态理由。

其次,中国政府必然要认识到,它所看重的金氏政权所带来的“稳定”不过是一种自我构建的幻象。在中国的积极帮助下,金正恩可能会设法全面保住权力。朝鲜政府暂时将整个国家与外界完全隔绝,从而避免了任何叛乱行为。不过,就算是为了给人民提供最低生活保障,朝鲜政府最终也得要对经济进行改革。但关键的是,经济改革的任何举措都有可能令朝鲜的精英阶层──军队、警察和政党──处于不利地位,而金正恩必须依赖这一阶层的支持。

这将令中国陷入严重困境。年轻的金正恩想要保住权力,必须找到一个办法,即在不损害精英阶层利益的前提下向民众重新分配财富。争取外援是唯一途径。中国的援助或是采取当前已经进行的提供基本生活品的方式,或是为朝鲜制定一个进行大规模经济援助和建设的“马歇尔计划”。由于中国自身经济问题不断累积,中国政府或许没有资源实施第二种方案,而提供基本生活品的成本也会越来越高。

第三,中国希望跻身世界大国行列的中长期愿景或许会令中国在总体上重新思考其对朝鲜、巴基斯坦和缅甸(这三个国家是中国在亚洲最重要的盟国)的政策。上述三国都是不成功的国家,但缅甸近来至少尝试过有限的改革。与此同时,朝鲜和巴基斯坦这两个不负责任的核大国的存在令美国等国家不断对中国施压,要求中国控制住这两个国家。在某些时候,与其它国家在朝鲜和巴基斯坦问题上意见分歧可能会阻碍中国追求自己的目标。

中国对朝政策可能不会立即改变。由于明年中国领导层即将换届,中国领导人不可能愿意在国际关系上发生变数。但无论是朝鲜还是外界都不应该认为中国的对朝战略是一成不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