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批判韩寒的《谈革命》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我反对鼓吹革命,但,我更反对韩寒的《谈革命》或叫《请莫要天真地相信革命》。革命,是自然而然产生的,不是叫嚣就能叫嚣成功的;同样,更不是韩寒反对、就能反对得了的。

批判韩寒的《谈革命》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三十三

哈哈,韩寒《谈革命》了。我是在中欧网看到的,题目叫《请莫要天真地相信革命》(因为落款处是“冬至回读者问之一,完。”),吃不准是不是昨日的新文,就搜索了下,见中共的海外媒体共识网也是今天上的文,又见凯迪也有,且标明“韩寒最新博文”,并有跟贴:“好/够清醒够实在/给中国崩溃论的人看看”、“好文!符合国情!”、“写的还是不错”……等,我想这脏活又得我干了,因为别人批不了,也未必敢批。

第一个问题:“问:中国最近群体事件频出,你认为中国需要一场革命么。”

韩寒的回答中有:“‘自由’或者‘公正’又是没有市场的,因为除了一些文艺和新闻的从业者,你走上街去问大部分人,你自由么,他们普遍觉得自由。问他们需要公正么,他们普遍认为不公正的事情只要别发生在我自己身上就可以了”。

很明显,韩寒在扯谈!“你走上街去问大部分人”,“他们普遍觉得自由”,这可能呢?我说别上街,就是网络上问一下,请问韩寒、你过去的博文是不是篇篇还在?哪去了?这就是没有自由。而你韩寒还是特殊关照对象,我顾晓军能上新浪首页与你辩论吗?不可能吧?我有自由吗?而公正话题--“他们普遍认为不公正的事情只要别发生在我自己身上就可以了”,请问你作过调查吗?有问卷吗?有统计吗?什么都没有,怎么可以这样下结论呢?这是污蔑老百姓呵!

第二个问题(韩寒话题三):“问:那难道中国就不需要民主与自由了么?”

韩寒的回答中竟然有:“因为大部分国人眼中的自由,与出版,新闻,文艺,言论,选举,政治都没有关系,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比如说没有什么社会关系的人,能自由的喧哗,自由的过马路,自由的吐痰……”

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经中共普法教育,怎能说老百姓“眼中的自由,与出版,新闻,文艺,言论,选举,政治都没有关系”呢?老百姓,也许对出版自由没感觉,因为他们不需要出书,但,他们也看报。最多,是概念不同。而老百姓,是很喜欢宪法规定的“言论、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的呵!韩寒,是污蔑老百姓“自由的喧哗,自由的过马路,自由的吐痰”。

韩寒,你不过是个中学都读不下去、书商炒作起来的消费文学作家。上面说到,你连调查、问卷、统计……都不懂,你凭什么信口雌黄污蔑老百姓?《南都周刊》的“公知”叫你糟蹋了!美国《外交政策》的“全球百位思想家”、《时代》周刊的“年度风云人物”……等,全都叫你糟蹋了!

你以为挂了几个头衔,就可以污蔑国人、老百姓了吗?

第三个问题(即韩寒话题之四):“问:我认为中国顽疾太深,改革已经没有用了,只有来一场革命才能让社会好转。”

这段就不引了(我将韩寒原文附于后),然,韩寒明显与中共一个腔调:“而我们一直忽略了一个人群,那就是贫困人口,这个数目大概是两亿五千万”。

一、两亿五千万贫困人口怎么产生的?中共体制产生的。二、美国贫困人口怎么解决的?民主体制解决的。韩寒是在以贫困人口说明中共体制存在的必要性,拒绝革命,这是荒唐!难道老百姓离开中共就活不下去吗?

以上仅为其一。其二,韩寒在文中,明显挑拨中产阶级放弃革命,并用“天下大乱,军阀混战,权利真空”,进行恐吓。

我顾晓军说过:“不反对革命,不提倡牺牲”。因为,在今天、人们的认识、与49年前不一样;所以,未必会出现什么“天下大乱,军阀混战,权利真空”。更多的,可能是所谓“临时政府”、“临时议会”内的扔鞋、抢话筒……等等。

韩寒,显然不懂装懂,替党说话。

第四个问题(即韩寒话题之五):“问:那你看埃及,利比亚⋯⋯”

韩寒道:“埃及,利比亚是被一个人独裁统治几十年……中国没有一个具体的个人能成为被革命的对象”。这是韩寒无知呢?还是该称你为扯谈王?中国,很明显的是党独裁、党专制。在《乌坎启示录(之四)》中,我又把这种现象归纳为“党殖民”、与我们应该努力做到“去‘党殖民’”。

中国,可以不革命,但,中共要有意识、有决心、有时间表……地实行民主,把选举权还给民众。

第五个问题(即韩寒话题之六):“问:你的观点非常的五毛党,是被政府买通了么?为什么不能一人一张选票选主席。”

很显然,韩寒是在与中共合伙欺骗民众。韩寒,把民主变革、民主选举,化成了“选主席”。大家还记得我的《茅于轼是个伪民主》、《“疯子”顾晓军给傻碧方剑》、《茅于轼,你难道不是伪民主吗?》……以及《批判张木生》等吗?

我批茅于轼,是因他在六中全会后、即在新浪博客挂出注明“作者 茅于轼的学生”的《中国民主改革探讨》。而那篇文,讲的就是韩寒的“选主席”腔调。啥也别说了,这是“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近日,我凭感觉、就乌坎事件写了《我在等着韩寒艾未未声援乌坎》等一系列文章。结果,东野长峥出手了,一篇《顾晓军:邀宠不成就撒娇—-也说顾晓军邪炒韩寒艾未未》,影响很大。东野,如果你没有被收买的话,我可要把话说重点了:你,瞎了眼!

最后,韩寒又扯到了“国民素质和教育水平”上。我早说过:中共在三几、四几年,就在陕北搞过民主选举。三几、四几年时,陕北老乡的“国民素质和教育水平”比现在高吗?如果是比现在高,那是中共的罪过--60年多越搞越糟了。

我反对鼓吹革命,但,我更反对韩寒的《谈革命》或叫《请莫要天真地相信革命》。革命,是自然而然产生的,不是叫嚣就能叫嚣成功的;同样,更不是韩寒反对、就能反对得了的。如果中国真的有一场革命,那么,无论中共及利用海外把韩寒的名气做多大,也阻挡不了这场革命的到来。相反,韩寒却会因此臭掉。

韩寒,敢论战吗?

顾晓军 2011-12-23 于南京

(作者赐稿)

评论

  • 匿名 说:

    呵呵,老顾黔驴技穷了?怎么跟韩寒咬上了?靠韩寒的东西来写点东西、炒作自己?

  • 匿名 说:

    顾先生不仅老亦,且朽亦。。什么人的文章他都要有他遇见分析,起先还以为他可能是个勇士,或是斗士。现在看来差不多也就是蛮师—-什么人的文章没有他的见解就是不行。 老顾,你该休亦啦。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