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永垂不朽”小议

p110831106
本文作者、中选网专栏作家赵进斌先生。

发明崇尚等级森严的封建帝王夫妻尚且死后同陵同穴,人民共和国的执政高层集团竟把级别身份通行于阴阳两界,而且都是永垂不朽。由此可见,这个特色制度残酷无情到何种程度。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人类带来了五具永垂不朽的水晶棺材,(数目还可能增加)却使几十亿人瞬间灰飞烟灭,了无迹痕。把站起来的子民以千万计杀戮的毛泽东,却为自己打造一个永垂不朽的水晶棺,至今仍横卧红场中央,还有众多子民对他顶礼膜拜,感激涕零。

同为生灵的同胞们,人不论财富多寡、文化高低、体貌美丑、衣着丽陋、职务高低,人的自尊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这是人的核心价值的体现。一个人应该拥有自己的自尊,应该用心去维护自己的自尊。让那些挂着人民羊头,卖专制独裁的狗肉,名存实亡、死有余辜的“永垂不朽”们见鬼去吧。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猝然死亡。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中央军委19日向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阁发唁电,沉痛悼念,再一次用了我们耳熟能详的“金正日同志‘永垂不朽’”一词。在网上看金正日去世的专题照片,见他的子民们痛哭流涕甚至昏厥过去的场面,这一幕幕似曾相识的情景,令我唏嘘不已。

“永垂不朽”一说最早见于《左传•襄公二十四年》。据该书记载,春秋时,晋国的范宣子问穆叔:“古人说‘死而不朽’,是什么意思?”穆叔在听取了范宣子的意见后说:“我听说,最伟大之处是德行上有建树,其次是功业上有成就,再次是言论上有创造,德行、功业、言论这三者,即使过了很久时间,也不会消失,这就叫不朽。”《魏书•高祖纪下》:“虽不足纲范万度,永垂不朽,且可释滞目前,厘整时务。

中国方块汉字发明源远流长,内涵博大精深。中华民族一直是个严格讲究人为三六九等、身份、地位尊卑、贵贱的国度。进化到当代,等级制度越发明显、森严。君不见,遍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用人民“名义”建起高楼大厦内,达到一定级别的“公仆”们,都由武警、公安、保安警卫的森严壁垒。这些人生前安享种种特权、穷奢极欲,死后配谥“永垂不朽”。人民均被一代代“沉痛悼念、怀念、纪念”。他们生前三公消费永无止境,死后所花费的费用都是公款报销。大多数国民则生前如老鼠打洞、如蝼蚁蜗居,死后还要被冠以“人民”称号的部门、单位再狠狠地敲诈一笔,社会底层大众竟惊呼“死也死不起了”。如此阴阳两界等级森严,估计少数权贵在赶赴西方极乐世界的路上仍旧花天酒地,众多子民战战兢兢奔走于黄泉路上也如丧家之犬。中共的八宝山陵园,墓室,更是等级分明。不少“公仆”夫妻因级别悬殊,死后却不能同穴,同室。发明崇尚等级森严的封建帝王夫妻尚且死后同陵同穴,人民共和国的执政高层集团竟把级别身份通行于阴阳两界,而且都是永垂不朽。由此可见,这个特色制度残酷无情到何种程度。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人类带来了五具永垂不朽的水晶棺材,(数目还可能增加)却使几十亿人瞬间灰飞烟灭,了无迹痕。把站起来的子民以千万计杀戮的毛泽东,却为自己打造一个永垂不朽的水晶棺,至今仍横卧红场中央,还有众多子民对他顶礼膜拜,感激涕零。为他生下子女的妻子杨开慧、贺子珍、江青却四散独卧。从中国人历代丧葬讲究入土为安的传统来看,毛万岁的“安”还将遥遥无期。

西方丧葬礼俗主要受基督教文化的影响。基督教将每一个人的灵魂直接与上帝发生关系,不允许偶像崇拜,崇尚灵魂升华而轻视肉体,因此西方的丧葬风俗是简丧薄葬。基督教的丧礼更多地是为死者祈祷,祝其灵魂早日升人天堂,解脱生前痛苦。基督教认为人死后灵魂需要安静,因此丧礼非常肃穆。在基督教文化影响下,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丧葬基本从简,即所谓在上帝面前“灵魂平等”的原则。

纵观世界东西方,民主宪政国家悼念死者只需要在通用的教堂胸前画十字,而专制独裁国家需要在特建的陵堂低头、弯腰、下跪、叩头。从人人生而平等的角度讲,制度之优劣一目了然。西方的上帝祥和地迎接着一个个升入天堂的灵魂,东方的阎王却凶神恶煞地建造起十八层地狱,永垂不朽是专制独裁者永远佩戴长盛不衰的标签、标志。

地球自然界一切生灵进化到今天,从肉体生命消失上看,根本没有永垂不朽的东西。从成语永垂不朽角度看,帝王将相固然有,平民百姓也不乏。官家永垂不朽的有《史记》、《资治通鉴》,《二十五史》,民间则有汉赋、诗经、唐诗、宋词、元曲。纵观中华民族的历史,如果没有焚书坑儒,没有独尊儒术,没有文字狱,永垂不朽的数量肯定是蝼蚁子民。而配享永垂不朽的称号的独裁者们,往往随着改朝换代的周期律的兴起,均被灰飞烟灭。

我的朋友鲁东在他的文章中曾说到:毫无疑问,国家局势能够败坏到何等地步,取决于国民性究竟恶劣到什么程度,也标志着国民性究竟恶劣到什么程度,因而国家状况既是显示与反映国民性普遍形态的指针,也是检验与测试国民性真实状态的尺度。只要民众安于接受或甘于忍受自身公然被置于某种不幸处境的情形不变,那就表明其不配享有比现实遭遇更好的命运。此一生存法则与生活原理,不止适用于群体,同样也适用于个体。我再加上一句,只要永垂不朽名词永远专属于权贵,那么这样的国家不可能获得新生。

同为生灵的同胞们,人不论财富多寡、文化高低、体貌美丑、衣着丽陋、职务高低,人的自尊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这是人的核心价值的体现。一个人应该拥有自己的自尊,应该用心去维护自己的自尊。让那些挂着人民羊头,卖专制独裁的狗肉,名存实亡、死有余辜的“永垂不朽”们见鬼去吧。

评论

  • 赵进斌 说:

    哈维尔与金正日,谁能永垂不朽
    2011年最后十几天的时间,上帝真是会按排。12月17日先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猝然身亡,终年69岁。18日,前捷克总统瓦克拉夫·哈维尔在家中去世,享年76岁。这两位人物的先后去世,都引起了这个世界的广泛关注。一个是臭名昭著的独裁暴君,一个是不屈民主宪政斗士。金正日是著名的极权者,而哈维尔是著名的反极权战士,没有比这两个人的活着时的信念更针锋相对的对比了。金正日在他主政的17年期间,用铁腕专制独裁,闭关锁国,朝鲜饱受西方国家的孤立和制裁,始终内外交困,人民处于饥寒交迫死亡率居高不下的境地。金家独裁父子在朝鲜制造出一个人类史上的巨大奇迹──一个完全由独裁者控制的、由谎言建构的国度,一个只有领袖与集体而没有个人的国度,一个幻觉的国度。而哈维尔最著名的信念却是“生活在真实中”(living in truth),是要人们打破幻觉,要人们重建个人的意义与责任。
    中评社报道说:在全世界因金正日死讯而手足无措之余,似乎另一位曾经引领过世界潮流的领袖就这样遭到了默默的忘记。捷克(捷克斯洛伐克)剧变后第一任总统哈维尔与金正日几乎在同一时间离开这个世界,致力于在捷克瓦解共产主义与不惜代价在朝鲜巩固共产主义的这两位代表性人物,给时代留下了多么具有戏剧性的一幕。
    现实又一次印证了历史现实的公正——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在国际社会对俩人的去世的悼念上,也径渭分明。在东方中国,中国共产党对金正日家族可以说无上哀荣。中共中央九常委集体出席金日悼念活动,规格空前。俄罗斯总统也致吊唁电,越南、古巴等社会主义大家庭成员也均是高调悼念。
    西方则截然不同。19号晚,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与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会晤后共同出席媒体见面会,穿着红色鲜艳夺目服装。当有记者问希拉里19日就金正日去世发表声明的中未使用哀悼一词,纽兰表示美方认为不适合用这一措词。
    在欧洲大陆,各国政要们对哈维尔逝世表示了极大关注,向哈维尔表达了崇高敬意。英国媒体对哈维尔的去世做了广泛报道,称赞他是导致柏林墙倒塌的东欧民运之父的其中一位。现任捷克总理内恰斯在接受捷克电视台采访时,称哈维尔是“1989的象征”,并说他“为这个国家作出了巨大贡献”。英国《卫报》文章评论说,哈维尔的国葬很可能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领袖、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参加。哈维尔给总统一职带来了在世界舞台上的道义权威和声望。哈维尔在东欧1989运动中的角色仅次于波兰的瓦文萨。哈维尔是1960年代那一代人中政治觉悟苏醒的其中一位。他的座右铭是:“真相与友爱必定战胜谎言和仇恨。”
      英国首相卡梅伦说:“哈维尔毕生致力于人类自由的事业。很多年来,共产主义一直试图粉碎他,压制他的声音。但是哈维尔,这位剧作家和异见人士是不会被噤声的。”卡梅伦继续说:“我这一代的人都将永远记住二十年前(捷克首都布拉格)温塞斯拉斯广场上的那些强大的场景。(在那里)哈维尔领导捷克人民驱逐了暴政,并帮助给我们整个欧洲大陆带来了自由和民主。欧洲将永远感恩哈维尔。今天他的声音已经沉寂,但是,他的榜样和他毕生奉献的事业将永存。”
      德国总理默克尔,曾经在东德长大,在共产主义崩溃的时候进入政界,她说她对哈维尔的去世感到“极大的沮丧”。默克尔给捷克总统克劳斯的信中说:“哈维尔对自由和民主的献身精神,与他的伟大人性同样令人难忘。为此,我们德国人同样非常感谢他。与您一样,我们为失去一位伟大的欧洲人而哀悼。”
      欧洲议会主席布泽克,是前波兰总理和团结活动人士,他在推特上写道:“哈维尔是天鹅绒革命和欧洲统一的代表人物。人们会非常怀念他。”
      哈维尔的主要政治对手,在2003年取代他成为捷克总统的克劳斯,称哈维尔是“捷克新时代的象征”。捷克外交部长施瓦岑贝格说,哈维尔“把尊严送回给捷克民族”。
      瑞典外交部长比尔特在推特上写道:“哈维尔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欧洲人之一,他提倡自由的声音为欧洲统一和自由铺平了道路。”
      奥地利总统菲舍尔表示,作家和人道主义者哈维尔是一位令人钦佩的伟大欧洲人。奥地利外交部长施平德莱格尔也形容哈维尔是一位“杰出的人物,一位不被强权收买的知识分子”。他说:“哈维尔的祖国和欧洲都应该感恩于他,哈维尔的道义权威远超越了捷克。他以献身精神和勇气,将捷克从共产主义中解脱出来,并引领它走向了欧洲。”
      邻国波兰,反共产主义的团结运动的创建人,也是前波兰总统瓦文萨称哈维尔是“为了民族自由和民主而战的伟大斗士”。这位1983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说:“(哈维尔的去世)是非常遗憾的事情,也是巨大的损失。他那卓越智慧的声音将被欧洲牢记。”
    美国总统奥巴马星期天在一份声明中称赞哈维尔“道德的领导力量”,并表示,他“以希望的精神活着”,这位捷克领导人的和平抵抗“震撼了帝国的根基”,并“暴露了共产主义专制理念的空洞”。
    这个世界又一次用事实来诠释了当前的世界决不是什么东风压倒西风,也不是势均力敌,而是西风压倒性地盖过了东风。风向标志最明白无误地传递了地球村居民的表情与信念、信息与事实——专制独裁不得民心,民主宪政大势所趋。
    中国作为朝鲜同病相怜的近邻,惺惺相惜的哥们,左右之争同样在对待俩人去世上截然不同。官方出于制度与意识形态的敌对思维,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日死亡表示惺惺相惜,对哈维尔辞世不置一词。而网上众多网民对哈维尔逝世几乎一边倒的深切怀念文章,对金正日专制独裁统治的深恶痛绝剖析,形成鲜明对比,显得极不和谐。民众观点文章更是径渭分明。毛左急先锋代表、金正日的铁杆粉丝,北大叫兽孔斜眼,又在第一视频网满口喷粪。针对不少对金家王朝专制独裁感同身受、表达不满的网友言论,他一如既往地泼口大骂是“王八蛋”。 以“民主小贩”自称的著名专栏作家杨恒均则表示:昨天哈维尔逝世,我们深感悲痛,今天金正日死了,我们表示祝贺,不是我们对生命不一视同仁,更不是漠视生命,而是我们更懂得了生命的价值与意义。有的人活着是对生命的污辱!
    一名叫棫芃的网友说:捷克前总统哈维尔走了,一个反抗压迫追求平等自由的英雄走了。给人们留下了无穷的追思和深切怀念;朝鲜前领导人金正日走了,一个世袭独裁专制的暴君走了,给人们留下了无数的反思和深刻教训。
    法国广播电台挑选刊登了中国大陆的新浪微博以及“墙外”推特上的部份网友对这俩人生前的不同评论。
    “金正日是一位谜一般的领导人”。美联社19日这样评价金正日的形象。《华尔街日报》19日说,金正日的生活是被过滤的,从他一出生,四周便围满对其父亲、朝鲜领袖金日成既敬又怕的人们,而当他本人掌权后,人们对他的态度也是如此。即使在朝鲜,虽然有很多关于金正日参观军事基地、考察厂矿企业以及出席文化活动的照片,但视频影像却很少,他的声音资料也从未在朝鲜以外的地方公开过。报道称,朝鲜民众只是在广播上听到过一次他的讲话。那是1992年,当时他在集会上说,光荣属于英勇的人民军。
    朝鲜12月19日宣布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17日在视察途中去世。消息传出,平壤民众痛哭的场面和日韩等国股市大幅下挫、政要一片忙乱的新闻同时出现在19日世界各大媒体的显著位置。在朝鲜,对最高领导人的宣传是第一要务,一切有关领袖的报道都是各单位政治学习的必修课。朝鲜官方一直称金正日为 “朝鲜人民敬爱的领袖,21世纪的太阳”。19日,朝中社发表文章对金正日的一生作出评价,“金正日同志为完成主体革命伟业奉献了一生”,“在我们的革命克服重重难关及考验的历史性时期,金正日同志的逝世是我们人民及全民族最大的悲痛”。
    洛杉矶时报刊文指出,在时代杂志刊登的金正日讣告中,这位朝鲜强人置自己两百万陷入饥荒的人民而不顾,从东京和意大利请来私人寿司和披萨厨师;虽然普通公民会因观看韩国或美国电影入狱,而他收藏的电影却有2000多部;即便失败的经济改革致使朝鲜濒临崩溃,却依旧执著于核武器开发…… 朝鲜比所有国家都更全面垄断资讯,比所有国家都更成功地对国民进行洗脑。比如,家家户户都有广播系统,而每天早上政府会通过广播叫大家起床,然后开始告诉你要爱国家爱领袖……电视上的主播,乃至于你的邻居,都不能表露真实的情感,每个人的灵魂仿佛是被一套神口的咒语所控制。
      台湾知名政治与文化评论人,现任台湾《新新闻周刊》副总编辑张铁志,在他的“哈维尔和金正日的信念碰撞”中写道:但无论如何,哈维尔与金正日两人都让我们更好地认识了什么是权力:前者教会我们如何面对与抵御权力,后者让我们看到权力如何被猖獗地放大从而吞噬了人的意义,并且让我们知道要如何警觉。
    而作为剧作家、异议者与总统的哈维尔念兹在兹的却是要唤醒人的价值,是要在政治中寻找道德。他追求的反抗不是去直接与政治权力冲撞,而是要求生活本身的多元和实现这些要求的基本权利。“生存的本质是倾向于多元多样和独立自治的,是转向人类自由和完善的”,他说,“所以,生活在真实中是人类对外力强加的反抗……是人类争取重新获得责任的意识,是一种明明白白的道德行为”。
      也因此,他批判的不只是政治权力的压迫,而是绝对的意识形态控制,因为以意识形态来实行的统治,把人的生活和历史变成僵化的理论和规律,从本质上扼杀和否定了生活的真实性。意识形态是一种封闭的、排斥性的信仰,它窒息了人生内在的多元经验和真实性,在人与社会的直接体验之间建构了一个代替真实世界的表象世界。这个表象世界最鲜明的标记就是一个个统治标语。
      没有比朝鲜更完美的例子去展露意识形态的绝对统治、展现这个空洞的表象世界了,在那里,彻底抹灭了个体生命的各种丰富的可能性。
      当然,哈维尔的分析对象是已经进入“后极权”时期的捷克,人们已经不相信意识形态的谎言,只是因为恐惧,所以假装相信。哈维尔笔下的捷克蔬果店经理贴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标语,是因为他们虽然不相信这些表象,但他们知道不贴就会惹麻烦。也因此,哈维尔呼吁人们从良心出发,去“生活在真实中”,追求自己的真实生活,让“真理的细胞逐渐浸透到充斥着谎言的生活的躯体之中,最终导致其土崩瓦解”。
      这就是“无权力者的权力”。
      然而,朝鲜的民众有这样的一个选择吗?还是他们其实已经自认为是“生活在真实中”,因为他们其实不知道那些只是统治者的谎言,他们也从不怀疑官方宣传的意识形态?
      我们当然无法知道真实的答案,因为那里是一个不能被探索的黑暗世界。
    但无论如何,哈维尔与金正日两人都让我们更好地认识了什么是权力:前者教会我们如何面对与反抗权力,后者让我们看到权力如何被疯狂地放大从而吞噬了人的意义,并且让我们知道要如何警醒。
      哈维尔给世人留下了《无权力者的权力》、《狱中书简》、《给胡萨克的公开信》、《论《七七宪章》的意义》、《给奥尔嘉的信》、《故事与极权主义》、《政治与良心》等闻名于世的著作。他曾说过:如果不去打碎极权主义制度的基本柱石,破除这种权力的根源及导致物质匮乏的原因即中央集权经济,便不可能推翻这个制度和重建民主。这些为人类社会寻求民主自由正义的格言,必将成为激励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民族一代代民众的思想觉醒,和寻求建立民主自由宪政社会的不屈斗志。
    朝鲜只有金正日的《正日语录》、《正日之歌》、《正日思想》存在。看看金正日是怎样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吧——
    平壤是世界上最现代化的大都市,可比美国那些资本主义国家美多了。有许多外国记者想来平壤参观辉煌的城市建设,都被我们一一拒绝了——金正日
    资本主义国家永远不可能建造出如此伟大的城市,中国的北京城市建设就是我们一手设计完成的。——金正日
    我明天就要出访中国了,这次是中国政府邀请我们,去援助他们的原子弹工程。他们自称上世纪70年代已经掌握成熟的原子弹技术,其实那是假的。——金正日
    美国也并没有研制出原子弹,那两颗扔到日本的所谓‘原子弹’只不过是利用大量的浓缩TNT炸药和特技拍摄效果的欺骗世界的产物,真正的原子弹技术在我们祖国。——金正日
    美国和欧洲的人民,每天都盼望着接触到主体思想的光辉,但大资本家不允许他们学习主体思想,他们只能在报纸上看到朝鲜在主体思想上取得的光辉成就。——金正日
    这个月的工作太繁忙了,世界的和平都需要我们朝鲜来维护,我们不能把其他国家的人民扔下不管啊!——金正日
    如果没有朝鲜人民,阿拉伯人民早就被美国和以色列的大炮消灭了。这么多年来,朝鲜一直给予阿拉伯经济援助和精神支持,给了阿拉伯人民反抗的勇气。——金正日
    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劳动人民往往被迫缴纳巨额上网费上网,从而实际上降低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在朝鲜,人民当然能够全部免费使用互联网。—金正日
    虽然我们国家的技术先进,但是世界和平的道路还很漫长,我们不能这么快就骄傲自满,要学会谦虚点、谨慎点,不然又会惹来其他国家的嫉妒了。–金正日
    金正日,哈维尔,俩人生前虽未谋面,也谈不上个人情感上的互相仇视,但他们大半生的信仰理念、所作所为,却注定是水火不容、冤家对头。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不会因他们离去而和解,交融,因为共产主义的幽灵还在继续打着特色的旗号在游荡,在泛滥成灾,特别是在东方这片古老的土地上。
    哈维尔魂灵已经在上帝的召唤中升入安详的天堂,金正日的灵魂何去何从,仍是谜团一样。2011-12-20日《朝鲜日报》报道说:金正日死因疑点重重 疑捏造时间和地点。北韩为何捏造事实?金正日或在官邸睡眠中死亡?
      一位消息人士说:“金正日很可能在寝室睡觉,所以贴身秘书不知道发生心脏休克或知道时已经晚了。”当天,当韩国国会议员们在国会情报委员会全体会议上问道:“是否在平壤的官邸去世?”,对此,元世勋表示:“这仅是谍报层面的消息,尚未得到证实。”
    韩国政府一位高层人士表示:“对于北韩当局而言,要想大肆渲染金正日为北韩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奋斗到最后一刻,那么‘在列车上去世’不失为最佳素材。与在官邸睡眠中去世有着截然不同的效果。”
      一位脱北者说:“目前北韩居民对金正日的尊敬已经跌到谷底,和金日成时期可谓大相径庭。当然,对于北韩当局而言,有必要对金正日的去世情景加以润色。”不过,韩国国家级研究机关的一位研究员则表示:“如果不是在列车上去世的事实暴露,北韩当局需要承受相当大的信任危机。北韩捏造死亡地点或时间,其损失比获利要大。”
    不是冤家不聚头。哈维尔和金正日相继离世,谁将配享永垂不朽,让时间历史来验证吧。世人已经并将继续对他们完全相反地盖棺定论,正义和邪恶也还将继续针锋相对。瞻望地球村,民主宪政的潮流虽然浩浩荡荡,但专制独裁也不时兴风作浪。从这个严峻现实事实上说,中国人民要想过上真正民主自由的生活,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行文之此,我还是引用国内著名诗人北岛诗那很著名的两句诗“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