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单仁平:艾未未是中国崛起的受益者

p110406102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先生。

中国在世界的战略地位,特别是中国近年的快速崛起,是艾未未等对西方政治价值的根本来源。换句话说,艾未未们同样是中国崛起的受益者。

中国崛起的副产品已经是世界范围内最有价值的,这的确很有趣。但艾未未们不可能左右中国的命运,他们终将被证明是浮在中国崛起历史大潮中的泡沫。

年底回望,2011年大概称得上是艾未未等中国“异见人士”收获的一年。艾未未虽然吃了官司,但在西方名声大振,各种奖项纷至沓来。近日刚出炉的美国《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评选,艾未未又名列第三。在刘晓波去年刚获诺贝尔和平奖之后,艾未未又登上可与刘比肩的西方荣誉巅峰,这是在非西方名流中从未发生过的奇迹。

艾、刘是有个人人生付出的,刘尤其是。还有胡佳,等等。但他们从西方得到的回报,是过去几十年中非西方小国的“异议人士”不敢想的。时代使他们站在了西方与中国战略博弈的特殊位置上,他们既不像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反体制者那样孤独、有生命危险,也不像小国的政治不合作者那样被西方轻视。

中国在世界的战略地位,特别是中国近年的快速崛起,是艾未未等对西方政治价值的根本来源。换句话说,艾未未们同样是中国崛起的受益者。

当然,就像主流社会的人们从对外开放中受益程度不均衡一样,“异见人士”们也苦乐不均。

艾未未是那个圈子里最受人羡慕的之一。艾被拘押的时间只有几十天,但西方给他的荣誉把他一下子变成了全世界的大名人,他的艺术品价格翻番向上涨。他在拘留所每蹲一天,都为自己储蓄了难以计算的财富,以及各种可以随意兑换的资源。

至少艾未未本人从中国崛起中的获益,是普通中国人无论如何得不到的。他是中国崛起大潮中“最幸运的”之一。他在美国没混出名堂,1993年回国时普普通通,后来很长时间里搞行为艺术还是普普通通,只是近年参与“反体制”,创造了次流艺术因与政治结合而“大放异彩”的成功“旁门左道”。

西方政界和艺术界对艾未未的追捧都很惊人,这个至少在中国艺术界至今颇受争议的人,在西方被当成了有成为达·芬奇、毕加索潜力的“大艺术家”。中国一直苦于出不来世界级的“大家”,现在却来得全不费功夫:艾未未的“崛起”竟比中国崛起还“猛”。

其实艾未未的“崛起”和中国崛起就是密不可分的。如果中国是小国,或者如果中国没有迅速崛起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他很可能什么也不是,他造的“瓷瓜子”不会有几个老外买。那样的话,中国也不会出两个反体制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更不会在刘晓波得奖的第二年就出艾未未这样的世界级新星。

中国崛起是中国几乎所有人的福祉,包括拆除中国体制的主张者。这样的主张很难实现,但它集合了中国内部的一些不满,并且符合外部力量遏制中国的愿望,因此它的价值像在股市上一样被放大。

这是一股“巧劲”。中国必须强大,还应有一些问题,有把中国“扳倒”的依稀希望,才会有西方推动艾未未们不断出现的历史必要。艾未未的利益,就是在“中国强大”上做巢,在中国与西方的博弈中应势而动。

中国崛起的副产品已经是世界范围内最有价值的,这的确很有趣。但艾未未们不可能左右中国的命运,他们终将被证明是浮在中国崛起历史大潮中的泡沫。

(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