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乌坎启示录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乌坎的启示,是积极的,是符合世界民主潮流的,是在实践中自然产生的、中国基层政权的民主自治模式。她,比知识分子、政治家……坐在家里或在办公室或蹲在抽水马桶上想出来的模式,实际、优越、好一千一万十万百万千万倍。

基层民主环境,是必然、是趋势。中共,又何不扮演开明的角色呢?

乌坎启示录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一十九

美国佬又犯下滔天罪行!跟我老顾斗、耽误我关心国家大事。我只问一句:乌坎重要、还是艾未未重要?两万老百姓重要、还是一个艺术家重要呢?

西方民主,讲得是精英主义。精英主义,自然觉得艺术家重要。“顾晓军主义”,讲得是民本--没有人,哪来家?没有众,哪来国?民众,即老百姓,是国家的起源。

美国佬,滚一边去!待有空再好好收拾你们。今天,先讲乌坎启示录。

“打倒贪官,打倒腐败,还我耕地,血债血还!……”乌坎人民风起云涌,村民民选自治。

昨日,我转发《被封路封海 乌坎自治》,网友热情跟贴呼唤:“顾大师发扬慧眼点评时事的优良传统,多多点评时政。希望能恢复到以前的数量。”

简单回复如下:一、点击数是由中共控制的。去年,一不留神、被我几个月玩了1200万;如今留神了,已没有可能了。二、“顾晓军主义”,在前进;思想家,应该及时提炼出新思想、对旧思想进行批判、提供可复制的标准……而不仅是简单的时评。

那么,乌坎的意义、与给国人的启示录是什么呢?

一、中国基层政权,不能外派官员。为什么?千里做官、为了吃穿,外派官员是去捞油水的,不可能把当地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无论什么党、党风建设如何,都不可能长期、完全地与人性相悖。那么,人性就是自私的、贪婪的,怎么可能真的“为人民服务”呢?只要不可能,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源头上解决--中国基层政权,不接受外派官员,由当地老百姓自由、民主地自选当地自己的官员。这就是乌坎的启示的第一层意义。

二、中国基层政权的民主模式。中国基层政权采用什么样的模式?其实,这个问题,在邓玉娇事件中,中国的学者们就在思考了。(大家都知道:邓玉娇事件,我老顾是拼死拼活的。可,事件结束后,官方炒屠夫。为啥炒屠夫?这里,不谈对屠夫特殊身份的质疑;官方,炒“坐飞机维权”。请问:有多少网友能做到坐飞机维权呢?没有多少,那就别维权了。这就是官方的险恶用心。当然,也不是没有提到我的地方。《新民周刊》对邓玉娇事件终结式的文章,在最后用了让文章升华的萧瀚的文字;而萧瀚在一开头,就暗批我“民粹”。这篇文挂在网上,后来又悄悄撤掉了萧瀚的那段,换上了别人的。中共,就是这么封杀我、与自欺欺人。)

现在说萧瀚的意思。他的意思:中国基层政权,回到乡绅管理模式;因为有几千年的历史,稳定。萧瀚的意思,积极的一面是否定中共的新贵式的轮番掠夺,消极积极的一面是回到封建社会。显然,萧瀚提倡的是精英主义,没有真正明白民主的意义。利益公众化的大民主、平民主义民主,难免带有民粹色彩、被误解。但,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且,反民粹,是在精英主义的上升期;如今,民主普及化,精英主义必然逐步没落。如是,还批什么民粹呢?批的结果是:用民主反民主。

综上,我以为:乌坎的启示,是积极的,是符合世界民主潮流的,是在实践中自然产生的、中国基层政权的民主自治模式。她,比知识分子、政治家……坐在家里或在办公室或蹲在抽水马桶上想出来的模式,实际、优越、好一千一万十万百万千万倍。

顺说:于建嵘,也在研究中国基层政权,但,他好象侧重于如何从中共放权开始(我没有深入了解他的学术,没有发言权。这里提到,是提醒大家关注)。另,海外学者王天成的“大转型”,应该也会有中国基层政权的部分(我曾说过要跟踪关注他,可实在忙不过来)。

三、中国基层政权必要的民主环境。中国基层政权的民主模式,关键在于必要的民主环境。自维稳以来,我们已看到不少起基层的土地维权,有的象乌坎一样是自发的,有的则是在中共基层党组织的领导下进行的。可,结果却一样,被中共上一级政府打压下去了。这是很不应该的。其一、土地,是农民生存的基础。中共不应该人为地推行城市化、工业化。城市化,应该是水到渠成;工业化,也应该是当地民众的自愿。而不能把这些,当成官员的政绩来做。其二、中共是籍民众起家的,尤其是农民。因此,无论如何不能过河拆桥,这是个政治信义与道义的问题。如果不当回事,崩塌就会在瞬间发生。

如是,中共应该给基层必要的民主环境。这,暂时不会影响省级以上政权。而在基层放权的过程中,中共可以从容地设计上层的转型,包括财产转移(请读者不要骂。我以为:如果中共主动转型,应该允许他们继续拥有搜刮来的财产。反之,如果“绝不”,就没人、也没有办法保全)。

综上,基层民主环境,是必然、是趋势。中共,又何不扮演开明的角色呢?开明不开明,其实也是日后民众对具体个人的评断的基础。那放言“15年内不会被清算”的,既然你都知道早晚会清算,那么,你还得意个啥呢?是不是?

好,这就是乌坎给我的启示;录于此,大家共同探讨吧(包括中共)。

最后一句留给美国佬:草!韩寒、艾未未,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吗?草!中国老百姓,看不起啥狗屁的精英主义!

顾晓军 2011-12-15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