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周斌:回韩寒之三:看现实,回到小岗村

p111225104
作者周斌。

中国真的要革命,一定是由那些挣扎在温饱线上下的人发动的,尤其是他们的下一代,那些第一代的农民工们,像老黄牛一样勤劳,他们早就认命,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应该的,辛辛苦苦能赚点钱就很满足了。

但是那些第二代的孩子们,并不这么想,对他们来说,繁华和财富、名车和美女离他们触手可及,但是却永远无法得到,这样的差异会让人发疯。

没错,一定是暴力革命,如果你不给他们出路,不给他们一个可以想象的未来,那么他们将自己伸手来取。而推动他们的,绝对不是韩寒和我的文章,因为他们根本不会看,也看不懂,推动他们的根本力量,就是当初推动小岗村十八个农民用命来赌的力量——生活——生活——就是他妈的生下来,活下去。

考虑到,有很多朋友批评我,只会批驳韩寒,不会自己立论,故意激我自己写一篇文章,好供大家批判。

说实话,这样的要求也是合理的,一个人不能光破不立。由于不少朋友批评我是理想主义者,所以,这篇文章就叫看现实。

现实是什么呢?

现实是,中国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GDP总量占到了世界第二位,财政收入超过10万亿,政府的富裕程度举世无双。

按理说,我们应该活在一个自豪、和谐的国度中,可是为何却屡屡在围脖上看到,不是这里强拆自焚,就是那里校车事故,把一个国家搞成了火药桶。以至于很多朋友跟我抱怨,不上围脖,岁月静好,上了围脖,洪水滔天。

这是为什么呢?

在我看来,真实的中国,其实是这样的:同样是冬天,你可能此刻在北京的国贸饭店的大堂吧里喝着热烘烘的咖啡,他却同样在北京的寒风里等待公车,你可能在广州的丽兹卡尔顿酒店里吃圣诞晚餐,他却在为明天的房租担忧。

没错,这是中国的两极,如果你只是生活在一极里,你将永远无法了解这片土地发生了什么,在北方的寒风里,你坐在温暖的车里,看到车窗外那个老妇人,不顾危险地横穿马路,追逐你刚刚扔出窗外的矿水瓶时,你的嘴巴难免浮现一丝嘲讽:让这样低素质的人享受民主,和我一样享受上等人才有的权利?可是你并不知道,那一个个穿越车流,拣来的矿泉水瓶子,很可能就是他们今天晚上赖以果腹的食物来源。

韩寒曾经表现出可贵的品质,那就是,当他坐在温暖车里,看到别人横穿车流,只为拣一个矿泉水瓶时,他会为那个老妇人感到一阵心酸,于是他发声嘲讽这个真实世界的不公,这让他获得了巨大的声誉。

但是,我不能理解的是,忽然有一天,他宣布,因为那个在马路上拣矿泉水瓶的老妇人素质不够,一旦给她权利,她就会来抢韩寒开的车,所以,必须等到老妇人的素质提高了之后,才能给她相应的权利。

这让我想起了围脖上流传很广的一个笑话:北京出台了一个政策,95岁的老人看病不要钱,为了这个美好的未来,我们一定要活到95岁。韩寒童鞋的逻辑,和这个政策的逻辑,是何等的相似啊。

所以,当你理解了我上述的故事之后,你就能够明白,为何我愿意顶着“借韩寒上位”这样铺天盖地的口水,也要站出来和他辩论。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其实我之前提到,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很好解释这些现象,中国的各个阶层的生活、教育和贫富差距太大,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通过名车豪宅以及掌握更多财富,或者做慈善,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一部分所谓的白领、中产阶级,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后,希望参与更多的社会事务,对社会不公现象抨击和阻止,来实现人生的价值;还有一部分,就是那些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人们,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要为明天的食物发愁。

各个阶层的差异如此之大,诉求如此不同,而且每个阶层的诉求都有合理性,怎么办?

有一种比较好的制度,可以相对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我把它定义为民主法制自由。

民主法制自由是什么?

对追求温饱的阶层来说,民主是政府有责任对底层进行救济,维持基本的生存,比如农民工的孩子进城有学可以上、孤寡老人有所养,生病敢上医院而不是在家里死扛,边远山区的孩子可以吃上3元的午餐……

对中产阶级来说,民主法制自由是他们辛苦一辈子买来的房子不会突然被强拆,或者被强拆时不需要通过自焚来引起媒体注意就可以得到法律保护,他们开车时刮碰到特权车不会被殴打。他们的亲人乘坐动车遭难时,有人出来对此负责,而不是拖了一日又一日。他们的孩子喝了三鹿奶粉,可以获得救济,而不是求助无门。他们的家,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他们在家里看个黄片不会被扫黄的警察破门而入。政府想向他们收税,要经过他们推选的代表同意。

对富裕阶层来说,民主法制自由意味着他们的财富不会被轻易被剥夺,未经过法律途径,谁也不能随便将他们入狱,逼着他们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他们做生意时,不会有位权贵的公子哥们走过来,向你借几个亿。你不借就把你打入监牢。

对官员来说,民主法制自由意味着他们只要干好本职工作,就应该获得晋升,而不是依靠拍领导马屁,站队来获得升职,也不会因为站错队伍而遭遇被“清除出队伍”的危险

……

民主法制自由是什么?民主就是有章可循、照章办事、法无禁止不为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言以蔽之:民主法制自由,就是用法律制度来限制公权,尊重私权的自由。

这样的诉求,难道很过分吗?难道不都是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的吗?

有人会问,民主法制自由怎么来?天上掉下来吗?

民主法制自由肯定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但是,可以从最底层来、从实践中来。

大家还记得,改革开放是从哪里开始的吧?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个名叫小岗村的地方。

想想看,英明神武如毛主席,带领被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长达一个世纪的中国人民站了起来,但是却遇到了一个大问题,解决不了几亿国民的生活吃饭问题。据史料记载,在改革开放前,广东出现数十万人的逃港潮,那些人靠着一两个破轮胎,冒着吃枪子的危险,也要逃往对面那个繁华的香港。只为了一口饭吃。

这是多么令人难过的一幕啊,以毛主席,周恩来、刘少奇这些老一辈革命家的智慧,可以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可以把强大的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可竟然解决不了中国几亿人口的吃饭问题。

最后,是谁帮忙解决了这个问题呢?

没错,是十八个没有文化的农民,他们以生命为赌注,在一张合同上摁下血手印,包产到户。

目的很简单,是为了生活,生活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这个最原始的欲望,在小岗村目不识丁的农民兄弟的胸膛里燃烧,在深圳泅水逃港的那些人群的胸膛里燃烧,在所有中国挨饿的农民的胸膛里燃烧。

正是这样的推动力,让这个国家和民族走上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在三十年的时间里,创造了过去三百年都不曾有过的财富。

一代伟人解决不了的难题,在十八个目不识丁的农民的帮助下,由邓小平这位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推动,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解决了,并且在随后的三十年内,把这个国家变成了GDP高居全球第二的国度。

连目不识丁的农民都可以做到这样,那么,还有谁还会怀疑,中国人民不具备管理好自己的素质?还有谁还会怀疑,中国人民不配享有民主和自由的素质。

后记:关于革命

历史是一定会往前走的,中国如果会遭遇革命,它一定不会由以下这些人来发动。

首先,绝对不会是由姿态优雅,点着雪茄喝着拉菲茅台的权贵阶层发动的。他们太忙,要安抚大奶二奶三四奶之间的问题,要处理人民币升值贬值对自己财产影响的问题,要关心兰博基尼又出了什么新款,给孩子生日订的爱马仕包到了没,或者关心下刚刚从法国带来的拉菲要请哪位领导或者富豪一起喝?

也绝对不会是中产阶级发动的。他们白天要伺候老板开心、晚上伺候老婆孩子入睡,每个月工资交了房贷和生活费,孩子学杂费后所剩无几的“白领”,他们唯一能干的就是之后上网发几篇骂娘文章。

中国的革命,更不可能是由那些追捧韩寒和郭敬明之类的孩子们发动的,他们都成长在窗明几亮的楼房里,穿着整洁的校服,每天由父母或者保姆接送着上学,在课余时间,看看郭敬明,想象自己坐在一堆达芬奇的办公家具里,是不是该找个阿玛尼的台灯来搭配。或者看看韩寒的文章,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中国的国民素质真是太差了,校门口那个经常翻垃圾桶的老太婆真是太可恶了,如果没有她这种人,我们国家早就民主了,都怪他们。

中国真的要革命,一定是由那些挣扎在温饱线上下的人发动的,尤其是他们的下一代,那些第一代的农民工们,像老黄牛一样勤劳,他们早就认命,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应该的,辛辛苦苦能赚点钱就很满足了。

但是那些第二代的孩子们,并不这么想,对他们来说,繁华和财富、名车和美女离他们触手可及,但是却永远无法得到,这样的差异会让人发疯。

没错,一定是暴力革命,如果你不给他们出路,不给他们一个可以想象的未来,那么他们将自己伸手来取。而推动他们的,绝对不是韩寒和我的文章,因为他们根本不会看,也看不懂,推动他们的根本力量,就是当初推动小岗村十八个农民用命来赌的力量——生活——生活——就是他妈的生下来,活下去。

评论

  • 班长 说:

    你干脆就径直奔蒋委员长得了,没有必要再提邓小平,岂不他妈的节省时间?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