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周斌:可惜韩寒不读书

p111225104
作者周斌。

韩寒的谬误我认为有三点,分别是对革命、自由以及民主的误读。

韩寒简单地把革命简单定义为白莲教或者太平天国的农民起义。事实上,在现代热核社会,类似的革命成功的几率已经不是很大,但是我们还知道刚刚逝去的哈维尔所发动的天鹅绒革命吧?这是一场几乎没有流血的革命,把一个国家带入了现代文明。那么,凭什么韩寒认定:现阶段,中国的革命只能是太平天国而不是天鹅绒呢?这种以偏概全,然后一概否定的做法,也算是给革命戴上一顶邪恶的帽子,然后打倒它,算不算诛心之论?

即使在西方自由社会里(我去过法国意大利以及美国),也仍然有不少人会随地吐痰,欺负少数族裔——比如中国人、也会有人乱插队,这么说他们也不配享有自由了?难道因为中国部分人的个人修养不高,就否定全体中国人不该享有自由,或者没有对自由的热爱和向往?

民主本质上是一种权利,一种利益,所以认为人民素质不高不配享有民主这种说法,是纯属纳粹的说法,因为这种逻辑一旦成立,那你丫就完全可以因为邻居素质低(更可能是你诬蔑)而剥夺他的房子。

韩寒以前有不少优秀的观点,比如“这是一个无权收看CNN的国家,却是一个有权抵制CNN的国家”,我当时听到时也对此大加赞赏,但是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变化,韩寒却坚持不读书,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这未必令人觉得惋惜。

因为一条批评韩寒的围脖陷入口水战,到最后很多反对我的朋友让我写篇文章,与韩寒辩论,供大家裁定,这是始料未及的。

其实应该有不少人看出他《谈革命》这篇文章的问题,但是没有太多批评,除了不愿意陷身口水外,很多其实是担心别人攻击他是借着骂韩寒上位。

我本来也是有这顾虑的,但是有朋友看到那么多骂娘的帖子,看不下去了,劝我说:不能太惯着这些孩子,不能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偶像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容不得别人点评。无论一个青年人多么地出色,有多少粉丝,至少要让他们明白,连人民日报都可以容忍异质思维了,时尚青年领袖韩寒的拥趸们,却只懂党同伐异,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韩寒的谬误我认为有三点,分别是对革命、自由以及民主的误读。

1、 关于革命:

“没有领袖的革命一定是失败的,白莲教起义就是很好的例子,而有了领袖的革命,也不一定好到哪里去,太平天国又是很好的例子。中国式的领袖,绝对不会是你现在坐在电脑前能想象的那些温厚仁慈者。这样的一个领袖,八成独断专横自私狂妄狠毒又有煽动力,是的,听着有点耳熟。但中国人就吃这一套,也只有这一套才能往上爬,这个社会习惯了恶人当道,好人挨刀。文艺青年们看好的领袖一个礼拜估计就全给踢出局了。”

首先韩寒简单地把革命简单定义为白莲教或者太平天国的农民起义。事实上,在现代热核社会,类似的革命成功的几率已经不是很大,但是我们还知道刚刚逝去的哈维尔所发动的天鹅绒革命吧?这是一场几乎没有流血的革命,把一个国家带入了现代文明。那么,凭什么韩寒认定:现阶段,中国的革命只能是太平天国而不是天鹅绒呢?这种以偏概全,然后一概否定的做法,也算是给革命戴上一顶邪恶的帽子,然后打倒它,算不算诛心之论?这得感谢宁财神的启发,你老说我是“诛心”之论。

2、 关于自由

“其实对于国人,民主带来的结果往往是不自由。因为大部分国人眼中的自由,与出版,新闻,文艺,言论,选举,政治都没有关系,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比如说没有什么社会关系的人,能自由的喧哗,自由的过马路,自由的吐痰,稍微有点社会关系的人,我可以自由的违章,自由的钻各种法律法规的漏洞,自由的胡作非为,所以,好的民主必然带来社会进步,更加法制,这势必让大部分并不在乎文化自由的人们觉得有些不自由,就像很多中国人去了欧美发达国家觉得浑身不自在一样。所以,民主和自由未必要联系在一起说,我认为中国人对自由有着自己独特的定义,而自由在中国最没有感染力。”

韩寒认为,中国人并不是真的热爱自由,而是“因为大部分国人眼中的自由,与出版,新闻,文艺,言论,选举,政治都没有关系,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没有什么社会关系的人,能自由的喧哗,自由的过马路,自由的吐痰,稍微有点社会关系的人,我可以自由的违章,自由的钻各种法律法规的漏洞,自由的胡作非为”。也就是说,中国人更喜欢钻空子,而不是遵守规则。

如果他的说法是对的,那么他如何解释,香港人到了大陆,也会不排队、随地吐痰……,但是在香港却很讲公德?是环境和制度改变个体的行为呢,还是个体的行为改变了环境?

我的看法是:几千年来,中国人基本很少享受过公共秩序下的自由,比如免于恐惧的自由、保持异质思维的自由、质疑政府权力的自由。

而所谓社会公德的败坏,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主流价值观心口不一导致的,比如说很多官员,一边喊着反腐倡廉,一边大肆贪污腐化。很大程度上,掌握最多资源的政府,其行为是整个社会行为的表率,在这样心口不一的示范作用下,很难有良好的社会公德秩序。

在盗贼遍地的环境下,弱肉强食、劣币驱逐良币的环境下,你要求人民都是好人,然后才配享有自由?

如何改变这个环境?需要加强对政府的监督、加大个人的自由。然而,韩寒却本末倒置,认为是个人不遵守公德,所以导致他们不热爱真正的自由。

世上没有天生的贱民或者贵族,多是后天环境和驯化的结果。所谓的自由,是需要环境和训练的,人是可以被教化的,这是为何在香港,大家遵守规矩,在大陆,香港人也不守规矩。你想让一个国家的国民都享受自由,至少要给他们教育和教化,给他们自由的空间。自由这玩意,如同游泳比赛一样,你得先让他们下水,熟悉了水性,然后才会懂得规则参加比赛。现在的问题是,你把人家关在岸上的屋子里,然后抨击说:你们连水性都不懂,下水不淹死才怪呢,你只配在脸盆里面潜水。这种逻辑未免太扯淡。

而且,换句话说,即使在西方自由社会里(我去过法国意大利以及美国),也仍然有不少人会随地吐痰,欺负少数族裔——比如中国人、也会有人乱插队,这么说他们也不配享有自由了?难道因为中国部分人的个人修养不高,就否定全体中国人不该享有自由,或者没有对自由的热爱和向往?这点我实在无法苟同。

3、 关于民主的谬误

“如果你硬要问我在中国,什么时候是个革命的好时机,我只能说,当街上的人开车交会时都能关掉远光灯了,就能放心革命了。

这恐怕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一点,即:民主的素质决定论。韩寒在文章中说,啥时街上的人开车交会时都能关掉远光灯了,就能放心革命了。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人民素质太低,连会车远光灯都不关,给他们民主,岂不是乱来吗?

很多人误读了民主的含义,以为民主是纯洁和神圣的处女,碰不到,容不得脏,但是只要是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在人类社会里,纯粹的理想国,就是乌托邦,也是哈耶克所说的“通向奴役之路”,无论这个乌托邦是以民主的名义还是以其他名义。

那么真正的世俗的民主是什么呢?以我财经领域的眼光看,民主一个至关重要的特征,就是利益分配机制。

说句大白话:民主,就是大家一起谈怎么分果果。专制,就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说了:蛋糕怎么分。而西方代议制的民主,在我看来,就是更多的人参与,每个群体都派出代表来讨价还价,争取自己最大的利益。

所以,本质上,民主是一种利益分配机制,而不是什么伟光正,神圣不可侵犯的制度。非得把民主纯洁化、处女化的,属于思维有问题的。

既然是利益分配机制,那就跟人民素质没球关系,反正你把这个权利给他,他愿意拿选票换钱啥的,也比你剥夺了他的权利要好。当然,整个社会的各个阶层最后会发现,用选票换钱,其实是一笔最不划算的买卖,于是民主制度就会走向禁止贿选等等。台湾不就是这么过来的吗?

所以,民主本质上是一种权利,一种利益,所以认为人民素质不高不配享有民主这种说法,是纯属纳粹的说法,因为这种逻辑一旦成立,那你丫就完全可以因为邻居素质低(更可能是你诬蔑)而剥夺他的房子。

总结陈词

韩寒同学作为一个“青年领袖”,在当下发出《谈革命》这篇文章,立场转变着实出乎意料,他遭致这么多批评,和当时他以公知身份出现获得的赞誉是对等的,尽管他说这不是他想要的,但是荣誉别人塞给他,容不得他拒绝,那么也只能接受批评了。所以韩寒不必对此耿耿于怀,多数人还是对他的错误观点表示遗憾的。

当然了,韩寒的粉丝们倒是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他的说法:中国太多暴民,或者是一盘散沙,容不下不同意见,更不要说民主了。尽管如此,我在上文中已经说了:人不是天生低素质的,高素质都是教育和培养出来的,但是得先提供一个高素质的环境,总不能让狼窝里长大的孩子一天就明白人类社会的规则吧。而且,尽管他的粉丝有些有暴力言辞倾向,我仍然认为他们是配享有民主权利的,而不是韩寒那样,认为他们不配享有,因为那是他们应有的利益,他们珍惜不珍惜那是他们的自由。

不过,我很高兴看到的一点是:当我提出,韩寒的粉丝正在用他们偶像所反对的暴力方式围攻不同意见者时,我看到很多人在改变,这不是刚好证明了一点,那就是韩寒的单一革命论是错误的,你想想,你的粉丝都能知错就改,你又凭啥断定他们就一定会像太平天国或者白莲教徒那样,只干混事而不会辨别是非呢?

韩寒以前有不少优秀的观点,比如“这是一个无权收看CNN的国家,却是一个有权抵制CNN的国家”,我当时听到时也对此大加赞赏,但是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变化,韩寒却坚持不读书,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这未必令人觉得惋惜。

风险:此文仅代表本人观点,与所在单位和职务无关,当然了,也有可能因为发表了此文承担被下岗的风险,那本人将表示强烈抗议。

(作者博客)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