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 是执政为民还是执政为官?

我身边的同事接二连三被“释放”的案件,网上不断曝出被问责官员休假复出的现实,使我内心沉重悲叹,作为一名党员,想想还是该发出内心的疑问:执政党口口声声地是执政为民,但为何让我们看到的不是执政为官?就是执政为贪?你们能向八千万的“先进分子”详细解释说明一下,让我们口服心服吗?

近日,随着去年10月被宣布免职的江西省宜黄县县委书记邱建国和宜黄县原县长苏建国两“建国”的复出任职事实,网上又一次引起公众的高度关注,有媒体称被问责官员几乎全部复出,问责免职如休假。本来,广大民众对近年来被问责的官员这边问责那边复出的制度表示强烈置疑、不满,但执政党似乎满不在乎,仍然我行我素。舆论置疑万千声,我自岿然不动。在执政党社会公信力已经跌到谷底的趋势下,两“建国”的复出,则让民众彻底看清了,执政党动辄喋喋不休地 “执政为民”、“拜人民为师” 的“和谐”真面目。

岂止是络绎不绝复出的官员,网上又曝出就连被判无期徒刑的前国土部部长田凤山最近也因最高领导人的特赦,而高调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新闻。田在被羁押期间,享受的正部级相关待遇一切照旧。而上海市马上跟风提出要求,已经享受保外就医的陈良宇也应享受田凤山的“待遇”。

近年来,和我在同一机关工作的同事中,因贪污受贿被羁押判刑的也不少。虽然名义上他们应被双开,判刑三五年、十年八年,但他们都是神通广大,不少人在狱中照样呼风唤雨、呼伴引朋,为他们量身定做的接风酒、压惊酒接二连三,而且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他们大多象征性地在里面待个年而半载就优哉悠哉地光复先前光景,出现在同事朋友面前。我在参加过几次这样的场合后,不由不感叹:中国特色制度真好,贪官污吏逢此世道,莫非是他们前世修了的福份?真是改革开放,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啊。好人不长寿,祸害一千年。

我身边的同事接二连三被“释放”的案件,网上不断曝出被问责官员休假复出的现实,使我内心沉重悲叹,作为一名党员,想想还是该发出内心的疑问:执政党口口声声地是执政为民,但为何让我们看到的不是执政为官?就是执政为贪?你们能向八千万的“先进分子”详细解释说明一下,让我们口服心服吗?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