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高瑜:尊严与挽歌

f090911901
资料图片:捷克前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摄影:黄频/中欧社)

是上帝的着意安排,还是造化的鬼斧神工,偏偏要在2011年的圣诞节前后,让欧洲和亚洲各安排一场举世瞩目的国葬,虽然两个都是小国,一个捷克,一个朝鲜。

哈维尔的葬礼将永驻人类的文明史,而金正日的葬礼不过是专制制度的又一首挽歌。

哈维尔与金正日辞世只差一天,他们的葬礼也成为民主与专制的对决。北京资深记者高瑜认为哈维尔的葬礼将永驻人类的文明史,而金正日的葬礼不过是专制制度的又一首挽歌。

是上帝的着意安排,还是造化的鬼斧神工,偏偏要在2011年的圣诞节前后,让欧洲和亚洲各安排一场举世瞩目的国葬,虽然两个都是小国,一个捷克,一个朝鲜。

年尾最精彩的制度对决

两个国葬仿佛要把全世界的政要、学者、还有大学生都邀请到查理大学,继续参加2009年11月15日Forum 2000基金会在此举行的那个高端论坛,主题是《自由与其对手》。哈维尔先生是Forum 2000基金会的发起人,也是两年前论坛的第一主角。当时自由欧洲的灵魂人物们深为自由在欧洲受到威胁而不安,他们选择的对手是东边熟悉的大国屈尊于总理宝座上的的普京大帝。

2011年是茉莉花盛开的一年,捷克和欧洲自由的象征瓦茨拉夫•哈维尔于12月18日溘然长逝,人们沉痛悼念他,使得他的思想与功绩一遍又一遍为人民传颂,当自由与任何对手进行论战,他仍旧是第一主角。可惜哈维尔先生的对手普京到了2011年底,重耍”登龙术”真有点玩不转了,被揭露议会选举中舞弊,十几个城市几十万人走上街头,要求普京下台,重新举行选举,这位前大帝说不定就要陷入政治滑铁卢了,已经无暇分身。

偏偏这时普京在东方的一个小兄弟金正日适逢其会,于12月17日病逝,与哈维尔只差一天,自动顶替,就成为世界级的”自由的对手”了。皇太子出身的金正日执政14年,饿死几十万百姓,走私、贩毒、绑架、印假钞,搞核讹诈,发射导弹,生前是东北亚最不稳定的因素,死后又搞三代世袭,把最高权力传给29岁的儿子金正恩,不仅是独裁的代表,还是邪恶的化身。

永驻欧洲历史的葬礼

哈维尔去世的消息当天公布,捷克总统府升黑旗致哀,捷克人民立刻以鲜花和蜡烛为他哀悼。哈维尔有总统、戏剧家、导演、作家、哲学家多重身份,但是他永不放弃的是异议人士这个身份。在共产政权下,他参加布拉格之春,起草《七七宪章》,组织《公民论坛》数次陷于牢狱之灾,”真相和语言”是他唯一与极权抗争的武器。他说过:”知识分子应该因独立而引起异议,应该是体制和权力的主要质疑者,应该是谎言的见证人。”

1989年夏天,波兰团结工会在选举中获胜,11月柏林墙被推倒,布拉格温塞斯拉斯广场上学生主导的抗议示威活动迅速升级,哈维尔被推选出来领导了天鹅绒革命。在示威者 “哈维尔,进城堡!”的高喊声中,他被推上至高无上的总统宝座,但是他仍旧是一个异议人士,他从来没有放下”真相和语言”这个武器。他首先想到的永远是正义和公共利益,而不是攫取权力,他为捷克人民带来民主人权与法制,他批评过”黑手党资本主义”。

2003年,哈维尔连任结束,走出布拉格城堡。他实践他的”自由的整体性和法律的整体性也是恢复公民意识的前提、组成部分和结果”,成为全世界自由和人权的捍卫者。

12月21日覆盖着捷克国旗的哈维尔的灵柩放在马拉的炮车上,穿过布拉格石块铺就的中世纪的街道前往总统府,捷克政府最后又把他接回布拉格城堡,灵柩将在那里停放三天供国民瞻仰哀悼。沿途成千上万的民众肃立在布拉格街道两旁,有人已经穿上黑衣,当灵车经过时用掌声向这位精彩一生的人致敬。

23日十六位世界重要领导人和四十多个国家的代表参加了向哈维尔告别的隆重的宗教仪式,向这位”任何人不能相比的使捷克在世界上获得国际地位、国际威望和国际声誉的功勋人物”(捷克现任总统克劳斯语)致以最后的敬意。

金正日也要”不朽”于水晶棺

12月19日,朝中社报道:”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2011年17日8时30分现场指导途中因积劳成疾在列车上不幸逝世。”朝鲜央视最著名的中年女播音员用哭腔要求朝鲜人民及军队”必须忠心尊敬敬爱的金正恩同志”,”我们要在金正恩同志指引下,以白头山的精神(白头山精神是指金日成的游击队精神)化悲痛为力量,继续维护永不磨灭的革命业绩,让革命的火焰永不熄灭”。立刻朝鲜上下一片哭声。驻朝的外国记者,把朝鲜男女老少的哭姿哭态拍得生动无比,传到全世界,也惊呆了全世界。

哭,是专制政权下最好的表达孝忠的形式。1976年9月9日,中国人的哭声要比朝鲜大几十倍,因为中国人口就多几十倍。现在看着当年的照片,哭过的人都已经难说清楚,当时怎么就能哭成那样。不过1976年一个月不到,中国人又都上街笑着扭秧歌,庆祝英明领袖华国锋,一举抓捕”四人帮”了。9月的哭声,实际变成了挽歌。据说蒋介石去世之后,台湾同样也这么哭过,有的老国民党哭着哭着就哭晕过去了。有人哭的是:你把我们带到这个小岛上,你死了,撇下我们怎么办那?

值得提一笔的是,中共中央、中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中央军委致朝鲜党政军各中央机关唁电用词几乎和朝鲜自己的一模一样:”朝鲜人民必将继承金正日同志的遗志,紧密团结在朝鲜劳动党的周围,在金正恩同志领导下,化悲痛为力量,为建设社会主义强盛国家,实现朝鲜半岛的持久和平继续前进。”上文引用时,就曾引错了。这倒不失是承认朝鲜最高权力世袭交接合法性最便当的方法。

但是在联合国,朝鲜遇到巨大阻力, 22日下午3时联大举行第91次全体会议,收到了朝鲜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为金正日默哀的请求,当联大主席纳赛尔开会前宣布为金正日默哀一分钟,193个会员国纷纷离座走出联合国大厦的会议大厅,为金正日默哀的只剩下17国。

捷克政府的代表说,〝天鹅绒革命〞的领导人之一捷克共和国的前总统哈维尔上周日过世,他们没有为这位受人爱戴的政治家向联合国要求默哀时间,对已故国家元首致哀其实不是常规。

金正日的葬礼要28日才举行,令人同情是的冰天雪地饿着肚子的朝鲜父老,还要一直哭过圣诞节,哭到28日国葬之后大概还不能完。29岁的金正恩,11月上旬在平壤开会时说:”国民经济要在3年内恢复到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的水平,让朝鲜人民达到吃米饭、喝肉汤、住瓦房、穿绸缎的生活水平。”这当然不是他的就职宣言,但是若能让朝鲜人画饼充饥,有个念想,总算是一种安慰吧。

“金哥拜”现在已经是”百度”搜索的一个词条。虽然不时被屏蔽。但是今晚圣诞之夜”Jingle bells,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的旋律会响彻北京。

(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