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世界报:勇敢的乌坎人愤怒了

p111218103

本周一,村民们获知43岁的村民代表薛锦波在羁押中死亡。官方解释说,他因心脏病发作而死,只让家人看一下尸体,但不让照相,也不肯归还尸体。据家属说,薛锦波身上有青紫和被勒的痕迹,手指甲深陷。因此,他们坚信薛锦波是被酷刑折磨致死的。乌坎全村集会,为薛锦波举哀,村民们举起了拳头。

今天法国各报重点不同。解放报说,经济衰退是总统大选的陷阱,分析这样的局势对哪个候选人有利;费加罗报是一艘货轮因暴风雨在西海岸搁浅和巴黎与伦敦就修改欧盟条约打口水战;今日法兰西报说,由于暴风雨、即将下雪、机场安检人员罢工,法国圣诞假期在大混乱中开幕;世界报头版说,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被判刑具有历史意义,并在社评中指出,司法不能碰在任的总统是不正常现象,需要改变。世界报还在第23页刊出该报驻中国记者佩德罗莱蒂(Brice-Pedroletti)来函,介绍中国广东乌坎村民的抗争活动,题目是:勇敢的乌坎人愤怒了。

乌坎人举起愤怒的拳头

这个报道说,乌坎的全体村民聚集在一起,有穿制服的学生们,有穿T恤衫的老太太,有戴帽子的老先生,还有表情坚决的母亲们,他们都举起愤怒的拳头,打出“血债要用血来还”的标语。

几天来,广东陆丰的乌坎村被警察封锁起来,但是与其他这类冲突一样,乌坎村抗争的消息和现场照片几乎同步在互联网上传播,并在社交网站引发热烈讨论。

世界报说,由于中国媒体对这一类新闻几乎不报道,加上当局对微博管制越来越严,网上的议论也越来越尖锐,越来越政治,对当局越来越不信任:

12月15号就有个网民在微博写道,“今日,我们跪着用笔说话;明天,我们站着让子弹发声!”。

真正的外国强权是共产党

世界报说,几天前,广东当局警告乌坎村民不要被外国势力所利用。这个古老的阴谋论引来一大片挖苦和嘲笑。有网民表示,“他们说的是什么外国势力干预?民主是社会发展潮流!…应该把中国还给人民,把唯一的,真正的外国强权,也就是共产党,赶出中国去。”

网上围观是有效武器

共产党各级干部大都习惯于远离批评,用“维稳”原则和相应手段,闭门管理社会危机。他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网上“围观”公民行动的深远影响力。这个“围观”意味着一旦出了什么事,全国网民都会警惕地盯着看。中国网民一有机会就会拿出这个厉害而有效的武器,而现在这样的机会很多。

信任危机达到顶点

围观现象凸显中国的信任危机已经达到顶点:政府官员和代表当局的一切都受到人们的质疑。官方发言人或调解人,不管说什么,只要是代表官方的,大家就一个字都不相信,乌坎村事件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乌坎事件凸显了政府的治理偏差,中国农村这样偏差更严重,因此农村人比城里人更倒霉。

世界报说,乌坎事件与中国很多同类事件一样,也是因为好几十年不下台的共产党地方官员贱卖土地,贪污腐败,滥用权力引发众怒。乌坎村民在多年请愿无效后,今年九月再次示威,要求当局公正解决问题,但一些村民遭到警方殴打和抓捕。于是,愤怒的人群抢了村政府,烧了警车。

打倒独裁 追究贪官

今年11月,乌坎数千村民再次示威。这一次,村民们递交了申请,并自己选出维持秩序的警卫人员。示威队伍一直走到陆丰市政府,打出“打倒独裁”、“追究贪官”、“还给我们权利”等标语。这次乌坎人组织良好的游行示威曾让中国一些评论看到希望,以为当局又重新宽容集体请愿活动。

乌坎村民在陆丰市政府门前静坐。陆丰市长一个小时后出来承诺要调查侵占土地问题和一个港口管理公司污染海洋问题。

于是,乌坎村民选出13名代表与当局谈判。但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凌晨,便衣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逮捕了这些人。

村民代表羁押中死亡激众怒

本周一,村民们获知43岁的村民代表薛锦波在羁押中死亡。官方解释说,他因心脏病发作而死,只让家人看一下尸体,但不让照相,也不肯归还尸体。据家属说,薛锦波身上有青紫和被勒的痕迹,手指甲深陷。因此,他们坚信薛锦波是被酷刑折磨致死的。乌坎全村集会,为薛锦波举哀,村民们举起了拳头。

乌坎要不惜一切战斗下去

薛锦波死后,官方立即组织另外几个村代表的家属去探望羁押中的亲人。这一次活动由官方录像,并下令广泛传播。这个官方的录像显示:被探望者说他们受到优待,并嘱咐家属“要听政府的话”。

但这个用“粗针白线”缝起来的策略并没有起到预期效果,现在乌坎全体村民更加坚信:他们的亲人在拘押中受到酷刑折磨。他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地战斗下去。

(古莉/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