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远近:我就是主流

对于想融入主流的新移民,必须有自信心和适应力。要有我就是主流的自信。“我是谁,我信什么”,是我内在的东西,不应该因别人的看法而改变。哪里的人都有三六九等,不要因有人对你有偏见,就怀疑自己和环境。

20多年前,我大学毕业从北方到上海工作。当时上海人很排外,开放和接纳的程度比现在差很多。单位里上海人(指上海长大的)略多于外地人。半年后,我已能听懂上海方言,只是还不会说。此时我的外地人的感觉已荡然无存,真心喜欢上海的文化。 一次聊天,有外地朋友问我是哪里人?我回答说我是上海人。他说你不像上海人。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但我仍说我是新上海人,在上海工作,并准备扎根。我的上司刚好在场,他是在上海出生,长大,工作20多年了。他后来告诉我说,我的回答让他很佩服我的自信;他说上海人的排外其实主要在中下层民众中,上海的精英对外地人还是很接纳的,毕竟上海是移民城市。

华人见面常常问,“你是哪里人?”。 这个简单的问题却不好回答。 因为你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可能是,哪里出生,哪里长大,哪里上学,祖籍哪里,户口哪里,此次从哪里来,什么国籍,等等。比如,我有一个朋友,初次认识时她告诉我,她是安徽人。 后来很熟了, 我问她为什么对安徽一无所知, 她说,她祖籍安徽,但重来没有去过安徽,江苏长大。而我一直以为她是安徽长大。最近看电视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男嘉宾常常用“我是来自xx的yy人”做开场白, 如“来自深圳的山东人”。 我想,他是说他在山东长大,现在深圳工作。而男嘉宾已在深圳工作十多年了,此话的言下之意是否包含着他对现工作地(深圳)的不认同?

来美国近20年了,先后住过南方,东部,中西部,最后在加州北部扎根。对自己的认识,也逐渐的从100%的外国人, 到100%的华裔美国人转变。如今,我自认是华裔美国人。我既为我的华裔文化传统自豪,也为我的归化国美国文化自豪。看电视时,我常常是看CNN, Fox News, MSNBC, 和中文频道。大概是10年前,我发现自己已经丝毫没有外国人的感觉,已经将我的居住地当家乡和自己的国家。 看电视体育节目时,如果是美中比赛,我是希望美国赢;如果是中国和其他国家比赛,我是希望中国赢。在中英文媒体,“主流社会”确实是经常用到的词,其含义却因环境不同而变化。主流可以是多数,也可以是少数精英。如“主流社会的观点”往往意味着是“精英的观点(少数人)”,而不是“多数人的观点”, 二者不一的情形常常发生。甚至在选举时,双方往往互相攻击对方“非主流”或“非美国”。

美国是移民国家,号称民族大熔炉或文化大熔炉。华人虽然是少数,却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对美国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不管我们从那里来,对居住国的文化是否认同,我们的第二代都是美国人。我认识很多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华裔美国人,他们都为自己的种族自豪,而是否能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问题,或者说是庸人自扰。如果我想融入“主流社会”,我就是主流社会;如果我不想融入“主流社会”,我就做一个自豪的“非主流”。Amish 和 Cajuns在美国已400年,他们的祖先都是来自欧洲, 就是主动选择不融入“主流社会”,至今仍保留着自己独特的文化,重要的是,他们同时也是自豪的非主流美国人。笔者早年在美国南方时,主任就是Cajun,他说“我(Cajun)就是主流”,何为融入?美国的可爱之一就是多元化,接纳非主流。难以想象Amish 和 Cajuns在其他国家可以400年不被同化。

对于想融入主流的新移民,必须有自信心和适应力。要有我就是主流的自信。“我是谁,我信什么”,是我内在的东西,不应该因别人的看法而改变。哪里的人都有三六九等,不要因有人对你有偏见,就怀疑自己和环境。苏北籍的上海人也曾被部分上海人称为永远的外地人。而作者当年在上海仅不到一年,就理直气壮地自称是上海人。 最近占领华尔街运动的人自称代表99%,同时我们看到有人打出标语,“我们是1% (We are the 1%)”。这是对自己的自信,也是对体制的自信。如果犹太美国人在电视上自称是100%的犹太人和100%的美国人。华裔美国人也应自称是100%的华人和100%的美国人。

另外,要积极参与社区的活动,比如选举投票,做义工,回馈社会。我们的居住地是我们孩子的家乡,也是我们的家乡。 家有小孩上学的,应参与学校的各种活动,和孩子一起长大。对其他文化应多接触了解,笔者认识一些第一代移民,饮食非中餐不用。其实中餐只是美味之一,其他如墨西哥 意大利 日本食物,也相当好吃的。

每次从机场海关进入美国时,常能见到海报“美国脸谱”(Faces of American),上面是十几张脸部照片,不同年龄种族性别的人在一张图上。这就是美国,每个人是其中的一部分,每个人都既是主流,又是非主流。

1963年8月27日,马丁路德发表了著名的演说“我有一个梦”。 他说,“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国家,在那里他们将以他们的品格优劣, 而不是他们的肤色,受到评判”。马丁路德当年领导民权运动时,也是少数非主流;仍而,他的观念现在是主流了。今天,美国离这个梦想还有很长距离,但毫无疑问,正在朝这个方向前进。我也有一个梦想,有一天,我们每个人,将会以自己个人的品格受到评判,而不是他所在的群体(肤色,种族,文化,出生地,性别,等等)。我们每个人都朝这个方向尽一份力。

(华夏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