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汤伟:传奇的纽约街头时尚摄影师比尔.康宁汉姆

p111224102

《纽约时报》摄影师、每天骑车奔波在纽约街头用镜头捕捉穿戴时髦男女的比尔.康宁汉姆(Bill Cunningham),从事街头时尚摄影已经快半个世纪了。

除了时尚界知道他的人恐怕不多,因为他太痴迷街头时尚摄影,而生活中的他又太过于低调。因为他的成就,2008年法国文化部将当年的文学艺术类大奖授予了他,因为他有些传奇的人生,2010年制片人理查德•培瑞斯(Richard Press)拍摄了一部记录他传奇一生的片子《纽约的比尔•康宁汉姆——他的自行车相机生涯》。

比尔•康宁汉姆出生于1928年。小时候他很害羞,但是却就是喜欢盯着穿戴时尚的女性看。年轻的时候,他的广告公司的女上司见他有这个爱好,就对他说:“比尔,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把你看到的都记录下来呀?”就这一句话,引导比尔走上了终身从事时尚摄影的职业生涯。

因为喜爱时尚摄影,1948年,19岁的他从哈佛大学辍学,来到纽约。“哈佛不适合我,”比尔回忆说。当时家人担心他太专注女性时尚,不希望成为他的爱好,但是他坚持要走这条路,就离开家人来到时尚之都——纽约。

因为会制作帽子,比尔就想着用制帽换取帽子店老板提供住处。他徘徊在52街麦迪逊大街和帕克大街之间的街头,寻找那些橱窗空着的帽子商店。终于找到了一家店子,便为这家店子提供自己制作、命名 “威廉姆斯J” 品牌的帽子。在住下来的同时,他又在一家药店站柜台,兼送外卖,以挣钱获取购买制作帽子的材料。朝鲜战争爆发后,他加入陆军。战争结束后,1953年他又回到纽约。在继续为54街的一家店子制作帽子的同时,为《芝加哥论坛报》撰写时尚方面的文章,开始受到女性读者喜爱。

1970年代比尔在《时代》杂志发表时尚摄影作品,引起广泛注意。随后正式开始为《纽约时报》的《每日女性着装》专栏提供摄影作品。

因为工作关系,他接触了大量名模和政界名流,为她们拍照。这些人中有西班牙国王和王后、肯尼迪总统遗孀杰奎琳、电影明星玛丽莲•梦露。可惜他眼光全聚焦在这些人身上的穿戴,根本不记得这些人是谁,也无意去巴结这些名流。

他用50年时间完整记录了纽约街头时尚的变化发展,留下了大量没有发表的、有历史价值的摄影资料,其中包括纽约第一次同性恋游行的宝贵照片。

比尔•康宁汉姆说:“时尚是时代的反应。虽然我们可以在时装展上可以看到这些变化,但是街头时尚可以回答你在时装展上提出的疑问。时尚,对我来说,就是被人们穿在身上的时候。时装展和街头时尚一起,才能构成一幅纽约时尚的立体图。”

比尔•康宁汉姆喜欢街头而不喜欢坐在办公室里。“我骑车到处跑不是工作,而是一种愉悦。我同情那些不得不在办公室工作的人,因为我的工作是在享受快乐”。

比尔•康宁汉一生的生活简单的就是依靠一架老式相机和一辆自信车。几十年来,他住在卡内基音乐厅那一栋楼一间很小的房子里。唯一的家具就是五个装满底片的大铁柜。一张小床就架在这些铁柜的上方。全部的衣服还塞不满一个小挂衣间。他一年四季穿的都是那一件蓝色的工作服式样的上衣,连参加法国文化部颁奖仪式也是这一套。但在礼仪之邦的法国,他受到的尊重并没有因为他的穿衣而丝毫减少。

因为工作,比尔一生和自行车结了缘。比尔•康宁汉姆一直奉行“买最便宜的自行车,买最贵的锁,” 的理念,因为他的自行车经常被盗,目前他骑的已是第28辆。

比尔对吃从不知道讲究,一块汉堡包就让他吃得津津有味。

已经在时尚摄影界有很高知名度的比尔为人谦卑。一次在一个时装展活动门口,他被不认识的工作人员挡在门外,比尔也没有争辩,只是笑笑。这时过来一位活动的组织者,他指着比尔告诉这位工作人员说:“这位是地球上最重要的人”,一把把他拉进时装展会场。

他义务帮人拍照,人家在高级餐馆订好座请他吃饭,他非要去喜欢的汉堡店。

他说这一生“唯一不放弃和始终相信的是我们总能找到美的东西。”

记者采访他时曾经问他:“你孓然一身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和其他人有过浪漫时刻吗?”比尔笑笑说:“没有。”记者又问:“你常常去教会,在你的生活中教会对你很重要吗?”比尔这次没有笑,而是流下眼泪。“很重要”,他答道。不过他马上还是笑了:“我喜欢去教会看那些人头上的时髦帽子。”

83岁的比尔•康宁汉姆现在在报社的关照下,住进了中央公园附近一套风景美好的公寓,但是一辈子与街头生活分不开的他,没有停止他的爱好。只要我们留意,就一定可以看到这位穿着蓝色工作服、手举一个老式的尼康相机的老人,穿梭在纽约穿着时尚的人群中。

(华夏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