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乌坎海门启示录(之六)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我说“不反对革命,不提倡牺牲”,也就是寄希望于--这样的官员尽快地多起来。而不是象韩寒那样,向中共保证不这不那、乞求自由。也不是象艾未未那样,以为伸出中指就能干倒天安门。

还是老话,“我高举起文字的皮鞭”,抽打中共--让良知尚存的中共官员,尽快多起来、尽快真正懂得“公正、良知、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意义、尽快能够明白《现在时的公正与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同样,我也需要大量的、象你这样的普通读者。这就是我给你回复的意义,也是我与那些公子哥做法的不同之处;因为,我不为别的,就为了你们。

乌坎海门启示录(之六)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三十九

果雄的[悄悄话]:“我突然发现,你当初挺艾未未是否有点太过了,有一句话叫‘过尤不及’。也许你当初想给正腐一点压力,未想到美国佬会如此一‘造神’,后果很严重,因为从艾未未的一句话‘我想见妈妈’就知道他骨头不够硬。万一。他学韩寒。来一个‘一有,二谈’,中国的民主之路又走弯了。不过,我是很佩服你的,你挺邓玉娇的文章我都看了,可能挺平民百姓的风险没有那么大。”

首先,向果雄道歉--我把你的[悄悄话]公开发表了。

其次,我将先回答果雄的提问。

你发现我“当初挺艾未未是否有点太过了”,我不觉得。很多的事,我并不想“给正腐一点压力”,只是主持公道。比如挺艾未未,哪去管那么多呢?救人要紧。当时海外在传,中共用对付高智晟的办法对付艾未未(高智晟能挺过来,很不容易,艾未未肯定挺不过来。能挺过来的,一般都是社会下层人士,如薛锦波。艾未未的81天,不过是心理战,而他出来时都喊“九死一生”了。后来他又说“情愿挨打”,这是不地道、看人挑担不吃力了。象韩寒、艾未未这类公子哥,绝对没几个能象薛锦波;如果是长期折磨,就更别谈了)。你说,我能不担心艾未未吗?

而在那种担心下,还有空顾及“过尤不及”吗?美国人看问题,只看重表面。

打住。过去的文章,这类问题说得不少了,以后不说。其实,美国及海外华媒与中共一样,没肚量。

读我的文章,以读现在的为主,可捎带读点过去的。“挺邓玉娇的文章我都看了”,没有必要。除非,你打算专门研究我。

如果你打算专门研究我,你若是学者,怎么解决课题经费呢?若是普通网友,我以为还是工作、吃饭、家人、孩子……等更重要(我不得不点破)。

我不希望顾友象韩粉那样,成为一群几近白痴的饭桶。

至于“可能挺平民百姓的风险没有那么大”,我的打算是:个体类的平民百姓,以后也尽量少挺了,而挺境内时评人不太敢玩的群体事件,如这次的《乌坎海门启示录》。

虽然,挺乌坎、海门,我的风险会更大,但,这不正是我应该做的正事吗?谢谢你用[悄悄话]给我暗示,我也回答了你,这也算是乌坎与海门事件给我的启示吧!现,决定:把本篇收为《乌坎海门启示录(之六)》。

既是《乌坎海门启示录(之六)》,我摘些乌坎、海门给广东官员的“启示”(海外最新)于下--

“目前中国官员在处理‘群众问题’上有三种‘不良作风’,一是对民众疾苦置之不理;二是方式简单粗暴,居高临下;三是见困难就拖,见问题就推,放任不管”、“这三种做法都能导致社会矛盾激化,酿成严重后果”、“‘村民的诉求很简单,提得也有道理,一是土地问题;二是村务不公开,干部贪污受贿’。这两个正常诉求因为没有得到当地官员的重视和解决而酿成集体抗议事件”、“群众利益真无小事,我们也看到,群众最可爱、群众最可敬、群众最可亲、群众最可怜,但是群众也最有力量。群众已经被激怒起来了,你才知道什么叫力量。所以我们一定要为困难群众着想”、“在互联网时代,民众运用网络维权,让官员们压力更大”、“当今网络时代,人人面前都有‘麦克风’,人人都是新闻发言人,人人都有话语权,人人都是新闻记者,网络维权已经成为群众维权最便利、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正在处置的汕尾乌坎事件,最高峰时有近百家境外媒体在村里面,与境外通讯”、“参与处理这个事件,我心里特别沉重,压力非常大”。

说这段话的官员,是良知尚存的官员;可惜,这样的官员,在中共内部太少。

我说“不反对革命,不提倡牺牲”,也就是寄希望于--这样的官员尽快地多起来。而不是象韩寒那样,向中共保证不这不那、乞求自由。也不是象艾未未那样,以为伸出中指就能干倒天安门。

还是老话,“我高举起文字的皮鞭”,抽打中共--让良知尚存的中共官员,尽快多起来、尽快真正懂得“公正、良知、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意义、尽快能够明白《现在时的公正与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同样,我也需要大量的、象你这样的普通读者。这就是我给你回复的意义,也是我与那些公子哥做法的不同之处;因为,我不为别的,就为了你们。

以后,别给我[悄悄话]了,省得国宝惦着。这些话,完全可以公开;何况,我没有什么不能公开的。

我可自豪地说:如果整天监视我的国宝、若也良知尚存,那么,他也会不得不佩服我的人品的。这也是我能大骂中共,别人却不能的所在。而这,也算是给大家的启示吧。

顾晓军 2011-12-27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