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东方日报:一村尚难治 何以治天下

p111216102

汕尾乌坎村维权事件不断升级,令广东形象一再蒙羞,连累省委书记汪洋在十八大的政治行情。小小一个乡村尚且难以治理,又谈何治理十三亿人的泱泱大国?

乌坎村事件自九月爆发之后,广东当局对村民软硬兼施,无所不用其极,先是通过谈判,将村干部免职,部分响应村民要求,期望化大事为小事。当村民万人和平示威后,当局又将矛头对准所谓「境外敌对势力」,将内部矛盾转化为敌我矛盾,扣押村民代表,军警封村。

村民代表薛锦波惨死黑狱,当局又假惺惺声称要「独立调查」、「独立尸检」,但却不敢将薛的尸体交还给民众,同时又继续派出上千军警封堵村民上街,断粮断水断电断气。「独立调查」还不是自说自话?「独立尸检」又岂有公信力?说到底,当局做贼心虚。薛锦波被拘捕不过几天,便从一个大活人变成一具尸体,如果说当局没有从中下黑手,有几人会相信?
天怒人怨 民心大失

乌坎村事件原本只是村民向贪官追索征地款的普通案件,要求合理合法,指控的人证物证俱在,当局只要顺民意办案,将贪官法办,既可伸张正义,又能赢得民心,巩固执政之基。如今倒行逆施,不惩贪官反而镇压百姓,借口「境外敌对势力介入」,搞到天怒人怨,民心大失。

广东当局在乌坎村事件中暴露的最主要问题是,当局到底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贪官服务?乌坎村原村委书记是全国劳动模范,是广东当局树立的典型,汪洋亦曾亲赴乌坎村考察,但这个被力捧的村官在村民眼中,却是个无恶不作的大贪官。问题曝光后,当局仍与民为敌,力挺贪官,显然这不是以民为本,而是以贪官为本。

内地官场利益链错综复杂,从村、乡、县、市到省,官员们捆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个村官被追究,往往牵涉到省市一级官员,故官官相卫,层层互保,甚至不惜将「境外敌对势力介入」罪名强加给百姓,期望将民众反抗镇压于无形。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结果事件愈搞愈大,消耗当局巨大的政治资源。

古人曰「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对汪洋来说,「一村尚且难治,又何以治天下」?背负着乌坎村事件这个政治负资产,即使中共十八大汪洋能更上一层楼,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其在广东的政绩又怎能让同僚心服口服,让天下人心悦诚服?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对付中共必须要用武力,推翻中共也这是时间问题了,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