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尽管“仓鼠”撼动政府 普京否认要控制互联网

p111226103

执政党俄罗斯统一党称呼反对普京的网友是“社交网络的仓鼠”,这些社交网络是指国际平台推特和Facebook、俄罗斯本土的博客平台LiveJournal和本土的社交平台V K ontakte。他们一定认为,仓鼠总是一小撮,不能成大气候。

这2300万潜在“仓鼠”,随着互联网普及率增长,不断发出越来越大的怒吼。看到舞弊视频后,“仓鼠”网民称执政党是“骗子小偷”,选后第二天(5日)晚上就集聚了8000人在卢比扬卡广场抗议,而这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前克格勃)所在地,象征意义极强,激发了后来的两次大示威。

安替:普京为何忽略了互联网的影响

2011年12月4日俄罗斯杜马选举之后,担任总统和总理达11年之久的普京,突然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强大的对手———互联网。全世界都在问,政治和舆论控制高手普京为什么会忽略互联网?

选举前后,互联网在传播执政党俄罗斯统一党舞弊视频和消息、抗争动员方面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俄罗斯并没有国家防火墙,选举舞弊视频在Y outube上每个都获得了两百万以上的点击,造成俄罗斯统一党在作弊后才获得了49.3%的选票。之后反对阵营又借助互联网动员,在莫斯科举办了3万人和5万人的两次示威抗议。虽然明年3月的总统选举普京应当会成功当选,但互联网反对力量会不断壮大、如影随形,推动体制内反对党派和体制外力量合纵连横,俄罗斯强人政治也会濒临终结。

2000年1月1日在叶利钦手里接过大位的普京,旋即对俄罗斯进行了中央集权式的改组,其中包括把全国性的电视台国有化,而对广播报纸杂志却任其私有化。俄罗斯幅员辽阔,只有全国性的电视台才能到达80%以上的家庭,而广播报纸杂志的发行量至今没有一家能上百万,在1.43亿人口的国家中,这样的影响力太小。普京已经成功地让全国电视台完全按照克里姆林宫的观点进行宣传,电视成为他控制国内舆论的一把利器。

但他当年同时放过的互联网,今天却长成参天大树。1999年12月,在临掌权前几天,他曾经在莫斯科和俄罗斯20位著名互联网企业家座谈,表示他不会干涉互联网的自由。他说到做到,互联网今天成为俄罗斯最自由的媒介,不过这个承诺,也成为他最“悲壮”的承诺。他是个传统意义上的政客,至今不会收发Em ail,因此12年前,也不会理解互联网未来的重要性。

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在欧美企业家的帮助下,俄罗斯财阀也开始投资互联网各种主干网、网吧、家庭接入和内容提供,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互联网使用人数开始增长。普京接手政权之前,整个俄罗斯才有1%的人使用互联网(1999年数据)。之后俄罗斯政府为了应对入世的需求,大力建设互联网,俄罗斯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得到长足发展,目前普及率达到全国人口的43%,虽然没有达到西欧标准,但已经超过其他四个金砖国家(巴西37.4%、中国36.3%、南非13.9%、印度8.4%)。

普京在俄罗斯政坛巅峰盘踞11年,互联网普及率从1%变成43%,但整个执政团队对互联网的理解依然没有被这个数字更新。执政党俄罗斯统一党称呼反对普京的网友是“社交网络的仓鼠”,这些社交网络是指国际平台推特和Facebook、俄罗斯本土的博客平台LiveJournal和本土的社交平台V K ontakte。他们一定认为,仓鼠总是一小撮,不能成大气候。

可是哈佛大学伯克曼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的研究表明,因为电视高度管制和互联网相对自由,造成异议信息全部跑到互联网上,也使得俄罗斯统一党指责的反普京的“仓鼠”,在整个俄罗斯互联网占很大比重。俄罗斯互联网调查显示,网民和俄罗斯总体居民的信息世界迥异:问到最相信什么媒体,一般居民45%答是电视、12%说是亲友,而网民30%答是电视、28%答是互联网。也就是说,5300万俄罗斯网民中,至少2300万人在电视和互联网就普京的新闻产生分歧时,选择相信反普京的互联网消息。

这2300万潜在“仓鼠”,随着互联网普及率增长,不断发出越来越大的怒吼。看到舞弊视频后,“仓鼠”网民称执政党是“骗子小偷”,选后第二天(5日)晚上就集聚了8000人在卢比扬卡广场抗议,而这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前克格勃)所在地,象征意义极强,激发了后来的两次大示威。

已经有执政党官员要求控制互联网,但普京在和全国观众的直播对话中,否认了这个想法。虽然普京是一个非常保守的政治强人,但从他不修宪连任总统、不追加控制互联网看,他依然把自己视做叶利钦的继承人、俄罗斯联邦的守护者,而不是西方人猜想的无底线的权力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