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哈维尔和金正日的棺材

p0903071261
本文作者谢盛友,曾用名:谢友;笔名:西方朔、华骅,是一个用中德文双语写作的记者和作家,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中山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学士(1983),德国班贝克大学新闻学硕士(1993),1993-1996在德国埃尔兰根大学进行西方法制史研究。著有随笔集:《微言德国》、《人在德国》、《感受德国》、《老板心得》、《故乡明月》。1994年荣获台湾中央日报征文首奖(《中国人的代价》)。现任欧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华友集团总裁,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德国班贝克大学企业文化专业客座教授。

在布拉格,上万名捷克人在街头为前总统哈维尔的灵柩送行,伴随哈维尔的棺材运抵布拉格老城,哀悼活动开始。哈维尔于12月18日逝世,享年75岁。多国领导人将出席在布拉格圣维特大教堂举行的葬礼。

12月17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逝世,朝鲜20日公开了安放在首都平壤锦绣山纪念宫殿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遗体。电视播放的画面显示,金正日的遗体安放在水晶棺里,身着人民装,水晶棺周围也装饰着红色的金正日花和白色的菊花。

水晶棺即水晶玻璃造的棺材,其成分主要是纯二氧化硅。水晶棺是非常昂贵的,而且工序繁复,一般用于保存政要等重要人物的遗体。为长期保存躯体,水晶棺材内多数注入惰性气体,如氦气,在暗淡的灯光下水晶玻璃会楚楚生辉。

如下领袖(曾)安放在水晶棺里:

* 列宁(逝世于1924年,遗体置于列宁墓)
* 斯大林(逝世于1953年,一度将遗体置于列宁墓,1961年被火化)
* 胡志明(逝世于1969年,遗体置于胡志明纪念堂)
* 毛泽东(逝世于1976年,遗体置于毛主席纪念堂)
* 金日成(逝世于1994年,遗体置于锦绣山纪念宫)
* 金正日(逝世于2011年,遗体置于锦绣山纪念宫)

哈维尔是著名的反极权战士,金正日则是著名的极权者,两者棺材的对比,就是两者信念的对比。

哈维尔的棺材与金正日的水晶棺,反映出两者面对死亡的不同意识和信念。哈维尔的棺材,象征着个体之间的平等关系,体现出他终将回归自然,融入大地和尘土的意向;而金正日的水晶棺则反映出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天差地别的森严等级。金正日与其父亲金日成在朝鲜制造出一个人类历史上的巨大奇迹 ── 一个完全由独裁者控制的、由谎言建构的国度,一个只有领袖与集体而没有个人的国度,一个幻觉的国度。

哈维尔要打破谎言,他在《无权者的权力》(Die Macht der Machtlosen)德文一书中,反复使用水果店经理的例子来说明人们是如何和为什么生活在谎言中的。这位水果店经理在其橱窗上贴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标语,哈维尔认为,这是一种典型的谎言生活。因为,在哈维尔看来,水果店经理从来不去思考他贴在橱窗上的标语,这些标语也不是他们的真实想法,和他们每天买进卖出的生活丝毫不相关,但是他为什么还要将这些标语混于洋葱和胡萝卜之间呢?哈维尔的回答是:“很简单因为许多年都这么做,每个人都这么做,这是必须采取的方式。如果他想拒绝,这可能带来政治麻烦,他可能因为没有照规定布置橱窗而受到责备,甚至指控他不忠诚。他做这件事是因为如果一个人想生存他就必须做。”

哈维尔最著名的信念却是“生活在真实中”(living in truth),是要人们打破幻觉,要人们重建个人的意义与责任。他追求的反抗不是去直接与政治权力冲撞,而是要求生活本身的多元和实现这些要求的基本权利。“生存的本质是倾向于多元多样和独立自治的,是转向人类自由和完善的”,他说,“所以,生活在真实中是人类对外力强加的反抗……是人类争取重新获得责任的意识,是一种明明白白的道德行为”。

朝鲜比所有国家都垄断资讯,朝鲜比任何国家都更成功地对国民进行洗脑。家家户户都有广播系统,每天早上每个人都通过政府的广播起床,做早操,每个人都要爱国家爱领袖……

于是,面对领袖金正日的水晶棺,朝鲜每个人都必须悲伤地大哭,不然就是不忠。

作为剧作家、异议者与总统的哈维尔念兹在兹的却是要唤醒人的价值,是要在政治中寻找道德。他批判的不只是政治权力的压迫,而是绝对的意识形态控制,因为以意识形态来实行的统治,把人的生活和历史变成僵化的理论和规律,从本质上扼杀和否定了生活的真实性。

于是,送行哈维尔的灵柩,上万名捷克人没有悲伤地大哭,而是流露出对这位伟人真实的敬仰。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