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颜昌海:台湾归来,他哭了……

p091014102-1
颜昌海。

美媒报道,最近当被看好的台湾现任总统马英九竞选连任的选情并不像原先想象的那样顺利时,北京对此突发情况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而美国的主要媒体也开始将目光转向这场即将于下个月到来的大选。“华盛顿邮报”报道说,台湾大选选战双方突然发生势均力敌的状况给北京敲响了警钟。“中国的主要决策者们已经被与邻国因领土争端以及面临美国宣布重返亚太地区搞得焦头烂额,现在因突然发生的意外新原因感到惊慌:下月台湾总统大选的结果并不确定。”报道说,2008年上台的国民党总统马英九是北京政府比较喜欢的候选人,在他主导下台湾与大陆建立了较热络的关系并实现了经济上的直接联系,但是台湾最近的民调显示“为连任他正处于一场艰难的选战中。”数月来,这场选战被预计马英九会轻易获得连任。

台湾最近的民调显示,由于宋楚瑜分走了原本支持马英九的票源,使得国民党候选人马英九与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之间变得旗鼓相当、势均力敌,有的民调甚至认为蔡英文的支持率已经超过马英九。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报道把马英九选情吃紧归咎于他对大陆方面过于迁就。报道说,马英九建议签署两岸和平条约触发了不希望改变“现状”的选民的恐惧,并导致其在民调中落后。

而“华盛顿邮报”也认为,马英九因选民认为其朝着中共政府迈出的步伐“太接近太快”而使其选情受到伤害。记者里奇伯格在北京写的这篇报道说:“尽管对这一选情的转变显然很关切,但北京当局看上去不确定如何加以回应。”报道说,中国领导人和其他中国人很明显表现出他们不喜欢民进党总统候选人、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但是中国领导人也很怕任何露骨的干预可能在台湾选民中引起反弹。”报道说,“这意味着分析人士认为中国不可能再重复挑衅性的导弹试验或中国总理朱镕基2000年的警告。当时朱卤莽地警告台湾人不要‘冲动地去投票’”。与此同时,台湾大选被广泛视为是对马英九缓和与中国关系作出努力的全民公决。美国政府很支持马英九的政策。被认为主张台湾独立的前台湾总统陈水扁执政期间推行的政策,曾将美国置于十分被动的地位。

“华尔街日报”说,“分析人士说美国官员可能会通过一些小事情帮助马英九,比如加快正在进行的为台湾访美免签证作出的努力,同时又要试图避免看上去像在干涉岛内事务。”台湾政府一直努力促使美国为台湾提供台湾人访问美国免签证的优惠。此刻中国对蔡英文民调选情提升的主要回应看上去是在做一种代表马英九的地区性投票动员,鼓励住在大陆的1百万台湾人返回台湾为马英九投票。一家准政府级别的台湾人联谊会为住在大陆的台湾人回台湾参加大选投票提供打折往返机票。报道还说,一些官员和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学界人士已经悄悄地警告当局,如果蔡英文当选灾难紧接着就会发生。

有几位分析人士指出,民进党蔡英文如果获胜将标志着中国国家主席的挫折,他的关键遗产是改善了两岸关系。但是观察家也说,由于中国2012年中共18大,最高层将把权力转移给新一代领导人,因此北京当局可能不愿意采取包括军事对抗在内的任何可能有损这一权力改变的步骤。中国人民大学国际研究教授金灿荣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说,“由于他们的换届降临,因此高层领导不愿见到任何两岸关系中的发生困难。虽然他们想做些事情去影响选票,但他们不敢做任何事情,因为他们害怕出现反弹。”金灿荣说,两岸关系紧张的唯一获利者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因为出现新的可能的对抗时军费预算就可以扩大。

而在台湾,陈水扁的儿子陈致中和国民党悍将邱毅举行电视辩论,双方在“国仇家恨”,陈水扁有罪无罪,蓝绿执政谁好谁坏等问题上唇枪舌剑。台湾媒体称之为“爆料天王PK复仇王子”。几天前,陈致中的辩论会海报上写着“台湾本土军战中国马家军”,“国仇家恨一次算清楚”。这次辩论第一个议题就是为“国仇家恨一次清”定义。陈致中表示,国仇就是国民党、马英九政府对陈水扁的司法迫害,陈水扁案是政治追杀。邱毅表示国仇就是陈水扁贪污,吴淑珍和陈致中帮助洗钱。邱毅指责陈致中说:“他一样可以拿着大量的金钱,可以选议员,可以选立委,高高兴兴,快快乐乐。他说到家恨,他的家恨在哪里?国仇家恨,是中华民国所有的国民要向扁家要的帐。”邱毅要求陈致中把扁家在海外的价值18亿7000万台币的财富交还台湾。而陈致中表示,海外政治献金已经汇回特侦组,可以接受法官检验,但问题是法院和检察署“是国民党开的,台湾司法已死。”

在陈水扁是否有罪的问题上,陈致中坚称,陈水扁无罪,所以谈不上特赦。陈致中还说国外不少人与媒体觉得有关审判不公平,并表示国务机要费是历史共业。意思是在历史上有关人士的共同做法。而邱毅反驳说,陈水扁执政时,扁家不少私人支出也算国务机要费,这是贪污。

邱毅说蔡英文在宇昌投资案上利用职权“自编、自导、自演、自肥”。经济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刘忆如拿出的一份资料显示蔡英文在2007年3月她还是行政院副院长时就参与私人公司了。但后来刘忆如又道歉,说那份资料上所注的日期弄错了,其实那是8月份的资料,而在8月份,蔡英文已经不担任政府职务了。对此,陈致中对邱毅说:“8月,移花接木到3月,这小小的数字,大大的关键,涉及到移花接木,伪造文书。”陈致中要求邱毅为所谓的抹黑蔡英文和乌龙爆料向全国观众道歉,也为马英九没有实现当初的某些竞选承诺而道歉。

台湾网民评论道,陈水扁贪腐当然要惩罚,要追讨其不当财产;但中国来的国民党从台湾人民手中搜刮的无数党产,国民党至今拒绝归还。

最近,有大陆网民“nbrhww”到台湾旅游。台湾归来:他哭了。

“nbrhww”去了四个城市。台北、台中、新竹都是大都市;花莲是小城市,大约相当于大陆一个县城的规模,人口约不超过十万。但不论大都市还是小城市,给他第一个感觉就是干净,真的实在太干净了,地面上几乎一尘不染。在台湾七天,皮鞋没擦过,出去什么样回来基本什么样。第二个感觉,学校实在太好了。学校没有围墙,象个大公园,他们去了台中里的一所普通学校,大约相当于大陆一所中专或专科学校,其图书馆却大约相当于大陆一个省级图书馆的规模,校园的环境,绝对比大陆任何一个公园好,校园有公共汽车,不要钱,招手就停,也从来不问乘车人的身份。最让他震撼的,是学生宿舍,绝对相当于大陆三星级宾馆的水平(据大陆一起去的人说,比大陆绝大多数三星级宾馆都好),一进门,就是地毯,走廊上全是沙发,学生公寓两人一套,一个大起居室,两个小卧,一个卫生间,全是地毯,面积大约在五十平方左右,学生公寓设备非常齐全,从各种小吃到超级市场到烧烤,全部能在公寓里买到,水、电、热、房租(压根就没有房租的概念),全免费,很多学生公寓卫生间里的灯已经开了五六年,一分钟都没关过,因为不要钱,水是热水和冷水,24小时供应。

台北的民主纪念馆和中正纪念堂,面积之大令人难以想象,尤其是民主纪念馆,12个小时不停地走,只逛了一半左右,汉白玉和镀金的雕塑(镀的都是纯金,有些就是真金),成千上万,保存得非常好,相比之下,故宫就象个大农庄,真的,以前说故宫是世界第几大奇迹,和人家比起来,真是太阴暗,太狭窄了。故宫和民主纪念馆的建筑年代相差并不远,但人家已经可以建造几百个绝不重复的喷泉和宽畅到令人难以想象的饭厅,只要去过这两个地方不存偏见的话,文明的差距一目了然。

台湾人的福利非常好,水费全免,电费非常便宜(每度大约相当于零点几分人民币),天然气很多地方都全免,冬天的暖气基本也相当于不收费。每个台湾人,只要成年而且有正式工作,都由政府分配一套度假别墅,可以终身享,死后由政府收回。医疗全部免费,而且是百分之百免费,只要是台湾户籍,全免,一个新台币都不收,所有的病,全部的人,没有任何例外。教育,除了私立学校以外,全免,无一例外,无任何一所学校例外。当时他们问,假如有学校乱收费呢?对付呆了半天说,不清楚会怎么处置,因为没发生过这种事。

去之前听说台湾警察非常腐败,对大陆人不友好,黑社会盛行,等实际到了台湾,感觉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台湾警察非常有礼貌,非常友好,除了不会说普通话。他们在台北问过一回路,一个警察非常仔细地听他们说了半天,但他听不懂上海话,当然更不懂昆山话,但他依旧非常耐心地听,没有一点耐烦的样子,最后弄清楚他们是大陆人,于是马上和警察局联系,最后联系了新华社台北办事处,问他们需要什么帮助,并说,假如不能确定,可以先去警察局休息。

台湾人的素质之高,令他们这些大陆人真的感到非常惭愧。在台北,根本不需要打车,只要一招手,就会有车停下来,坐上就走,有些收钱,有些不收钱,收钱的也便宜,因为台湾的城市都非常大,台北有很多人都兼职当出租车,政府从来不管。当然,很多人是真心帮助你,不要钱,而且有时候你去的地方和他不同路,他还会为你绕一下,车自各种各样,有林肯,有拉达,也有丰田,什么车都能打到。

台北的地铁,深大约有一百米左右,共四层,电梯上人们都自觉地站到右边,左边经常空无一人,后来才发现,左边是应急通道,是供那些有急事的人临时使用的,偶尔会有人急匆匆地从左边跑过,不论多么挤,人们都要留出一个通道,非常自觉。

台北的自由广场,原本以为非常大,结果一看,连天安门广场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太小了,自由广场的总统府也可以随便进,游人可以随意地拍照游玩,没有人来干涉,只是有一幢办公楼,只能去到隔着一条街的地方,有红线,一过去,就有人吹哨子,提醒你不要过街(但没有警察过来),那条街大约六七米宽,连声人行道也就十米左右吧,经过询问才知道,那是总统办公楼,马英九的办公楼就在二楼,每个人都能看见他办公室的窗子,距离普通游人的直线距离不过十五六米,当时他们开玩笑说,力气大些的人估计都可以把手榴弹丢进去。 自由广场侧面有一幢白色小楼,很小,有个闽南语叫什么楼,比较拗口,没记住。这里是吴伯雄的办公室,这里的管理就更松了,游人可以直接上到楼梯,只有一个警卫,绝对不来管你,只要你别进到大门里面去,但是也很少有人去,台湾好象对此并不感兴趣,只有一些外国游客去照相,台湾导游说吴伯雄很随意,台北人时不时都会看到他去上班,走自由广场的一个侧门,没有警车开道。

台湾的城市街道都非常宽,城市一般限速都是八十公里左右,但行人从斑马线过马路非常安全,有红灯的地方,只要红灯一亮,车子绝对停住,不管有人没人,没红灯的地方,只要你从斑马线一过马路,车子离你非常远的地方就开始减速,你只要一犹豫,司机就会非常友好地朝你挥手,让你先过,态度非常和蔼耐心。这个现象他在几个城市都试过。他们回来的时候,因为去赶飞机,到乘车的地方要过一条马路,斑马线有点远,有人建议不要绕,直接过去,当时马路上没有车,但台湾导游坚定地说:宁可误了飞机,也要走斑马线。

台湾人非常尊重妇女,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你是乘车还是在街边休息,只要女的一过来,男的全部起来让坐,无一例外,最典型是在公交车上,只要女的一上来,全部男人都条件反射试的站起来,从小学生到白发苍苍的老人,马上全部站起来,坐一次公交车要站起坐下很多次。台湾人每个人好象都带着垃圾袋,擦脸的吃剩的反正只要不用的,全部放垃圾袋里,一遇到垃圾桶就丢进去。台湾很多地方不能抽烟,在一些商场或公共场所,都有一些水缸一样的烟灰岗,男男女女一群人围着抽烟,非常自觉,导游说就连台北的市长议员,都要到这里抽烟,因为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抽,大家都很坦然,没什么怨言。

台湾很多地方都有排队现象,台湾人对排队习以为常,非常瘦纪律,没有一个插队的。在孟买夏宫,因为限制人数,所以要排队,大家都非常自觉,耐心地等着,而且每个人排每个人的队,几个小时,非常安静,很多人拿着书在看。在中正纪念堂里,有很多雕塑是不能用手摸的,这些雕塑旁边有些有人守,有些没人守,他观察了一下,没有一个人去摸。当时有一个纯金的雕塑,他们以为没人,就伸手去摸,刚一触摸到,就听见哨子声(很奇怪,台湾很多地方都喜欢用哨子),他们才发觉有个老兄嘴里含着哨子,警惕地看着他们。后来他们发觉,这位老兄实在很机械,假如你作势去摸,但没摸到就停住,他就只是盯着你,不吹哨,他们试了几次,都是如此,最后大家都笑了,旁边的那些台湾人也无奈地笑了(但绝对是善意的,没有丝毫的敌对态度),他们也不好意思再逗他了。

台湾有两样东西很多,二战纪念馆和国父孙中山雕塑,台湾人结婚都要去二战纪念馆献花,并在长明灯前默哀,而且台湾法律规定只有新人才能靠近长明灯,其他人不能靠近,台北的二战纪念馆规模宏大,最醒目的是,里面刻满了战死者的名字,每个战役都很多油画来表现,旁边的拄子或墙壁上全部密密麻麻的名子,从将军到士兵,没有任何区别。国父孙中山雕塑则让他很奇怪,他原来以为都被撤除了,问导游,他说确实拆了很多,但也保留了一些,他问为什么要保留,他说因为台湾还有很多人喜欢他,他们就不希望拆除,这些人的权利必须得到保障,“这很奇怪吗?”他反问。民进党每年都有人提议把国父孙中山的雕塑迁走,但每年都迁不走,因为总有很多人反对,每年都有人到广场示威,反对迁走,示威的人不但有老人,国民党员,也有学生甚至还有歌星,比较有趣的是,很多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也来示威,反对迁走国父孙中山雕塑,而且人很多,比台湾人还起劲,说这是全人类的遗产,不能由台湾自己说了算,民进党政府通不过,民进党也没办法。

台湾人身体非常好,很多白发苍苍的老人,走路非常快捷。台湾的学校、医院、法院都没有退休制度,都是终身制,只要你自己愿意,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没人赶你走。

台湾街上最有特权的人,是孕妇,只要孕妇一出现,那场面,绝对象大陆的领导出巡,人们纷纷往路两边让,还不停地小身提醒,听导游说孕妇在台北确实是特殊人群,只要她愿意,随时有警车为她服务,一个新台币都不收。

美国、台湾明年政府都要换届,现在的执政者都要向选民交出成绩单,让选民检验,是否还让你继续执政下去。大陆执政党党明年也要换届,虽然因为“一党专政”的原因不必交出成绩单,但是执政的好坏,会关系到未来社会的稳定,这关系到共产党的统治。

在大陆,正常的人们和愤青、五毛之间的对话是艰难的,没有“制空权”。原则说:热血或理性,不论你属于哪一种,都绝不需要“制空权”,平等就行;可是一方有权不让你说,就只能憋死。“死一个大一点的领导,就会有无数花圈。而死了多少个百姓,只有不停的和谐。死一个大一点的领导,就会说全国哀痛。而死了多少老百姓,也不会有句道歉。死一个大一点的领导,就会有高规格下葬,而死了多少个老百姓,只有冰冷的数字。死一个大一点的领导,就有不停的表彰,而死了多少个老百姓,只有渐渐地遗忘。”这是葛优说的;但有论证说不是葛优说的。反正不管是不是葛优,不管是不是事实,葛优都是浮云,封的都是神马,所以微博封了。某人叫屈说,他最近在“新浪”和“腾讯”两个新开通的微博,发表了关于1958至1961年,中国大饥荒饿死三千多万人的信息,以及批评控制网络及制造文字狱等话题,被封了。网民就回应:别叫屈了,毛泽东、刘少奇的话都被封,何况你啊!

中国大陆是一个培养违法法官速成的国度,那些揣着电玩,聊着QQ,一脑门子伟大主义的孩子,不需要学习宪法,只要感觉有人对党和主义不恭,就立即判决,而且判决、送达、执行都在秒杀中进行。人们总爱说自己是龙的传人,谁知道蛋在红旗下,竟变成了跳蚤。

总部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2010年全球新闻自由度排名,在178个国家当中,中国大陆居第171位。“无国界记者”组织说,尽管中国大陆的媒体和互联网活跃,但新闻审查和压制仍持续不断,尤其是在西藏和新疆问题上。在该组织2009年调查的175个国家中,中国大陆位居第168,也是倒数第八。报告说,除中国大陆外,亚洲的其它三个共产党统治的国家朝鲜、老挝和越南排名都处于倒数15名以内,分别为第177名、第168名和第165名。

而美国新闻自由度排名第20,香港排名34,台湾位居48。

报告说,在亚洲国家和地区,日本、香港和台湾的新闻自由度有所改善,与去年相比排名均上升。排名前五的分别是芬兰、冰岛、荷兰、挪威和瑞典。排名垫底的是非洲东北部国家厄立特里亚。阿富汗(147名)和巴基斯坦(151名)因伊斯兰武装组织的行动导致本国排名靠后,自杀式袭击和绑架让记者在这些地区工作面临困难。不过伊拉克的新闻自由度从去年的第145名上升至130名。这与当地的安全角势稍有改善有关。

官媒曾得意的宣称,中国大陆的博士数量已经超越了美国,可是在近50多年中,美国有100多位科学家获得了80多项的诺贝尔科学奖,而中国大陆在这62年中却是一个也没有。在科学界,中国大陆人没有发明创造,但并不影响中国大陆人使用和享受别人的发明创造,中国大陆有网民3、4亿人,无论如何这都是件大好事。发明创造的目的就是为了造福人类,推动人类的文明和进步,但在中国大陆,由于有了权贵团伙霸占公权力的这个特色,于是国情也就有所不同了。这个不同之处又在哪里呢?几个身在北美的中国大陆的专家先生们利用网络开了一个论坛,设置的论题是21世纪属于中国,其论证论据倒是很简单,只是强调中国大陆是个新兴的经济体,使用的数据都是大陆权贵报出来的,水分极大、且又相互矛盾的数字,然后就得出了一个伟大的结论,那就是21世纪里,能够得到世界魁首的地位的非中国莫属了。至于世界信不信倒还在其次,关键是中国人信不信。生于斯长于斯的中国大陆人现实的感受和体会又是如何,是否感觉到了国泰民安,是否生活的悠闲富裕轻松愉快,是否切身感到了自己的生活在前年就已经优越过了德国,去年又优越过了日本,今年的优越成度已经接近了美国,那么明后年是否就优越过了美国。至少,大陆人是不是能感到自己优越过同为一个中国下的台湾人?!

想到这些,每一个良知未泯的大陆人,都不会不哭。

评论

  • 匿名 说:

    ““nbrhww”到台湾旅游”这一段太恶心了,是用网络模板生成的。类似的还有到法国、到波兰什么的。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