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叙利亚的新闻斗士

p111227105

带上一部卫星电话,在叙利亚北部一带四处藏身,阿拉丁・阿尔-尤瑟夫(Alaadine al-Yousef)就这样加入了叙利亚致力于记录人员死亡的组织,并成为了领军人物。他的目标是将消息传播出去,从而让国际社会持续关注发生在叙利亚的反政府行动。图中的男子便是尤瑟夫,照片摄于11月28日。

尤瑟夫和女儿藏身于叙利亚北部,记录着当地人员死亡和反政府行动,依靠卫星电话和网络将消息传到外界。面对重重危险,他拒绝逃亡。

从4月到8月的五个月中,阿尔-尤瑟夫与两个朋友就住在野外,栖身于橄榄林中。他们担心军方会突然搜查他们的住所并实施逮捕,或者自己在侵袭行动中丧命于坦克之下。叙利亚政府军四次突袭尤瑟夫的住宅,并最终在12月17日摧毁了他的家。

政府军突袭了阿尔-尤瑟夫的住宅,他们偷走床垫,毁掉他父亲的车,拆毁房门,并用喷漆在他家的墙上写下“这个国家是巴沙尔(Bashar)的”。

阿尔-尤瑟夫称自己不是中立派,他会在叙利亚北部城市伊德利卜(Idlib)附近的城镇组织反政府抗议活动,有时也会吸引孩子走出学校加入示威。

政府切断了阿尔-尤瑟夫所在村庄的供暖用油、柴油、电力供应、电话通信服务以及食品供应。图为阿尔-尤瑟夫在一间校舍抱着加热器取暖。

11月28日,阿尔-尤瑟夫照看着自己一个月大的女儿夏伊玛(Shayma)。他有三个女儿,夏伊玛是最年幼的一个。

阿尔-尤瑟夫与其他活动人士合作组织示威活动,将反政府行动的视频传给电视台。

阿尔-尤瑟夫有几名兄弟加入了叙利亚自由军,他还与这支军队有密切合作。在被问及为何不像其他被通缉人士一样逃往土耳其时,阿尔-尤瑟夫说到,我想留在叙利亚与兄弟们一起同政府作战,要么我死,要么就是巴沙尔亡。

11月29日,叙利亚自由军士兵在一个山区基地欢迎新加入他们的政府军倒戈士兵。

阿尔-尤瑟夫就着一盏油灯在昏暗的灯光下核对笔记,他要在12月2日向半岛电视台做报道。其所在村庄的电力被政府切断,这种事情时常发生。

12月2日,一群朋友和活动人士聚在一起上网并交流消息,阿尔-尤瑟夫将在几分钟后与半岛电视台连线进行电话直播。

阿尔-尤瑟夫说,叙利亚北部的贾贝尔扎维亚地区(Jabel Zawiya)已成为“战区”,安全部队在该地区四处围攻城镇。图中,11月26日,一名在与安全部队的冲突中两次中枪的叙利亚自由军士兵被送往一个秘密诊所救治。

丧生人数以及像阿尔-尤瑟夫这样的活动人士提供的报道最后会被联合国记录在暴行报告中,作为国际媒体和各国政府调整应对措施的依据。

12月1日,阿尔-尤瑟夫为27岁的穆罕默德・阿斯兰(Mohammed Aslan)的遗体拍照。他说,提供遇难人的姓名是最为重要,因为叙利亚媒体会说谎,明明有人丧生,它却会说无人丧生。

在今年开始从电视上关注“阿拉伯之春”的发展态势之前,没读完高中的阿尔-尤瑟夫从未上过因特网。如今,他带着卫星电话行走在伊德利卜地区,用视频记录死亡情况,将原始录像和描述上传到网络和Skype聊天室。

(Natasha Fillion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