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高山竹子:我看韩寒和李承鹏关于革命的论述

虽然我们现在的制度不敢说比美国好,我觉得比标榜民主的印度一点也不差,比世袭专制的朝鲜更是好上十万八千里。虽然,有很多触目惊心的弊病,只要锐意改革,都是可以慢慢改好的。人家英国、美国、日本都没有搞革命,国家也治得不赖,为什么我们非要对太平天国呀文革式的革命抱有幻想呢?

韩寒和李承鹏的博客,我都爱看,针对时弊,文字犀利。

最近韩寒写了三篇博文,《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更令我刮目相看。文章的大意是要改革不要革命。我觉得他不仅是车手、作家,还有望成为政治学家。类似的观点,我最欣赏李泽厚先生和萧功秦先生的见解,但本人学识有限,艰深的理论文章读起来总是一知半解。韩寒用最通俗的语言,把两位先生的观点传播给了热衷抢沙发的网民。

李承鹏也发表了一篇博文,叫《民主就是不攀亲》。字里行间有点叫板韩寒的意思。大意是改革不过瘾,还是得革命。李承鹏可能从黑哨到校车翻车,看了太多的社会阴暗面,正义感和焦躁感把他催化成愤青的领袖。

现在主张革命的大概有有两股力量,右派乌托邦和左派乌托邦。

右派乌托邦的理想是一人一票的选举制。我在日本观察了20年,觉得这个宝贝疙瘩至少在我有生之年中国不能有。不说选票,就说买火车票,日本不需要提示,大家都能自觉排队,可在咱们首都北京西站,排队不仅要安装结实的栅栏,还得加装1米自动排队机。台湾弹丸之地,国民素质比大陆高出一大截,选举况且需要仰仗子弹,咱大陆13亿人口,选举不说要仰仗导弹,至少也得仰仗炮弹。我是宁要秩序井然的低度民主,也不要鸡飞蛋打的高度民主。

左派乌托邦的理想是回到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宁愿赤贫,宁愿饿死,也要绝对的平等。其实那个年代也不是绝对的平等。老百姓喝清汤,王洪文喝茅台;老百姓看样板戏,江青看好莱坞;老百姓几代人挤一个阁楼,毛的寓所再简陋,好歹也有个游泳池。不过那些都发生在中南海高耸的围墙里,现在发生在隔壁小区里,有人就觉得不平衡了。

左派乌托邦的革命,引用毛的定义:“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按照文革的标准,现在的大老板都得斗死,中老板都得送监狱,小老板都得送劳改农场,广大白领和技术蓝领属于小资产阶级,都得就地接受思想改造。一场血流成河的大清洗是免不了的。我想,即便是有望通过革命翻身的低保户,如果还在拜菩萨,也不愿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

除了上述两种极端的主张,其他主张虽然程度有差异,都在改良或改革的范畴。虽然我们现在的制度不敢说比美国好,我觉得比标榜民主的印度一点也不差,比世袭专制的朝鲜更是好上十万八千里。虽然,有很多触目惊心的弊病,只要锐意改革,都是可以慢慢改好的。人家英国、美国、日本都没有搞革命,国家也治得不赖,为什么我们非要对太平天国呀文革式的革命抱有幻想呢?

我觉得,李承鹏大可不必对垒韩寒,另树一帜,他可以扮演韩寒为他设计好的角色:逆向倾倒的墙头草。如果觉得墙头草太渺小了,可以做墙头树,做顶天立地的巨木。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