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金正日与蒋经国

p110831106
本文作者、中选网专栏作家赵进斌先生。

民主与宪政、专制与独裁制度的根本优劣,对其他国家构成的无法预见的危害性,就这样一目了然。曾经感同身受的中国十多亿民众,应该刻骨铭心。

地球在21世纪,人类社会推动文明进程的主要任务,应该是怎样尽快想方设法消灭专制独裁社会制度,这应该成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头等大事。

北朝鲜的金正日去世之时,金三世已接过世袭衣钵。中国的台湾地区领导人2012年大选还有一个月时间。台湾三个政党推出的竞选人正在作最后冲刺努力,无论谁当选,民众生活都不会立马大起大落,更避免了遭受到无可预测后果的影响。而金三世的世袭,则随时降临灾难性后果,不但使2400多万草民惶恐不安、惶惶不可终日,还把东亚变成了无法预测的火药桶。

民主与宪政、专制与独裁制度的根本优劣,对其他国家构成的无法预见的危害性,就这样一目了然。曾经感同身受的中国十多亿民众,应该刻骨铭心。

金日成和蒋介石,虽然建政时以专制独裁著称,但金日成和蒋介石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蒋介石是靠自己胆识和智慧做了中华民国的委员长。金日成则长期在中国东北栖身流亡游击。没有毛泽东的抗美援朝,北朝鲜恐怕是乌有之乡。历史造化实在捉弄某些始作俑者,毛泽东以牺牲自己的太子生命和中国人民几十万年轻鲜活生命的巨大代价,培育扶持出金家独裁政权父子世袭,却在不断诠释着中华民族那个农夫与蛇的故事。蒋介石和金日成,生前都成功地把政权世袭给了儿子。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虽败于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而退守台湾,但在台湾后期开始实施第一期“四年经济建设计划”,在土地改革成功之基础上,从事“以农业培植工业,以工业发展农业”的决策,即为以後“台湾经济奇迹”的形成打下良好基础。蒋经国继任主政台湾时期,台湾经济发展迅速,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万美元,并使台湾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特别是蒋经国晚年成功开创了实现多党制民主宪政体制,使台湾成为亚洲民主自由的模范标杆,从而得到世界多数国家认可赞扬。而金正日接班后,比其父亲更残酷无情,闭关锁国,穷兵黩武,以核讹诈敲诈勒索周边国家,成为这个世界的麻烦制造者和邪恶轴心,使北朝鲜成为世界上最贫穷落后的国家,而遭绝大多数国家唾弃独立。由此可见,同为二世世袭的主要领导人,其人格、行为、性格若是向善,不但是他治下千万民众的福祉,也是这个地球村的福音。而一旦向恶,对这个世界无疑是可怕的潘多拉魔鬼,人类的恶梦。人类社会进入到现代文明时期后,先后诞生了希特勒、东条英机、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金正日、萨达姆、卡扎菲等邪恶暴君。这些暴君,必将在人类社会历史中遗臭万年,永久被订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当今的朝鲜和台湾的总人口数量差不多,但民众生活生存却天壤之别。在朝鲜,金家祖孙三代人的执政最大奢望目标,至今仍是填饱肚皮。在台湾,民众不但早已度过了吃香的喝辣的阶段,已经进入随随心所欲地挑出执政党、执政者的缺点、缺陷、错误,让执政者惶恐不安,低头弯腰道歉。仅以此为对比,台湾民众生活在天堂,朝鲜人民生活在地狱。有鉴于这样天壤之别的强烈对比,多么希望联合国安理会制订通过一项对所有国家普遍强制执行的法律,所有国家必须人权高于主权,有违犯者,全球共诛之。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全人类社会的人们基本生存平等的权利。

当今世界,之所以还有不少魔鬼邪恶在荼毒人类社会,甚至于兴风作浪、骇人听闻。都源于共产主义这个幽灵的诞生泛滥。共产主义的诞生,使人类社会分成两大阵营。由于两大阵营的水火不容,长久敌视、仇视,造成数以十亿计生灵涂炭、灭亡、物种消失。同时伴随着加速度耗尽地球本身固有的一切资源、大气,使地球本身发生灾难性后果的机率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共产主义的诞生,是地球演化存在的耻辱史。假如地球没有产生共产主义,地球将是太阳系的星球幸运儿,这个世界一切生命、生灵将是多么幸运。共产主义从诞生到灭亡(目前还没有确切日期和时间)是地球继恐龙灭亡时代后人类社会的最大灾难。但愿这场灾难早日结束。果如此,也许地球还有延长自身生存期的机率和机会。而能否实现这个人类社会最好的结果、结局,取决于共产主义灭亡的时间和速度。可以这样说,共产主义的幽灵一天不灭亡、消失,这个星球提前消亡的最大隐患就无法排除。

威廉姆逊在“为什么要民主”的演讲中指出,民主政治有一种稳定性和灵活性,使制度能持久下去。通过选举和民意的信息反馈,民主政治有能力在保持其合法性的同时,修正它们的缺陷。民主国家和平一个主要原因是这个国家的人民有批评他们政府的权利,有结社的权利,政府对它的人民负责。虽然民主政府不是以和平方式解决国家间问题的捍卫者,但世界越民主,和平就越可能,这仍然是正确的。

一生到致力于宪政治国的蔡定剑老师,生前在他的《民主是有利于社会稳定的制度》中曾说,专制制度是人类社会不稳定的根源,这一点已经有大量的历史事实证明,而不需要用太多的笔墨论证。人类历史上发生无数的战争主要不外乎两种原因:一是争城掠地;二是争夺统治权。对统治权的争夺主要原因不外乎:由于王权被认为缺少合法性而易受到攻击;由于专制统治对人们的残酷压迫而引起人们的反抗。人类社会走向民主,是经过血与火的洗礼而作出的选择。尽管民主制度有各种弊端,但在人类发展史上,它被证明是最好的政治制度,是抑制独裁和暴力的最适当工具。民主制度带来社会稳定不仅是对人民有益,也是对最高统治者的安全和生命最好的保障。

看看朝鲜全民几十年如一日无限赞颂的金正日主体思想语录,可以看出专制独裁暴君的无耻之尤。

“革命家的价值观和幸福观、人生观、革命观、组织观、道德观是以领袖观为前提,而领袖观的基本核心归根到底是对领袖的忠诚和孝心。”
只要领袖伟大,小小的国家也会成为伟大时代思想的祖国、思想的强国和政治大国,四射光芒。
伟大的领袖和伟大的党创造伟大的人民
一个民族的伟大取决于其国家领袖的伟大,人民的未来取决于其领袖的英明。
如果没有英明领袖的领导,群众就等于没有大脑的肉体。
“人生观的基本核心在于对领袖的忠诚,人生的真正价值和幸福的标准也在于此。”
“忠诚,是把领袖作为团结的中心、思想和领导的中心来拥戴,遵照领袖领导的革命战士的政治思想品质。”
“对领袖的忠诚,要实现信念化、良心化、道德化、生活化。”

再读一读蒋经国这位大半生在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你死我活争斗中度过的执政者,他晚年毅然决然抛弃专制制度的心得体会,也许能让某些一贯崇尚专制独裁制度,继续想方设法延续专制独裁统治的执政者的幡然悔悟、良心发现。

蒋经国曾说过:我知道我是专制者,但我会是最后一位──我以专制来結束专制。
今后,只有国家、民族和三民主义的万岁,沒有个人的万岁。政府在哪里,法统就在哪里。
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他的伟大,光荣,正确不是自封的,也不是吹捧出来的!
权柄,很容易去用它。难的是,什么时候不去用它。

同为世袭二代执政者,留下的制度,语词,是令民众真心诚意祝愿其精神思想永垂不朽,还是令民众深恶痛绝,诅咒其尽快消亡、消失,自然不难判断。

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这句话是莎士比亚赞美人类的。莎士比亚说出这样的诗句时,不知他是否想到了人性与生俱来的自私、贪婪、谎诈、邪恶的成份,莎翁此言差矣。

当代世界上人类社会生存格局是,共产主义的荼毒,在东方还有极其令之发育成长的土壤,还有泛滥成灾的可能性,还在负隅顽抗。由此造成这个世界上占总人口比例一半的人民,仍在遭受其魔鬼般的统治、压榨。在可预见的短期内,魔鬼还将翩翩起舞。

地球在21世纪,人类社会推动文明进程的主要任务,应该是怎样尽快想方设法消灭专制独裁社会制度,这应该成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头等大事。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