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许国申:中国人冷漠是因为中国官员冷血

至今未加工资地区的高中教师们联合起来,用好我们手中的选票,再也不要选冷血的人担任政府官员了。全国人民都要擦亮眼睛,不再选冷血的人担任人民代表,因为冷血的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今天对高中教师群体冷血的官员,明天又会对另一个群体冷血。“风水轮流转”——当转到对你们那个群体冷血的时候,你们就来不及了!

中国人为什么以冷漠出名?很多人从各种层面探究其中的原因,都不无道理。然而不同时代的冷漠有着不同的背景,我从最近罢教这件事中看到,当下中国人的冷漠,其主要原因是政府官员冷血。

现在高中教师的工资,有的是2003年的,有的是2006年的。虽说2年一级正常晋升没有断过,可是一级工资只有三四十块,升了二级三级也只有一百来元。当然,政府如果不滥发纸币,物价不翻番,高中教师没有理由要求增加工资。问题是这几年纸币超发太多,物价攀升太快,8年前、5年前的工资加上百把元,这点钱怎么生活?

先前,对待高中教师与对待中、小学教师一样,政府官员没像现在这几年这么冷血,物价攀升了,物价补贴或者工资改革即时跟进,所以老师们没有什么怨言。这几年不同了,政府给义务教育段教师以“绩效工资”的名义增加了工资,增幅约百分之六十。其他各行各业从业人员的工资也都增加了,唯独高中教师不给增加。论理,政府不该多年弃置高中教师群体的利益于不顾,早就该给他们加工资了。可是老师们一等再等,加工资竟然成了那个著名的荒诞剧——“等待戈多”,始终不见到来。即使在教师节,官员们也闭口不谈此事,反而要求老师们怎样怎样。在一等再等遥遥无期的情况下,我在今年教师节后,写了一篇《从高中教师之罢课,看政府官员之无良》,发泄内心的愤怒,意在引起政府官员对高中教师待遇的关注。一个多月过去,他们全都装聋作哑。我忍无可忍,写了一篇《忍无可忍:一位高中教师的罢教声明》,明确说明如果这个月的月底还不给我们增加工资,我就开始罢教。声明交上去,政府有所动作,但还是没有结果。12月1日到了,我开始罢教。政府官员竟然无动于衷,用各种手段压迫我复教。罢教一周了,也没有官员到教室里来看看那些独自自学的学生。学生自学的照片贴在网上了,他们也不会瞧一眼,因为这些学生中没有一个是他们的孩子。

——大家说说,这些政府官员是不是冷血?!

有人会说:你怎么一个人罢教,要联合大家一起罢课才有力量。然而在政府的高压政策之下,联合罢教谈何容易?去年11月,某地高中教师集体罢课,政府竟然出动武警把警车开进校园压迫教师复课,并且强行抓捕教师。由此可见,谁罢教谁倒霉,聪明人都知道明哲保身。这就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政府官员的冷血——他们不但不给高中教师加工资,还不允许高中教师罢教,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

中国政府官员冷血自古而然。“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在官员们看来,做官的一掷千金纸醉金迷、老百姓做牛做马饥寒交迫都是“天经地义”。这些官员,哪里还有一点同情心?哪里还有一点正义感?

值得庆幸的是,当下中国的政府官员还不至于全是冷血动物,至今未给高中老师增加工资的地方已经不多了——这一迹象可以从我的《罢教说明》被转帖及其后面的跟帖看出来。凡是已经增加工资的地方,一般都不会有转帖,也不会有跟帖。那些已经加到工资的中小学教师,尤其对此漠不关心,尽管他们都读过高中,平时也许对高中教师还有一些私人情感。——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表现了中国人的冷漠:只要自己吃饱,哪管他人饿死!

为什么中国人这么冷漠?一是制度使然,二是官员冷血。数千年来,中国一直是一个以吏为师的国家,当下也是。政府官员冷血作了“表率”,老百姓怎么能不冷漠?所以,要治愈中国人的冷漠病,首先要改造社会制度,同时还要坚决罢免冷血的官员。虽然社会制度改造非短期内可以完成,而罢免冷血的官员;尤其是在这次选举中,不选冷血的官员,是大家都可以马上做到的。

至今未加工资地区的高中教师们联合起来,用好我们手中的选票,再也不要选冷血的人担任政府官员了。全国人民都要擦亮眼睛,不再选冷血的人担任人民代表,因为冷血的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今天对高中教师群体冷血的官员,明天又会对另一个群体冷血。“风水轮流转”——当转到对你们那个群体冷血的时候,你们就来不及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