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tu144:人类的解放,自由!

p111213103

人类社会,自由的进化,会是差异的、个殊的;而自由的终极,却必然是普遍的、唯一的!那就是人类一直不懈努力追求的,那种随心所欲、无拘无束的,消除阶级国别,不分种族,没有等级,平等博爱,人人尽情表现自我、个性极度张扬,而又社会极致和谐的境界。只有那时,人类才可以自豪的大声宣告,真正的、彻底的、完全的解放!

“自由活在每个人的心底”,对人类最天然的本性,多有灵气的表述!“自由是人类社会的终极利益所在”,二百多年前自由主义先知的呼声,今天被再次引述,热爱和追求自由的人们,心底依然激荡着不息的回声!

“自由,平等,博爱”,当资产阶级人文精神的曙光,划破中世纪的暗夜,指引着人类解放的方向,民众第一次自觉的意识到,自己不应是神权、皇权、封建地主和贵族的奴隶、劳役及跪着生活的仆民,而应是自己命运的主宰。伟大的法兰西人民,骄傲的走在了革命的先头,震动了欧洲和以后的世界,激励和鼓舞着其他民族与封建社会的决裂斗争。

“阿伏乐尔”巡洋舰的隆隆炮声,扬起了另一个革命的群体——无产阶级争取民主自由斗争的红色旗帜,斧头和镰刀,普罗大众的标志,象征着更广泛的自由理想。

“禁止说禁止”,对于自由,如此极端,如此过激的口号,几个世纪之后,又一次震荡在法兰西的土地上,资本主义早已成熟的20世纪60年代。最少负担、反叛传统、不满现实、渴望革新和社会承认,沁浸着法兰西民族浪漫不羁和自由血统的法国青年们,走上街头,用红旗和暴力宣示着狂热和激情。而这一切,居然启发于世界的另一端,红色中国更狂暴的文革——对于自由,却是截然相反的另一种群众运动。

自由,对人类到底意味着什么?在中华民族的史册上,创造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奇迹的中国共产党,为自己功绩卓著的元帅和将校们,颁发过光彩熠熠庄重神圣的“八一”、“自由独立”和“解放”功级勋章。今天的中国精英们,还是那样追崇尊严的自由吗?当全世界的目光关注着高速发展的中国,揣测着中国人将以什么样的价值观,崛起和影响于人类的世界时,中国人会理解和宽容其他国家和民族的自由价值吗?

自由,是不是人类社会的普遍价值?自由,有没有人类社会的普遍标准?这不能不从自由的状态,自由的本质和自由的根基寻求答案。

无拘无束,随心所欲,通常人们会说,这就是自由,的确这就是自由的状态;而基于对诸如格莱斯尔、马克思和皮亚杰思想,相关绝对自由与相对自由的所知论述,这里可不可以说,自由的本质,就是人的自我张力和外界容纳的和谐?!人通过自己的思想和言行,表达的正是自我张力的状态,其究竟能否随心如愿,却要由所处社会能否容纳为是,即必须表现社会认同的合理性正当性。二者的和谐,就一定会是人的“自由”的状态。“不自由”,必定是人的自我张力与外界容纳其中之一的过度,要么是个人的偏执与张狂,要么是其所处社会的愚昧与封闭,二者缺乏共容性。这就是说,自由,绝不是孤立的,抽象的,它是个人与社会相辅相成、共生共荣的关系。

那么,“自由”的状态和本质,产生的根基是什么?是人性!人之所以为“人”,应当感谢上天,地球生命进化的偶然机缘,造就了唯一的非天然本性、靠后天教化的动物类群,那就是“人性”之灵!造化决定了人是群居的高智生灵,维护个体、维护群体既是天性更是人性。记得下面一句名言吗?

“人是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一方面是说,人的生存不是孤立的,而是处在盘根交错,相互影响的人际关系的群体和社会中;另一方面是说,出入各种不同的关系场景,人会表现和转换不同的角色,以维持群体和社会的和谐。例如,人类最经常的生活场景,家居和工作,人是在人伦关系和劳动关系间的角色转换。一个男人,可能在不同场景转换为父亲、儿子、叔侄爷孙等等人伦角色或上司、下属、服务生、消费者,甚至勇士.懦夫等等生活、工作和情感角色。再比如,爱与死,人类情感的永恒主题里,一旦纠葛于扯不断理还乱的矛盾中,那种撕心裂肺、欲死欲活的抉择关头,人们常常会蓦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从容了断自己生死爱恨的选择,身后那些日常平淡不觉的多少亲情、人情,甚至仇情,一下就突然冒出来缠住了身心,“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只有跨在生死情爱的危崖边,赤裸裸的情感绝境中,人们才会痛彻心灵的知觉到,自己其实并不是单纯为自己而活着,人只不过是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甚至说不清、道不明的远近亲疏、正邪善恶、繁杂纷乱的关系网中,小小的一员。

“人性”即教化。人性的教化,就是规范人的个性和群体性的和谐相容,既自利、又他利,它不同于动物天性的是,人的教化,是人类思维才有的语言文字所承载的思想、理念和信仰,以及这种思维下的言语行为,进行的心灵的塑造。不是生物基因遗传,而是一代代人类言行传承、改善的思想,使人类永远摆脱了原始的野性和天性的束缚,在精神文明大道上越走越远。

人性的教化,是人类因“教”而潜移默“化”为天性一样隐藏心底的潜意识,人性当然是文明对愚昧的修教而开化。人性的教化,使人类有了善与恶、罪与罚的思想和行为界限,那些称之为道德和法律的社会公约,实质就是人性的界限,也是个人自我张力与外界容纳的和谐——“自由”的界限。自由,守望着人的个性,也需要维护群体性——只有人性的自觉,才有如此后觉的自由,构成自由的绝对性与相对性的完美形式。

那么,人性的教化,何以为教呢?“教”,源自于人类已开发的物质和精神世界——文明,源自于人类对文明的不懈追求而永无止境的社会的进化!文明制约着人性的教化,也制约着自由的程度。

“自由”,既是人类的精神状态,也是人类的行为状态。而人类常规的精神和行为,一定是为现世所能容纳的,既不会是前世也不会是后世的,否则就可能是痴颠的堂吉可德式活化石或傅立叶/圣西门式空想家,二者都会处处碰壁、黯然失败、无地容身。自由,对每一代人,都是现世的。

这就是说,人类的自由式既是从过去走来,安享现在;也会向未来走去,亦步亦趋继续进化。过去,现在和未来,只有起始没有终止的时空转换,是人类自由的进化历程。人类的世界,在不断的毁亡和创新中,积累着越来越丰富多彩的物质和精神的财富,并因此支撑起人类越来越宽广和深重的思想和行动能力;人类越来越摆脱着物质和精神的贫窘约束,越来越放纵于物质和精神的丰厚宽裕,人的欲望越来越容易满足,人的自我张力或者说个性自然会越来越张扬,丰厚容量的社会也会越来越宽容随和。自由,“随心所欲,无拘无束”,越来越接近无极限——自由的观念原本要表达的意境!人类不仅可以通过历史认识自己,还可以通过历史和现实,预想和设计自己的未来,自由,将尾随着文明开化的脚步、却循着不安分的本性,越来越不安于宿命的安排而主动探索。

综上所诉,人的自由,随着文明和人性的教化,越来越有“教养”的扩张。如果说,自由还曾被标榜“自私自利”的个私性,那么,她离“过去式”“自私自利”越来越远,带着越来越多的“现在式”“自私自利”,向着“未来式”“自私自利”渐行渐近,人的个体性与群体性越来越分明,反而相互依存越来越高,个体和群体,相互关照,越来越自觉自如。个人的自由,越来越广泛深化,却越来越为群体接受,与群体和谐,“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这正是文明与人性的教化,差异个性的人性,共趋和谐的理想结果。

文已至此,究竟想要说明什么呢?其实,就是要说明,人类的世界,文明的进化决定了人性的进化,文明与人性的进化决定了社会进化,并将决定自由的进化。回顾人类历史,这不就是人类的进化事实吗?!这也证明,人类的社会,文明、人性和自由,它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不会一样。

具体想一想,正如古人不会理解今人一样,现在的人们也不一定会透底的揣测未来人们的生存状态。梁山伯祝英台的悲剧,是今天的人们的姻缘笑话;而今天人类普遍认同的夫妻制亲子制,不怕冒天下之大不韪,可能是未来人类的笑料,他们的两性和亲缘观念,恐怕是今天的大逆不道非人伦呢!人类社会不断“过去”化,人也就不断解脱“过去化”的社会束缚彰显当代个性,“自由”,历史将给人类提供千姿百样的时代形态。

那么,如何看待今天自由的存在呢?当今的世界,分化于各个国家的各种社会形态,物质和文化的差异,既是地缘种族更是社会进化的差异。这个世界上,人类的自由的进化发展,会因此差异化,个殊化。然而,人类生活的这个世界,不会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而必然的走向无国界的相互融合的一体化!人类生活的这个星球上将只有一种“地球人”,人类的自由,将是同化和一致的。

这就是说,人类社会,自由的进化,会是差异的、个殊的;而自由的终极,却必然是普遍的、唯一的!那就是人类一直不懈努力追求的,那种随心所欲、无拘无束的,消除阶级国别,不分种族,没有等级,平等博爱,人人尽情表现自我、个性极度张扬,而又社会极致和谐的境界。只有那时,人类才可以自豪的大声宣告,真正的、彻底的、完全的解放!

“自由是人类社会终极利益所在”,共产主义是“自由人的联合体”,曾经站在人类思想高地、代表当代两大主要群体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思想大师们,不约而同先后发出了对自由的召唤!只有无产阶级思想大师的深远情怀,才可能理解和诠释人类终极自由的境界。没有每个成员最大自由的社会和世界,不是人类终极理想的境界!为自由呼号,为自由而奋斗吧!不仅是人类灵魂的革命,更是人类世界的建设和创造!未来的自由世界,多么美好,多么遥远而可望不可及——人类欲望永不满足、追求无极限,而永远不停追逐,总是远在历史地平线永不终止的梦想。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