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乌坎村民:我们实在是太怨了

p111218102

中国广东陆丰乌坎村民抗议非法征地活动依然继续,周五全村村民为被警方拘押期间突然死亡的村民代表薛锦波举行追悼会,要求当地政府将死者的尸体归还给家属,周六,村民们在为继续活动自愿捐款之后,再度举行示威。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通过电话向本台详细介绍了村庄目前的状况以及示威抗争活动的前后经过。这位村民说,我们实在是太怨了。希望媒体能够准确地报道乌坎所发生的事件。

法广:今天你们的捐款的目的是什么?

村民:是为了继续活动下去准备经费,那些在村口维护治安守夜的村民需要食品以及被褥地物资。另外,也必须援助那些经济上需要帮助的村民。

法广:许多境外媒体以及网上都报道说乌坎村被警方严密封锁,这些消息确实吗?村民出入自由吗?

村民:对,村民出入极不自由。现在乌坎的主要出口通往东海镇的道路被警方严密把手,管得非常严。村民要出村也要结果村民委员会的批准。如果没有特殊的理由不得离开村庄。

法广:乌坎村民的示威抗议事件目前已经闻名全球,西方媒体千方百计地潜入乌坎采访,中国国内媒体到乌坎采访的人多吗?

村民:有,九月份的时候,南方报系的记者、广东电视台以及广东电台的记者都到乌坎采访,但是,他们的报道不不符合事实,他们只是报道我们示威抗议,烧毁警车,打砸设施,但是,他们没有报道我们为什么要示威抗议。前几天,凤凰电视台与香港电视台报道得还是挺真实的,他们从头至尾综述了我们示威抗议的原因。

法广:你们昨天为薛锦波举行了追悼会,村民要求当局将薛锦波将尸体交还给家人,当局拒绝交还,他们怎么解释呢?
村民:政府并没有回应为什么,只是强调是自然死亡。有消息说,官方要给死者家属一千万元的补贴,但是,家属不愿意接受金钱。

法广:您是说村民与政府正就此事谈判。
村民:我们解决认为薛锦波是被打死的,但是政府一定要我们承认是心脏病死亡。

法广:居然官方声称是自然死亡,并且由法医开出证明。那么,为什么不把薛锦波的尸体公示于众,使村民心服口服呢?有消息说,薛锦波家属去看尸体时,当局不准他们拍照,这是真的吗?
村民:对,他们去认尸的五个人被禁止携带照相器材。所以,我们村民坚信薛锦波不是自然死亡,他此前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被关了三天就死亡,实在太令人怀疑。所以,我们一定要当局归还尸体。

法广:你们目前最迫切的要求是当局归还尸体,其次是归还土地,还有什么别的诉求吗?
村民:我们的第二个要求是收回所有被变卖的土地。第三个要求政府给在九二二示威活动中被特警打伤的村民给予积极赔偿。那一天有许多小学生和老人被打伤。我们坚决要求他们赔偿。

法广:广东省政府已经罢免了乌坎村的两名村官,村民为什么还要继续抗议呢?
村民:因为这两名贪官虽然被罢免了,但是,当局没有给我们回应是否将土地归还给我们。我们为了土地赔偿的事情已经要当局反应了要多年了,2009年就有人到广州去上访多次,但是,当局多次欺压蒙骗我们,说什么马上就解决了,但是,但今天依然没有得到解决。我们已经等待得忍无可忍了。目前村民理事会正与政府方面谈判,即使村民理事会同意了,还必须获得村民的表决,因为,如果村民对赔偿费的金额以及归还土地的面积不满意,你们,谈判还将继续。

法广:村民理事会是由村民自己选出来的吗?
村民:对,是我们自己选出来,我们还有一种代表制,那就是我们全村有47个姓,每个姓派两个代表。

法广: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村民:乌坎村需要外界了解乌坎发生的事情,我们要告诉外界我们多次遭到政府的欺压,多次买卖土地都没有获得我们村民的同意。我们仅仅只是捍卫自己的利益。政府每次都欺骗我们说马上会解决,但是,我们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抓走了我们的代表,还使我们的一名代表不明不白地死于狱中。我们村民实在是太怨了。希望媒体能够准确地报道乌坎所发生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