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傅一河:我终于听见人的良心

p100821101
克拉玛依市成吉思汗山脚下小西湖公墓内几百座坟墓的墓碑上刻着相同的时间:1994年12月8日。

唐福珍死了,有记录片吗?钱云会死了,有记录片吗?上访者被抓进黑监狱、精神病院,有记录片吗?黑砖窑,智障儿被卖做黑奴,有记录片吗?

不是人不想拍,而是人不能拍。

我曾经是文学青年,梦想当作家,把“生存还是死亡”放在心上,相信“人只能被消灭,不能被打败”,但是后来都无奈地放弃了。我成不了鲁迅,没有谁能成为鲁迅,因为成为鲁迅之前就被消灭了。我不得不承认自己不仅是个庸人,还是个懦夫。譬如不敢对单位说三道四,老婆看电视不得在旁边嘀咕,不准说中国不好,说美国好但是去不了就只有闭嘴。

我不相信艺术还有良心。看看艺术圈那些达人,看看央视年年春晚,看看历届“茅盾文学奖”,你看得见良心吗?唱戏唱出个将军,说相声说出个人大代表,演小品演出个政协委员,耍泼骂街骂出个大学教授。无他,惟歌颂也。

文人不良不如妓。妓女的身体是真实的,文人的文字却是虚伪的。一个德国汉学家说“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中国一百年来为什么拿不到诺贝尔文学奖?就是因为不讲良心,更不讲普世价值。

没想到,我终于看到了艺术的良心。没亲见,网上说:“3月28日,香港国际电影节日首映了讲述1994年克拉玛依大火的纪录片。该影片由香港独立电影制片人徐辛完成,用长达6个小时的黑白影片记录了克拉玛依大火后的悲伤和愤怒,表达了对事故责任的追问。该影片舍弃了解说和音乐的使用,只让材料自己说话。那场大火325 人死亡,其中288名为中小学生。那场大火至今回响着一句话:“学生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我没想到,中国人拍出来了。

向良知致敬!

唐福珍死了,有记录片吗?钱云会死了,有记录片吗?上访者被抓进黑监狱、精神病院,有记录片吗?黑砖窑,智障儿被卖做黑奴,有记录片吗?

不是人不想拍,而是人不能拍。

如果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遭遇不正常的情况,一定诉诸法律,诉诸媒体,上访。这些正常的反应竟然被当做“破坏稳定”,被特权抓捕,被法律做掉……CCAV新任台长胡占凡一语惊人:“一些新闻工作者,没有把自己定位在党的宣传工作者上,而是定位在新闻职业者上,这是定位上的根本错误”。有人在微博上“跟着胡占凡造句”:有一些二奶,没有把自己定位在为首长服务上;有一些郭美美,没有定位在为红十字会涂脂抹粉上;有一些观众,没有把自己定位在接受宣传教育上;有一些人,没有把自己定位在感谢国家上;有一些人,没有把自己定在奴隶的地位上,而是想做一个人,这是定位上的根本错误……”辛辣的讽刺啊!都什么时代了,以为权力可以绑架天下人。

还有,为对抗诺贝尔和平奖,鼓捣出个“孔子和平奖”,且授予俄罗斯总理普京。而俄罗斯官方无一人到场参会领奖。一个号称中国级的奖项让小丑来把玩。谁好看?

2011年中国产生了一名“烟草院士”。中国每年上百万人因吸烟死亡,而政府却沦为GPD的奴隶,资助这等坑人的研究。事实上,“降焦”并不能“减害”。让“烟草专家”成为“杀人院士”,这是国家对公众生命应有的尊重与爱护吗?

中国社科院一个教授的研究成果是:中国2011年已经进入中上等收入国家。

没有良心!

“中国没有废掉的东西,如果有,只是人的生命!”一百年前语,一百年后然。

我相信,良心就是民心。人在做,天在看,民心在记录。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