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英媒:广东乌坎村不寻常的反抗

p111215102
乌坎村民抗议。

广东陆丰乌坎村发生被公安围困,断水断粮的事件。《每日电讯报》形容“乌坎村发生了极不寻常事件。两万人口公开反抗,中共完全失控,这是历来首次。”

该报记者发自乌坎的报道说,记者周二潜入被严密封锁的乌坎村,目击事件的真相。

报道说,在此之前,乌坎村几千名村民抵挡催泪弹和高压水龙攻击,与武装警察对峙,阻挡他们进村之后,最后一批十几名共产党干部在星期一完全撤出。

此后,公安后撤三英里,架设路障,阻止向村内供应粮食和饮用水,也阻止村民离开。乌坎村主要收入来源的渔船队也被禁止出海。

潜入乌坎的《每日电讯报》记者说,几千名村民连续两天聚集在村公所前,一起高呼和挥拳,表现愤怒。

报道说,乌坎村事件早于9月开始发生,愤怒的村民不满农村土地被出售,在大街上捣乱,推翻汽车。

报道援引一名村民说,自从1990年代起,几乎所有土地都被拿走。当时他们没有察觉问题,因为他们捕鱼为生。现在因为通货膨胀,他们知道可以多种作物,但是现在土地价格高昂。

目击者说,几千名村民袭击当地政府办公室,赶走统治乌坎三十年的党委书记。此举导致大批防暴警察涌进村内,殴打男女老幼。

随后,当地政府尝试安抚受伤村民,要求他们派出13名代表,调和双方。

不过,后来地方官员提出另一计划,要重新控制这个反叛的村镇,再度激发愤怒。上周五早上,四辆没有挂车牌的面包车开进乌坎,一些穿便衣的男子抓走五名村代表。

报道说,在星期天早上,当局发动另一次突击,一千名武装警察试图进入乌坎村。村民在村口拦截,双方对峙两小时,期间村民受到催泪气体和高压水龙的袭击。公安最后撤退,把村子包围。

星期一,传来消息说一名被抓村代表,43岁的薛锦波死于心源性猝死。他的家人说他满身伤痕,是被谋杀的。当局还没有把尸体交还家人。

该报说,薛锦波之死把事件推倒了大爆发的边缘。

(BBC中文网)

评论

  • 赵进斌 说:

    看央视是如何“胡说八道”的

    自从朱熔基在纪念清华百年校友会上说出“每晚7月点到7 点半,必看中央电视台,看他们胡说些什?”后,央视新闻裤衩又套上“胡说八道”声名而狼藉。看一个声名狼藉的伟光正,和看一个婊子立牌坊的意义是一样的。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央视凭政治垄断一枝独秀。19点后的半个小时,全天候24小时滚动播出的新闻联播,完全由它掌控时空。我原先每至新闻联播时就调到欧美剧场、精彩韩剧几个频道看外国片聊胜于无。但最近这几个频道被地方完全篡改成购物频道。这些频道更惨不忍睹,几个购物傻逼主持人整天象服了催情春药一样,在哪里精神亢奋地胡吹乱侃。我向广电总局投诉了数次都泥牛入海。自己本想购买个卫星小锅,但有几个朋友说购买了后也无法看,一是广电部门天天到处依法严打没收,二是加密干扰频道,根本无法正常接收看。所以只能硬着头皮遭受央视假大空精神污染之摧残。想想一年交300多元的收视费,却被迫看些虚情假意令人深恶痛绝的党八股,调换一个个频道,满眼都是广告铺天盖地、狂轰滥炸、光头的、皮笑肉不笑的、矫情的明星们在矫揉造作地推销“洗洗异味更健康”,“阴部一点都不渗漏”、根治宫颈糜烂,痛经、白带异常、不孕不育、无痛全麻刮宫流产、阳痿不举不挺、不坚、少精死精,治前列腺尿急、尿不尽,带血的痔疮、口臭、治牙疼、胃疼、腹胀、腹痛、腹泻、感冒发烧……怪不得有不少洋人看了中国电视说,不看电视不知中国是东亚病夫。中国时下的影视明星群体,大约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耻、下贱、肮脏的群体,为了金钱,什么牛皮都敢吹,什么谎言都敢撒,什么邪病、怪症都敢得,什么婊子都敢当。假若有老板要他们再现从阴道中回炉再生的广告,我估计他们也乐此不疲、争先恐后、模仿得惟妙惟肖。但是他们不少都是“德艺双馨”、“共和国脊梁”、“十大英模、杰出人物”荣誉等身之人。由此可见,在这个以金钱名利为核心价值观的时代,靠权、钱、阴部交易成上层精英们,已经堕落无耻到何种程度。有精英们经年累月的示范带动,社会道德风气沦丧、精神堕落、溃败无可遏止。网上流传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代之说,决非空穴来风。秋风先生的“精英败坏是社会失序之源”文章,可谓画龙点睛。
    我有几多时候,一怒之下骂着关机,看这样王八蛋电视简直活受罪,简直花钱买罪受。由此我想到,一个荧屏上充斥着假大空政治说教、低俗广告泛滥、脑筋急转弯式娱乐至上的国家,只能造就追求感官刺激、过把瘾就死,为追逐金钱名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大众群氓和嬉皮士阶层。广电局这种恶劣行政垄断,强制性逼迫全国老百姓花钱,看这些低俗的娱乐节目以及令人深恶痛绝的广告,为整个社会道德价值观堕落、不良社会风气推波助澜,实为中国最大不幸和罪恶。生在这个“一党得病全民吃药”的伪和谐时代,是我辈最大悲哀!
    每晚的茅台、五粮液时间过后,新闻联播就开始了十几年雷打不动的温习八股联播的过程。
    高举中国特色伟大旗帜,用“邓、三、科”统领指导一切思想,纲举目张。
      前十分钟,九常委们很忙;日理政要遍布四大洲、五大洋,中十分钟,市场繁荣稳定,物价CPI总是可控,全国人民很幸福快活;后十分钟,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要是赶上节假日,前十分钟,国家领导下基层亲民一如既往,各地百姓感激涕零,感谢政策感谢党;后十分钟,外国领导祝贺、外国人民羡慕中国。
    用赵本山的小品台词概括“百姓安居乐业,齐夸党的领导。国外比较乱套,成天勾心斗角,今儿个内阁下台,明儿个首相被炒,闹完金融危机,又要弹劾领导,纵观世界风云,风景这边独好。”
    开会没有不隆重的;闭幕没有不胜利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鼓掌没有不热烈的;领导没有不重视的看望没有不亲切的;接见没有不亲自的;进展没有不顺利的;完成没有不圆满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决议没有不通过的;人心没有不振奋的。
    政治局、国务院每次开会,党中央、政府都是“超前谋划“英明决策”,对宏观经济的调控能力年年都是“审时度势”地“果断调整”,次次促使经济发展面“继续向好增长”,而且总是“持续稳定地向着预定目标迈进”然后就是重新温习一遍从十一大时为后续某某大的胜利召开献上一份厚礼的阳亢。
    最高层领导外出调研,上天必然垂青,天降祥瑞,河海晏清。要么是春意盎然、万紫千红,要么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再加上人群夹道热烈欢迎、争相握手,气氛久久不能平息。
    近年来,国内虽然重特大事故接二连三,死伤者成千上万,但死者家属均是“情绪稳定”,“善后有条不紊”,社会秩序井然。
    谎言重复一百遍就成了真理。谎言重复无数遍,你想不被洗脑都难。
    央视几十年如一日地产生造就着这些道貌岸然、正襟危坐,用假大空、谎言、呆板的党八股对人民进行洗脑说教、传播的主持人,这些大脑思维已经僵化、呆板、语言表达味同嚼蜡,只会照本宣科背诵党八股的呆头鹅,却一个个不是人大代表就是政协委员,而且荣誉称号等身,月薪高达20多万元。这样的人在“参政议政”,共和国怎能不掩耳盗铃、膏肓入病。看看央视播音员,看看北朝鲜的播音员,专制独裁造就培养的传声筒何其相似乃尔!全国纳税人供养出一群八股教师爷,专制特色代代起、承、转、合。
    近日,网上详细叙述央视自从焦利接任台长之后的种种乱象,并指出:“老央视人谈起焦利就没好气,巴不得他赶紧走人”,炮制的大外宣肯定是烂尾工程。11月24日,中共中央决定免去焦利中央电视台台长职务“另有任用”。据悉,消息公布后,央视员工兴奋地放鞭炮庆贺。但前门走豺后门进狼。新任台长胡占凡上任后一语惊人:“一些新闻工作者,没有把自己定位在党的宣传工作者上,而是定位在新闻职业者上,这是定位上的根本错误”。网上无情嘲讽的造句一串串。我且造一句——一些婊子忘记自己是千人唾万人骂的烂货,却把自己当成黄花闺女、金枝玉叶。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