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丁咚:俄罗斯不再相信政治神话

p111213101

用了一个人一生的时间,俄罗斯人民取得了血泪换来的政治经验:内向、世袭的苏联政权带来了全民的噩梦,为了有效控制人民,它不仅实行特务统治,克格勃全面渗透到苏联人民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且取消了人民的大部分政治权利,让人民活在没有尊严的世界。

20年前,他们再次得到一个宝贵的政治经验:世上没有永续的政权,只要民怨积累到一定程度,就足以积聚起真正的力量,将看上去强大的独裁政权埋入历史的坟墓。

俄罗斯人民从这两次政治经验得到的启示是:世上没有永恒的政治神话,不论虚构神话的人如何高超,将神话装扮得如何动人,更不相信自己的命运可以寄托在无行的政客身上。

尤其是经过20年的民主普及和操练,俄罗斯人民深知其对保障公民权利、利益和尊严的根本性意义。与其把政治人物看作天使,倒不如把它看作魔鬼,能够约束魔鬼不为非作歹的,唯有将它关在笼子里,而人民将掌管笼子的钥匙。

经历过苏联长达七十年恐怖统治的俄罗斯人民,正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坚定捍卫现代民主原则,揭穿政治超人的欺骗,开始一场保卫民主制度的人民抗争。

全俄多达80个城市数以万计的普通百姓走上街头,举行和平示威,抗议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和普京操控选举、大肆舞弊。实质上他们正在以此向信心满满的普京再次宣布参加总统选举投下不信任票。

用了一个人一生的时间,俄罗斯人民取得了血泪换来的政治经验:内向、世袭的苏联政权带来了全民的噩梦,为了有效控制人民,它不仅实行特务统治,克格勃全面渗透到苏联人民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且取消了人民的大部分政治权利,让人民活在没有尊严的世界。

20年前,他们再次得到一个宝贵的政治经验:世上没有永续的政权,只要民怨积累到一定程度,就足以积聚起真正的力量,将看上去强大的独裁政权埋入历史的坟墓。

俄罗斯人民从这两次政治经验得到的启示是:世上没有永恒的政治神话,不论虚构神话的人如何高超,将神话装扮得如何动人,更不相信自己的命运可以寄托在无行的政客身上。

尤其是经过20年的民主普及和操练,俄罗斯人民深知其对保障公民权利、利益和尊严的根本性意义。与其把政治人物看作天使,倒不如把它看作魔鬼,能够约束魔鬼不为非作歹的,唯有将它关在笼子里,而人民将掌管笼子的钥匙。

没错,普京是个政治强人,在运用政治技术实现政治蓝图方面可谓娴熟老到,十余年处在俄罗斯的统治核心屹立不倒,牢牢掌控俄罗斯的政治集团,并成功说服他的朋友以及对手支持他继续参选总统,都说明他在政治上的高度强势。

但在他掌管俄罗斯的日子里,并没有完成好历史赋予它的最重要责任,就是在叶利钦创立民主制度的基础上,使它更有效的运转,将俄罗斯人民的福祉建立在更为牢靠和完善的制度上,为俄罗斯人民过得更美好造福。他的主要目标,与其说是为了打造一个更富裕和强大的俄罗斯,毋宁说是为了实现他更为长久的统治,他需要俄罗斯富裕和强大,以此作为其长期待在领导核心的关键证据。

为了个人野心,他不仅致力于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而且建立了一个彻底效忠他的政治体系,从控制政党到社会组织,从建立垂直领导体制到任用私人纵容腐败,从经常作秀笼络民心到制造非普京不行的意识形态,从违反民主原则打压新闻自由到钻法律空子扶植傀儡为他再任总统开路。总而言之他为此做好了一切准备,或者说他为了持续当政,可以做一切事情进行准备。眼看着他就要完成他的心愿,重返最高宝座,再度君临俄罗斯。

恰在此时,在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中有大量证据表明执政党和普京作弊,击穿了他长期精心编撰的政治神话,证实了这个声称为了国家和人民的人,原来是个作伪高手和政治骗子。为了可怜的政治野心,他甚至亵渎民主,在选票上做文章,营造他受到广泛支持和民众拥戴的“假象”。

由此,普京曾经的政治超人的形象一落千丈。不管出于何种理由,一个政治人物如果不是为了公众利益建立和健全国家基本制度,而将国家基本制度作为实现个人野心和利益集团利益的政治工具,那么无论他如何强大,他能够做出何等突出的业绩和功勋,都难以受到公众信任,更不适宜于留在政治舞台上。

一个真正好的制度,可以让一个平庸的政治人物创造一流的政绩,有效保障人民实现权利、利益和尊严,并时刻接受人民的监督作出改变。建立于其上的国家和社会,不依赖政治超人,也拒绝政治超人违犯它的基本原则,超越民主,而将人民福祉寄托于个人威望和努力上。

普京放弃了让俄罗斯拥有这样美好的制度的机会,而将主要精力用在如何确保继续当政上,为此不惜投机取巧,破坏俄罗斯民主制度的根基,可谓本末倒置,也暴露了他的真实心态。一个政治人物或者任何政治势力可以作伪一时,却难以持久,总有一天会将他(它)掩藏了的目的昭然于世,到那时候人民将不会再相信欺骗,拒绝接受愚弄,并向他展示愤怒汇集的巨大力量,使之得到教训。

俄罗斯自苏联解体以来爆发的最大规模的民众抗议活动正表明了上述态势。普京正处在成为俄罗斯民主制度千古罪人的边缘,除非他顺应大势,为了俄罗斯的利益,为了俄罗斯人民的尊严,抛弃长期执掌俄罗斯的罪恶念头,尊重民主制度的基本原则,否则势必将受到历史的无情嘲弄和唾弃,灰头土脸地被迫离开他念念不舍的政治舞台……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