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胡赛萌:主幼国疑,金正恩已踏上不归路

p110113101
胡赛萌,1988年生于皖鄂交界的大别山区,后求学于荆州,获工学学士学位,现在深圳从事行业媒体工作。工作之余偶有小文,奈何金盾高墙,只好流窜外网。不求闻达于庙堂,亦未想扬名于江湖,只求无愧于人之所以为人的最后底线。
邮箱:husaimeng@163.com

在金正恩掌权后的后金正日时代,年轻的他将带领朝鲜走向何方?会如众人所期待的那样,将带领这个落后封闭的国家走向开放和富强吗?

就我个人看来,朝鲜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实行改革,更不会走向开放。道理很简单,朝鲜不同于中国,尽管都是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社会主义政党垄断国家权力,但其权力的代际交替还是有很大不同,其统治的合法性来源也有所不同。

朝鲜国家通讯社朝中社19日发布消息,朝鲜最高领导人、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于当地时间12月17日8点30分去世。报道称,金正日是在前往地方视察途中,因身体及精神的过度疲劳而在列车中去世。

金正日死亡的消息当天一经传出,举世震惊,美、日、韩更是倍感突然。韩国李明博总统即取消当天计划举行的生日宴会立,迅速召开了紧急安保会议;本首相野田佳彦更是中止了其计划在当晚的街头演讲,急忙赶回首相官邸,立即成立了危机管理中心,并召开安全保障会议。随后,韩国总统李明博、美国总统奥巴马、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三人先后在电话里讨论金正日去世后的一系列应急对策,韩国军方宣布,全军进入紧急戒备状态,随时准备应对有可能发生军事事件。

独裁者金正日的死亡无疑是今年年底的一个特大事件,由于其爆发的突然性,更让各国措手不及,人们纷纷猜测后金正日时代,命悬一线的朝鲜独裁政权将何去何从,这个世界上最神秘、最专制的国家牵动着各国人们的每一根神经。年幼的金正恩是否能顺利掌管权力,朝鲜高层是否会发生大规模内斗和清洗,未来的朝鲜是走中国式改革开放的道路,还是继续实行残暴的专制独裁,亦或是效仿当年的东德,顺应时代潮流,积极融入民自由的现代文明……

由于朝鲜长期的闭关锁国,目前的种种猜测暂且还没有肯定的答案,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随着萨达姆政权的覆灭、卡扎菲的死亡,在世界民主浪潮的冲击下,朝鲜的金氏家族政权已经成世界上最顽固的独裁堡垒。在全球日益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当今世界,像朝鲜这样恶行累累的独裁政权绝不可能存在太久,否则便是对这个世界最大的嘲讽和亵渎。

如今,独裁者金正日突然暴毙,国际政治力量的某种平衡被暂且打破,向往民主自由的人们不禁对有留学西方背景的金正恩抱有些许善意的期待。有人认为,如今朝鲜当今内忧外患,在内部和外部越来越大的压力下,接触过民主自由的金正恩为了笼络人心、延续政权,或许会在掌权后启动改革,以改善朝鲜日益窘迫的经济形势和遭人唾弃的国际地位。

暂且不论这种善意的期待是否一厢情愿。就目前的状况而言,如果不出大的意外,金正恩的接班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至少在表面上他会继任国家最高领导人。据悉,在金正日的死讯发布后,朝鲜中央通讯便首次称金正恩为“伟大的继承人”,并赞扬金正恩为“我们党、军队和人们的杰出领导者”,由金正恩领导的“国家葬礼委员会”也随即成立。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内阁发表了《告全体党员、人民军官兵和人民书》,要求全体党员、人民军官兵和人民“忠于尊敬的金正恩同志的领导”,党和人民军队以及人民要保持团结。

种种迹象表明,朝鲜政坛对金正日的去世还是有一些准备,包括金正日本人在其去世前的一年多时间里也积极布局身后事。

从2009年5月6日起,平壤小学就开始教授《金正恩将军之歌》;2010年1月7日,朝鲜政府把金正恩生日定为国定假日;2010年8月26日,金正日携金正恩秘密访华,并向胡锦涛引见金正恩,证明金正恩的接班地位;2010年9月27日,金正日任命金正恩为朝鲜人民军大将,在随后的朝鲜劳动党代表会上,金正恩又被选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和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军权仅次于金正日,成为正式的接班人。

就在今年的9月份,金正恩确立接班人地位的一周年之际,他就已经开始接手部分党务、军务工作,并着手对军队进行改编,撤下了大批一线指挥官,换上了对自己效忠的青年军官,而此后,朝鲜居民家中也将会悬挂金正恩的肖像。

可以看出,金正日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早有察觉,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尽最大的努力扶幼子上位。如今的朝鲜军民在金氏家族所制定的一整套系统里生活了大半个世纪,早已适应并形成了某种惯性,在这种惯性当中,已经慢慢生成了一个顽固的强大的既得利益阶层。况且,金正日在死前也已托孤中俄,并为金正恩精心挑选了几位“辅政大臣”。因此,如果没有突发的强大的外部压力,朝鲜的政权交接班将会平稳度过。

然而,在金正恩掌权后的后金正日时代,年轻的他将带领朝鲜走向何方?会如众人所期待的那样,将带领这个落后封闭的国家走向开放和富强吗?

就我个人看来,朝鲜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实行改革,更不会走向开放。道理很简单,朝鲜不同于中国,尽管都是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社会主义政党垄断国家权力,但其权力的代际交替还是有很大不同,其统治的合法性来源也有所不同。

中国,是中共的党天下,在一党独裁的政治体制下,独裁制度所制造的累累罪行都可以推到党魁的头上,而这个制造罪恶的独裁制度却能轻易地逃脱惩罚。对于独裁制度所犯的罪行,中共能掩盖就掩盖,实在掩盖不了的就推到个别领导人头上,要么就强加到在权斗中失势的政治集团头上,从陈独秀到张国焘,由王明到毛泽东,再从林彪到四人帮,莫不如此。因此,曾经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中共至今仍然是宪法里规定的执政党,中共仍然可以大言不惭地自称“光荣、伟大、正确”。也正因如此,所以邓小平可以在文革结束后从容地进行改革而不至于让中共丧失执政党的地位,反而还因此加强了领导的权威及中共政权的合法性。

相比于党天下的中国,实行家天下的朝鲜则不同。金正恩的权力来源于父亲兼党魁金正日的钦定,先军政治的原则是金正日提出来的,而金正恩确定接班人地位的首个职务也是军委副主席。因此,金正恩统治的合法性来源于其父的光荣伟大正确,而不是在于朝鲜劳动党具有无比的先进性。倘若金正恩实行改革,必然要否定其父的部分政策,而在朝鲜的政治思想体系里,金正日是近乎神一样的领袖,是不存在任何失误或错误的。正因如此,朝鲜民众才能接受其指定的家族接班人。如若改革有损或动摇金正日的这种完美形象,那么金正恩统治的合法性也将不复存在。

简言之,对于中共所制造的制度性罪恶,有人可以顶雷,所以这个制度在修修补补之后还能维系一段时间;而朝鲜则不同,朝鲜的政权、家族与领袖高度融合,对于制度性的罪恶,是没有人能顶雷,作为领导人,要么彻底放弃独裁,实行民主,要么只能继续实行独裁专制,直到覆灭的那一天。

更为值得注意的是,后金正日时代与后毛泽东时代最大的不同在于高层权力斗争的残酷性和排他性有了较大的变化。

在毛时代,毛泽东为了搞家天下而发动文革,因为而得罪了大批党内老元老和军队统帅。因此,毛去世后,在党内元老和军队统帅的联合绞杀下,文革彻底破产,毛的老婆被软禁,侄子被投进监狱,一班亲信被一网打尽。新上台的邓为了收买人心,稳固权力,因而才不得已采取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

在家天下的朝鲜,其接班人早已确定,且高层权斗已没有中共毛时代的残酷性,并非你死我活的斗争。新上任的金正恩年纪轻、资历浅,急需党内元老的支持和辅佐才能稳住阵脚,而不需要像邓小平那样通过改革来凝聚人心。因此,初登大宝的金正恩断然不会冒险搞什么改革,至少短时间内,他不可能也不敢改变其父制定的一系列政策方针,而只能按既定的政策亦步亦趋。

更为重要的是,世袭的金正恩不但不会进行改革,为了证明自己革命的血统和无尚的权威,为了向党内元老和国内民众表明其父选择的正确性,他反而还会愈发坚定、过火地实施金正日之前制定的一系列残暴政策。就在今年年初,当他确立接班人地位时间不久后,他便开始了在国范围内的恐怖清洗,甚至发出了“要让全国听到枪声”的嗜血指令。

总而言之,对于邪恶而又无赖的朝鲜独裁政权,无论何种善意的期待都必将落空。尽管朝鲜目前内忧外患,主幼国疑,但其独裁嗜血的本质不会改变,新上台的金正恩必将奔其父的后尘,用朝鲜民众的鲜血和眼泪养肥自己日渐庞硕的肚皮,并把朝鲜韩国几千万人民作为人质,继续讹诈世界。

用中国军人鲜血浇灌、中国民众汗水饲养的朝鲜独裁政权,无恶不作,反复无常,翻云覆雨,对内残害民众,对外耍赖讹诈,动辄拿核武和几千万韩朝民众的生命来威胁世界。对于这样的一个残暴到骨子里的政权,我们还能抱有什么样的期待呢?如果国际社会还要一味地纵容迎合,那么,我们就成了罪恶的合谋和帮凶。国际社会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对这个嗜血、好斗的独裁政权施压,致力于朝鲜国内民主势力的发展壮大,唯有如此,半岛和平才能真正降临。

从长远的历史层面上看,我们甚至以断定,自从金正日死后,其接班人金正恩就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在后金正日时代,面对日益强大的国际压力和危机四伏的国内局势,金正恩面临着进退维谷的绝境,他无法像邓小平一样启动经济改革,更不会效仿蒋经国启动政治改革,他唯一能做的只是通过既定的政策来使这个已经摇摇欲坠的独裁政权苟延残喘。对于他而言,倘若启动改革,那将是自掘坟墓;如果固守独裁,那么必将是坐以待毙。因此,当金正日被死神带走的那一刻后,年轻的金正恩就已经踏上了一条黑暗而孤独的不归路。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