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浑水”中的韩寒:明星光环,还是知识分子桂冠?

知识分子是独立的,与学历无关,但与是否代言商业利益有关。“知识分子”这顶桂冠,与“明星”光环的商业价值之间,往往是不相容的。

我喜爱的足球明星克鲁伊夫,当年告诉媒体说,他之所以选择巴萨,而不选择皇马,因为他不能为一个与西班牙独裁者弗朗哥有瓜葛的俱乐部踢球。另一位足球巨星马拉多纳公开表示,他最崇拜的人中有被西方认为是独裁者的卡斯特罗。

球星、影星、摇滚歌星等表达政治观点,在有言论自由的民主国家里,是很正常的现象。他们的粉丝,也因此而喜欢或者不喜欢他们。仅此而已。

同样,韩寒是一位明星,他写作、赛车、代言。他当然也可以对政治表态。因为他在博客中经常议论社会和政治问题,并且是一位针砭时弊者,韩寒被许多媒体加冕为知识分子,或者公共知识分子。

但我并不认为韩寒是一位知识分子,因为他从事商业代言。我认为韩寒目前仍然是个明星。他对时下敏感的政治与社会问题,以博客或者演说的形式表态,增加了粉丝和公众对他的好感。

这次知识界热议,甚至把韩寒当成一个论战的对象,主要原因是把他当成一个“知识分子”而不是明星。知识分子是独立的,与学历无关,但与是否代言商业利益有关。

这次水被搅浑了,我也趁机发了几条微博,首次“触寒”,浑水摸鱼。我最早开始关注韩寒谈政治,是他拿腾讯的马化腾“开涮”。这次他的“谈革命”,又写了这一段,所以我发的微博就从引用开始:

1.唯一能和共产党抗衡的,就是马化腾,因为他可以在QQ登陆时弹出一个窗口,谁选我马化腾(当主席),谁就可以得500Q币。此举估计也能获得2亿张选票。但问题是,到时候马化腾一定会入党的—–韩寒《谈革命》

2.韩寒的“谈革命”一出,这位从不上微博的青年偶像,被人们在微博上开批;而这位初中毕业生,被一群高中以上的毕业生们轮番数落;这位不好读书的赛车手,被一群饱学之士要求认真看书学习,弄清民主自由。

3.显然,韩寒不是个知识分子,但人们以知识分子来要求他。他本应该属于被感召起来革命的人,但他说他不想革命,或者现在不想革命。

4.在中国历史上,从农民起义到近代、现代和当代的革命意味着什么,韩寒表达了他的理解,或者说80后和90后城市新生白领一代(你也可以说是新一代中产阶层)的理解。他们一出生,中国的最后一场革命——文化大革命——就结束了。他们的理解,值得倾听。
韩寒是跨界知识分子,还是守住其明星的本位? “知识分子”这顶桂冠,与“明星”光环带来的商业价值之间,往往是不相容的。

5.尽管现在媒体与图书充满了“战争”与“革命”的噱头,但我们正在远离经典意义上的战争与革命的年代。韩寒所代表的这一代人,无论是对当局所谈的“民主与自由”,还是对于主流知识分子所谈的“民主与自由”都感到陌生,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为自己的权利而抗争。

(注:我发上面这条微博后,一位不知八零后还是九零后的朋友立即批评称他不能被韩寒代表,我表示抱歉,并再次奉劝各位不要再轻易用“代表”这两个字了。)

6.经典的列宁式的革命,就是一小部分职业命家和知识精英发动群众的革命,这与突尼斯一名自焚的小贩引发的街头革命,以及埃及由社交媒体推动的革命,已经完全不同了。

7.今天(12月25日)是苏联解体20周年。这个"邪恶的帝国" 曾经在中国边境陈兵百万,并与中国爆发武装冲突,甚至有传闻要对中国动核武。中国联美抗苏,终于对西方开放。至今理论界内部还在争论苏联何以崩溃:不改革不行,自由了也不行。苏联解体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今天的中国。

8.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发展,并不必然导致在不民主的社会里更大的自由和更多的选择。例如,LBS让当局随时掌握任何人的行踪;云计算技术让当局掌握任何人的隐私;大数据技术(BigData)和分析技术(Analytics)让当局可以预判群体行为;而人工智能技术,可能让当局进而掌控每个人的思想?

(我的一位朋友补充说:加上FW技术可以使政府足不出户便控制大家可以看什么,对网站的绝对掌控使政府掌握每人在网上的行踪,这些都比前互联网时代更加便利。)

我感兴趣的是,韩寒以后是跨界知识分子,还是守住其明星的本位。“知识分子”这顶桂冠,与“明星”光环的商业价值之间,往往是不相容的。(周健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