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乌坎92天抗争成功全村欢呼 高官承诺还尸究责

p111225102-1
乌坎村代表林祖銮。

广东省乌坎村的抗争风波可望落幕,乌坎村民代表昨早与广东省委高层见面后称,提出释放3名被捕村民等建议都获得满意回覆,决定取消游行,结束长达92天抗争,尽快恢复生活秩序。

乌坎村代表林祖銮昨与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在陆丰市政府会谈一小时,会中官员同意他提出的3项建议,包括2天内释放仍被拘押的3名村民,交还拘押期间猝死的村民薛锦波遗体并确认死因,及承认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的合法性。

林祖銮表示,对方也承诺村内问题涉至哪一级便会查到哪一级,不追究参与行动村民。

林祖銮昨赴会前向《苹果》记者说,首次与中央层级官员面谈不紧张,「一把年纪了,回不来也没关係!」但透露,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两度关切此事,相信具中央官员身分的人出面处理,「一定会还村民公道!」是否担心秋后算帐,他说,能将村民的诉求和死者的问题解决,即使坐牢也会乐观面对,不管乌坎村最终命运如何,「精神上就是胜利。」

昨午2时许,林祖銮与20、30名村民代表开会后,决议回应中央善意,宣布即刻起「不再游行抗议」、及「让村民过正常生活」,齐聚广场的千名村民鼓掌叫好,有村民兴奋地说:「抗争成功!」有人满意将有官员被惩处,还开心向在场媒体道谢。

乌坎村民因为不满村官私卖土地,私吞约30亿元台币,村民未获任何补偿。从9月21日开始抗争。而民选临时村代表薛锦波在本月11日拘押期间猝死,更激起村民不满,誓言抗争到底。由于引发国际关注,有媒体分析此事可能影响广东省委汪洋在中共18大的政治行情,所以逼得高层正视并介入处理。

(苹果日报)

汪洋亲批乌坎自治组织变合法

陆丰乌坎事件纠缠3个多月,广东省政府过去两日内三度让步,昨早终与村代表达成和解方桉,同意村民三大要求,包括﹕一、承诺释放被捕村民;二、归还离奇死亡的村代表薛锦波遗体;三、副省委书记朱明国首次承认,一度被定性为非法组织的乌坎临时理事会是合法村组织。这是中共建政62年来,首个由官方承认的维权民选村组织。

理事会下午投票表决,村民同意立刻停止集体上访,收回抗议横额,回复正常生活秩序。

不过,内地官方机构尚未正式公布广东省的让步方桉,但广东卫视播出省委副书记朱明国传达省委书记汪洋有关乌坎的批示,指乌坎事件的发生有其偶然也有必然,是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长期忽视经济社会发展中发生的矛盾积累结果,是工作「一手硬一手软」的必然结果。

早前一直被当局通缉的村代表林祖銮表示,昨早「单刀赴会」,与朱明国及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会晤;临时理事会会长杨色茂则称病,婉拒参加谈判。

林祖銮昨在会上向朱明国提出3要求﹕一、释放3名维权村民;二、归还薛锦波遗体,重新检验死因;三、承认乌坎民选临时理事会合法。林祖銮会后兴奋表示:「很圆满,3条件都同意了!」一同被捕的庄烈宏的父亲,昨晚前往汕尾市公安局签字,陆丰公安局即将放人,预计庄烈宏今天可返回乌坎村。

林透露,当局承诺2日内分两批释放3名被捕村民庄烈宏、洪锐潮、张建城;归还薛锦波的遗体给其家属,惟如要确认死因,须由官方解剖验尸,但家属坚拒剖尸。

林祖銮表示,朱明国承认临时理事会合法,并容许它在乌坎维持秩序。他说,该会实质是行使村政府的功能,并用2至3个月商讨归还土地问题,待彻底解决后才解散。此举令该会成为中共建政62年来,首个由官方承认的维权民选村组织,并获准管治乌坎长达3个月以上。

「旧的村委会已经成为历史,不会回来,新的将会在土地问题解决后,在政府承诺及公平透明的情形下,按照党的政策,由民主选举产生。」林祖銮说,临时理事会的绝大部分成员将参选,估计会成功当选。

他透露,朱明国及郑雁雄当面承认陆丰市、东海镇、乌坎的政府官员在处理今次时间上犯错,以及有贪污腐败问题,会责成工作组依法查办,「牵涉哪一级,就抓哪一级」,预示可能会有更多官员面临「双规」。他说,会面「拉近了感情」,朱更提出择日亲自入乌坎拜会,又承诺不会秋后算帐。

林祖銮表示,会议期间,没有媒体在场拍摄记录,也看不到录音器材,双方各派一名笔录员书面记录。被问及是否害怕官方反口,他表示不会担忧,因内容已经公开让中外媒体报道作证。

乌坎人视为精神领袖的林祖銮昨早8时许乘电单车到村内的南海庄园别墅区,等候乌坎工作组朱明国等人。超过20名中外记者紧随其后。双方会面个多小时后,村民派车将林祖銮接返乌坎,大批村民兴奋地围上车辆。

(明报)

乌坎村民杀鱼慰劳 境外记者争相付费

官民谈判大致成功,大批乌坎村民兴奋地向驻扎多日的中外记者表示感谢,「感谢你们,没有你们报道,我们没有胜利!」有当地鱼排老闆甚至送出20条石斑、鲈鱼、鱼,慰劳多家媒体。有境外记者主动发起支付膳食住宿费给村民,并立下收据作证,以免连累他们被官方扣上「勾结境外势力」的罪名。

连日来,先后驻村的数十名中外记者,分别寄居多间村屋民居,甚至一度出现床位爆棚的「盛事」,有不少人更需打地铺。一名男记者表示,要与男村民同屋而睡,另一名香港记者则指,进入一间村屋的房间后,才发现原来是新婚的村民把新房让给他们休息,「还贴着囍字,被枕都是红色囍字!」有让出房间的村民一家大小挤着过夜,记者纷纷要求支付膳食费之外,也支付住宿费。

(明报)

乌坎事件成中国民主运动起点

乌坎事件被不少维权人士视为中国民主运动的起点,来自各地的网民,陆续抵达声援。

在乌坎村前晚解封后,不少从全国赶来的网民纷纷涌进村内,昨日还有不少网民陆续抵达。来自江西

新余的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刘萍昨午抵达乌坎村,和她一起的还有多名网友,刘表示她的手机长期受监控,要取出手机电池及手机卡,才能脱离当局掌控来到乌坎。

刘萍表示,目前全国各地网友正朝陆丰而来,「网友纷纷来到乌坎,唤起全国人民对乌坎的关注;而网民的支持,可以改变中国、甚至改变世界」。

对于大批网民陆续赶来支持,乌坎临时理事会会长杨色茂表示欢迎,「网民也是另外一种媒体,他们能够来帮助我们,我们感到非常高兴」。杨色茂说,「我们知道民主这东西是好的。为了民主进程付出代价也没办法,不值得也要去做,人的生命是很宝贵的,但是比起民主来说 ,牺牲有时也是必要的」。

乌坎事件亦为当地儿童上了一堂宝贵的民主课,村内许多学生领悟出一套民主的理论。14岁的女学生伍晓惠表示,民主就是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民主和维权不止是大人们的事情,她说,「我们也可参加村民集会,因为贪官霸佔了我们的土地」。

(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