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新生人:韩寒的逻辑

韩寒的“逻辑”结论无非两条:一是政府太强大了,国情太特殊了,任何形式的革命都不可能发生;二是民众素质太低下了,且本身并无民主与自由的诉求,所以民主改革也不可能在近期来临。是这样吗?如果用“中国逻辑”来思维,或许真的是这样的;如果用逻辑来思维,或许真的是别样的。是怎样的呢?就让咱们走着瞧吧!

帅哥韩寒不仅车开得特好,话也说得俏皮,而且靠这两样——应该是三样,差点忘了他的帅哥身份——已先于绝大多数国人过上有钱人的日子了。他有一句名言:世上有两种逻辑,一种叫逻辑,另一种叫“中国逻辑”。

近日,选网贴出了这位帅哥车手的几篇对话形式的博文,其中一篇是“说民主”。细细品读之后,觉得有几处的“逻辑”离逻辑稍远了些,而离“中国逻辑”太近了点——

其一:“所以未来的中国如果有革命,谁弱小,我就在那里,它若强大了,我就去它对手那里。我愿牺牲自己的观点而争取各派的同存。只有这样,才有你追求的一切。”

上述“逻辑”与“中国逻辑”如出一辙,是经不起推敲的。打个比方,当民主势力日益“强大”,相比之下专制统治者变得日趋“弱小”时,你难道要跑到民主的对立面去维护专制统治么?这叫什么逻辑,实在太“中国”了么!什么“我愿牺牲自己的观点而争取各派的同存”,果真那样,中国就不会进步了,因为“各派同存”就意味着现状的维持。再说了,“牺牲自己的观点”是什么意思? “观点”是什么?其实质应该就是“正义”吧?为了“各派同存”居然可以牺牲“正义”吗?前面不是说文化人要有“正义”而不要有任何“站位”吗?这样的前后矛盾,真是太“中国逻辑”了。

其二:“中国共产党到了今天,有了八千万党员,三亿的亲属关系,它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所以共产党的缺点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我认为极其强大的一党制其实就等于是无党制,因为党组织庞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而人民就是体制本身,所以问题并不是要把共产党给怎么怎么样,共产党只是一个名称,体制只是一个名称。改变了人民,就是改变了一切。所以更要着眼改良。法治,教育,文化才是根基。”

似是而非。其实在民间,“共产党”是现行权力阶层和体制的代名词。绝大多数民众与“共产党”之间的矛盾并非他们与八千万党员及其三亿亲属之间的矛盾,更不是他们与共产党的“书面上”的理念之间的矛盾,而是他们与掌握大大小小权力的贪腐与特权官员之间的矛盾而已,而这里的“他们”也包括了绝大多数普通党员及其亲属。

此外,“共产党的缺点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又从何说起?还不如干脆说“共产党的缺点其实就是人类的缺点” 更显得 “周延”吧?再者,如果说“共产党的缺点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那为什么“共产党——指贪腐与特权官员”兜里的钱却没有人民的份呢?这种“有难同当,有福独享”的做派也太不“逻辑”了吧?

“强大的一党制其实就等于是无党制,因为党组织庞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照此推论起来,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时代,臣民们也就都能升格为“皇室家族”了;如果搞“党天下”,天下苍生也都能共襄“党”的特权了。

“人民就是体制本身”的“逻辑”在时下的中国语境里也是有纰漏的。这个体制是由谁决定的?是权力。权力来自人民吗?“书面上”是,但实际上不是。只有当人民握有选票,真正做到“权为民所赋”时,“人民就是制度本身”才有可能,才能成立。说白了,目前这个体制是靠国家机器强加在人民头上的;不信,可以搞一个全民公决么。如嫌“全民”素质太低,那就在受过高等教育的国人中做个“民调”如何?或者就让八千万普通党员表明立场,行不?

“改变了人民,就是改变了一切”的说法当然没错,但说了也是白说。因为关键的问题是:怎样才能“改变人民”?例如:要把“臣民”改造为公民,总得从教育、宣传开始吧?可是教育、宣传归谁管?是并非真正由人民授权的权力阶层也!所以,在中国,除非革命,想要“改变一切”,还必须从改变权力阶层开始,而不是事倍功半或劳碌无功地(如由文化人冒着失去自由的代价)先去“改变人民”,因为在非革命的条件下,最能“改变人民”的强大动力只能来自权力阶层。为什么现今中国社会的公民教育如此贫弱?原因是一目了然的——是权力阶层不愿让民众觉醒啊!

其三:“因为拉力赛都在偏远地方举行,我这些年去了上百个各种各样的县城,这些都不算特别封闭和贫瘠的地方,我和各种各样的人聊天,他们普遍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不如文化界想象的那么迫切,他们对强权和腐败的痛恨更多源于为什么不是我自己或者我的亲戚得到了这一切,而不是如何去限制和监督,只有倒霉到自己头上需要上访的时候才会从词典里捡起这些词汇来保护自己,只要政府给他们补足了钱,他们就满意了。一切能用钱解决的社会矛盾都不算什么矛盾。”

本段的意思是:普通民众对民主与自由并没有自发的要求, “文化界”似乎是“一厢情愿”,是“越俎代庖”捞过界了;普通民众所想要的是自己也能做上享有强权和可以腐败的“主子”,不行,能做上有钱的“奴才”也是好的。可是,博主大概忘了中国有两千多个县的事实,他去过的至多只有二十分之一而已,而且他是否在每个县都与普通民众谈及民主与自由的问题也是相当可疑得的,可更何况他并未在那里就要不要民主与自由的问题搞“全民公决”呀!这样地以偏概全,也是典型的“中国逻辑”啊!

事不过三,以上已列举三条,不宜再啰嗦了。

结合那篇谈论“革命”的,韩寒的“逻辑”结论无非两条:一是政府太强大了,国情太特殊了,任何形式的革命都不可能发生;二是民众素质太低下了,且本身并无民主与自由的诉求,所以民主改革也不可能在近期来临。是这样吗?如果用“中国逻辑”来思维,或许真的是这样的;如果用逻辑来思维,或许真的是别样的。是怎样的呢?就让咱们走着瞧吧!

临末,特别希望帅哥车手能远离“中国逻辑”,否则,不管车技如何了得,一旦遇到“逻辑短路”,想要继续“一车风顺”就会比较困难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