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笑蜀:薛锦波显然死于维稳模式

p111212103
薛锦波生前照片。

犹如孙志刚死于罪恶的收容审查制度,薛锦波显然死于维稳模式,死于维稳模式与民众权利尤其民众抗争权利的尖锐冲突。再不能沿用维稳模式应对薛锦波之死,而必须贯彻法治的原则。薛案必须彻查,必须让媒体充分介入,让律师充分介入,让死难者家属指定鉴定机构尸检,并公布死者病历和尸检报告。总之唯有公开全部真相,并对相关责任人一查到底,才能给公众一个交代。

乌坎善后的疑云,折射了体制内的尴尬生态:一方面,传统的维稳模式正在全面失效,老调子肯定唱不下去了;但另一方面,纵然想有所探索,也只是戴着镣铐跳舞,扭扭捏捏、歪歪倒倒,常常让人搞不清到底在前进还是在后退。可能他们还没完全想明白,还需要时间。可最大危机正在这里: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的一页已经翻过去了,权利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时代已经到来。权利发展的冲动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遏制,社会越来越大踏步地前进,社会不等了。舆论对乌坎善后的尖锐抨击,正好就印证了这点。要么主动追赶权利发展的步伐,随着权利的发展而发展;要么被社会彻底抛弃。现在看来只有这两个选择,任何的游移与徘徊,都不过是误己误人。

昨天写文章质疑乌坎善后,认为民间对汕尾当局“秋后算帐”的批评是有道理的。文章刚刚寄出,晚上就传来噩耗:被拘捕的乌坎“9.21”案当事人薛锦波,已于羁押中死亡。我大为震惊,本来就担心留有尾巴的乌坎善后,客观上不过扬汤止沸,不成想这担心马上成了现实。

有消息称,薛锦波曾任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副会长,而该组织刚刚被汕尾当局宣布为要加紧取缔的“非法组织”。在批评乌坎善后的文章中,我曾推断汕尾当局抓捕所谓“打砸为首分子”有莫须有的可能,现在看来,这推断不是不能成立。在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薛锦波涉嫌所谓“打砸”之前,我倾向于认为,薛是因为所谓“组织罪”,即因牵头乌坎村两大维权组织之一的“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而被汕尾当局列为打击对象。

本来,11月18号花都民工上街讨薪,11月22号乌坎村民上街请愿,都很和平很理性,政府和民众都表现出了高度克制。相比于僵硬的维稳模式,这样的良性互动无疑是难得的亮点,是一个好的开头。但汕尾当局后来的强硬处置,又回到了维稳模式的老路上,最终引出薛锦波之死的轩然大波。

犹如孙志刚死于罪恶的收容审查制度,薛锦波显然死于维稳模式,死于维稳模式与民众权利尤其民众抗争权利的尖锐冲突。再不能沿用维稳模式应对薛锦波之死,而必须贯彻法治的原则。薛案必须彻查,必须让媒体充分介入,让律师充分介入,让死难者家属指定鉴定机构尸检,并公布死者病历和尸检报告。总之唯有公开全部真相,并对相关责任人一查到底,才能给公众一个交代。

就此而言,本人昨日文章并未过时。为民众反对与抗争的权利呼吁,是中国转型永恒的主题。不妨摘录昨日文章中的部分段落,以结束本文——

权力的颟顸与傲慢,把权利的所有发展冲动都变成了针对它的矛盾和冲突。任何一点权利的发展在它都是可疑的,都会导致高度紧张。这就是乌坎事件的总原因,也是当下中国几乎所有社会矛盾和冲突的总原因。汕尾市委书记批评民众“有诉求就过激,一过激就违法犯罪”,这是他也是整个体制的真实烦恼:你们为什么不能好说好商量呢?但问题在于,难道不是零博弈的制度安排本身,关闭了好说好商量的大门么?犹如涧水之来,若河床通畅,当然可以从容分流。但如果拒绝开辟河道,你不给出路,涧水必然要自己闯出一条路。所以,关键不是民众过激,关键是政府要跟上权利发展的步伐,先给民众的权利发展一个正常出口,才有理由期待民众平心静气地表达诉求。

从这角度来观察,乌坎善后颇多疑云,至少可概括两点,第一是,地方当局宣布要“加紧取缔”的所谓“非法组织”,即“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乌坎村妇女代表联合会”,作为民众自发组织形态,体现的是民众对于权利发展的冲动,政府本来应该鼓励、引导和帮助,而不是生硬粗暴的棒杀。汕尾当局生硬粗暴的棒杀,正逢广东宣布开放社会组织的当口,客观上是否干扰广东社会建设的大局?第二个疑云是,汕尾警方抓捕所谓“打砸为首分子”,有没有莫须有的可能?被捕农民的权利救济是否可靠?相关司法流程是否公正透明经得起历史检验?目前还找不到有说服力的答案,民间对汕尾当局“秋后算帐”的质疑,因而是有充分理由的。

如前所述,乌坎善后的疑云,折射了体制内的尴尬生态:一方面,传统的维稳模式正在全面失效,老调子肯定唱不下去了;但另一方面,纵然想有所探索,也只是戴着镣铐跳舞,扭扭捏捏、歪歪倒倒,常常让人搞不清到底在前进还是在后退。可能他们还没完全想明白,还需要时间。可最大危机正在这里: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的一页已经翻过去了,权利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时代已经到来。权利发展的冲动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遏制,社会越来越大踏步地前进,社会不等了。舆论对乌坎善后的尖锐抨击,正好就印证了这点。要么主动追赶权利发展的步伐,随着权利的发展而发展;要么被社会彻底抛弃。现在看来只有这两个选择,任何的游移与徘徊,都不过是误己误人。

(凤凰网)

广东陆丰乌坎群体性事件薛锦波羁押第三天猝死

12月11日,曾参与陆丰乌坎镇”9.21″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薛锦波,在羁押期间(第三天),突感身体异常,被紧急送往汕尾市逸挥基金医院抢治。经持续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汕尾市逸挥基金医院介绍,死者死亡原因为心源性猝死,已初步排除其它死因。汕尾、陆丰两级党政对此高度重视,第一时间通知死者家属,安抚优恤家属;第一时间通知汕尾市检察部门以及邀请省法医部门进行第三方核查,并由市领导牵头成立善后小组,全力做好善后工作。

目前,死者家属正与汕尾市有关机构共同料理后事。

汕尾通报“9·21”陆丰乌坎村事件处置结果

自汕尾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9月21日发生少数村民聚众滋事故意毁坏财物事件(以下简称“乌坎村事件”)发生以来,省、汕尾、陆丰三级党政高度重视,及时组织力量,全力以赴做好事件处置工作,目前事件正在依法处置当中,乌坎村内秩序也恢复正常。今天(12月9日)下午,汕尾市人民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陆丰市委书记杨来发、市长邱晋雄向多家媒体通报了乌坎村事件的处置情况,并回答了记者提问。

聚焦新闻发布会现场

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答记者问

1、乌坎村事件发生后汕尾市委市政府如何应对此事件?

2、乌坎村事件发生之后网上有很多声音说碧桂园强势征地开发,这种说法是否属实?乌坎村事件给汕尾、陆丰两级政府在社会管理方面的启示是什么?

3、9.21事件有境外势力牵扯在内,政府有什么样的政策措施和手段?

据通报,目前,乌坎村村民提出的村委会财务问题、土地问题、选举问题、扶贫助学、污染问题五项合理诉求已全部得到落实;公安部门依法抓获“9.21”事件打砸为首分子庄烈宏、曾昭亮、薛锦波等,并将进一步抓捕参与事件的违法犯罪分子;纪委立案查处存在违纪问题的乌坎村党支部书记薛昌、副书记陈舜意。

事件回放:上访过激引发打砸事件

据悉,今年9月21日上午,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400多名村民因土地问题、财务问题、选举问题对村干部不满,到陆丰市政府非正常上访,经陆丰市领导接访并给予明确答复后,村民自行散去。下午,部分村民在村里及村周边企业聚集、打砸、毁坏他人公共财物和冲击围困村委会、公安边防派出所。22日上午,部分村民组织阻挠、打砸进村维持秩序民警和警车,6部警车被砸坏。对此,汕尾、陆丰两级党委政府主要领导高度重视,及时启动应急处置预案,第一时间赶赴第一现场,坐阵指挥。与此同时,汕尾派出工作组到陆丰督导,陆丰市、东海镇组成工作组进村做工作、回应诉求、维持秩序,22日晚平息事态,23日村内恢复了正常秩序。

11月中旬,工作组正在调查解决诉求过程中,少数村民在互联网上发出“‘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计划组织村民于21日游行上访,并请中外记者报道”的帖子,事件出现反复。对此汕尾、陆丰两级党委政府主要领导迅速到场,部署防控措施。13个工作小组进村入户,做好对群众的劝说工作,大部分村民接受劝说。但是,11月21日10时35分还有400名左右的乌坎村民聚集到陆丰市政府门口非正常上访,至11时26分,上访村民自行离去。当天下午及第二天,为配合媒体记者采访、宣传造势,在组织者策划、发动下,发生几次数百人在村内聚集活动。

事件发生后,汕尾和陆丰市两级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快速反应,靠前坐镇指挥,加快解决合理诉求进程,全面进村入户做村民工作,部分村民的思想开始往好的方向转化。村民在罢市、罢渔3天后,于11月24日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至26日,村里的白布标语、大幅宣传画已自行拆除。较快平息事态,恢复正常秩序,过程没有发生过激行为。

据介绍,当地政府正加紧推进依法取缔“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乌坎村妇女代表联合会”非法组织的工作,公安部门依法抓获“9.21”事件打砸为首分子庄烈宏、曾昭亮、薛锦波等,并将进一步抓捕参与事件的违法犯罪分子。

工作进展:五大合理诉求已全部得到落实

陆丰市市长邱晋雄在发布会上表示,乌坎事件的起因,主要是村民对村内利益等问题提出的诉求,为此陆丰把解决村民诉求问题作为头等大事抓,从9月25日,陆丰市成立解决乌坎村村民诉求工作领导小组,制订解决乌坎村村民合理诉求工作方案,全力做好村民诉求解决工作。据悉,目前,乌坎村民提出的五项合理诉求已全部得到落实:

财务审计问题

通过对乌坎村所属的乌坎港实业开发公司1993年至2011年9月的财务情况、乌坎村委会2008至2011年6月的财务收支进行审计,发现存在违纪违规问题。根据审计结果,11月1日,东海镇党委对存在违纪问题的乌坎村党支部书记薛昌、副书记陈舜意予以免职处理,并接受陈舜意辞去村委会主任的申请。11月17日,市纪委对薛昌和陈舜意进行了立案查处。

土地问题

调查组根据群众的反映,重点调查了丰田畜产有限公司、亿达洲集团公司、合泰实业、南海庄园、富荣纺织厂5家企业的用地情况。通过调查,合泰实业、南海庄园、富荣纺织厂等3家企业的用地符合规定并已办理了手续;亿达洲公司存在着欠缴土地补偿款的问题;丰田畜产有限公司虽已办理了国有农用地使用证,但村民要求收回土地使用权。当地政府目前已落实完成了相关工作:

1、经核实,亿达洲集团公司欠缴土地补偿款432万元,目前该公司已将欠款432万元汇入到市国土资源局的账户;

2、陆丰市委市政府已决定暂冻结丰田畜产有限公司与碧桂园项目的合作事宜;由市政府主导进行规划并征得大多数村民同意后再调整其农用地性质进行开发;由汕尾、陆丰两级监督该土地的处置,确保群众利益不受损害。

3、宅基地问题。根据村民的新诉求,村民关注的宅基地问题得到了初步解决。由市政府牵头,市国土局和东海镇落实,在该村北侧,规划了10万㎡作为宅基地。目前,已经完成了选点、测量和规划等前期工作,市国土局制定了《乌坎村农村宅基地审批有关规定及做法》发放到村民手中,并已接受住房困难群众的申请。

4、关于村民反映的其他违法用地问题。由于涉及的时间长、宗数多、资料不全,目前正在加快进度、加大力度进行调查取证,再加以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选举问题

根据调查组调查,乌坎村今年的换届选举工作基本按程序进行,同时,从2月24日选举至9月21日近七个月来,省、市、镇各级选举机构都没有收到任何来信来访或以其他方式反映该村选举过程中存在违法问题。市民政局按规定对当选的村委会成员已发了当选证书。由于村民对村委会部分成员意见较大,陆丰政府将对村委会部分确实有问题成员依法罢免后,按程序进行缺额选举。

扶贫助学

针对村民提出的贫困学生上学难问题,市政府已向社会各界筹集资金200万元,并已拔到乌坎学校,建立乌坎村教育基金会,制定了扶助的条件和标准,乌坎村党支部已向村民发放了《乌坎村贫困家庭子女助学金申请审批表》,接受群众的申请登记。

污染问题

村民反映丰田畜产有限公司生产对乌坎港造成污染,调查组已查清丰田畜产有限公司的污水有经过处理,符合环评标准,同时经过处理的污水也没有向外排出。

接下来重点做好四方面工作

邱晋雄在发布会上称,陆丰市委市政府接下来将着力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一是继续全面落实村民合理诉求,特别是有关土地、宅基地、换届选举等问题。二是继续耐心做好村民思想工作。三是尽快选好村“两委”班子,并组建村治安联防队,切实维护村内稳定,还老百姓一个安宁有序的环境。四是加大对为首分子、骨干分子的打击力度。对涉及违法犯罪的要坚决予以打击,张扬法制。

又讯 在新闻发布会现场,针对记者关注的问题,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陆丰市长邱晋雄分别作答。

1、乌坎村事件发生后汕尾市委市政府如何应对此事件?

郑雁雄:乌坎村事件9月21日发生以来已经两个多月,这两个多月以来,汕尾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多次召开常委会研判事件的性质、程度和需要汕尾市委市政府解决的问题。到现在为止,乌坎事件引发的原因是村内利益纷争问题,是村民对村账务管理存疑和对土地出让和开发使用过程中可能出现损害村民利益的关注而引发的上访。

郑雁雄:一些村民的初衷是赢得利益,但采取了错误的做法,出现打砸等犯罪行为。极少数人担心受到法律制裁,后来采用诱骗、造谣、裹挟的手段,使村民不要那么快了事。陆丰市委市政府一直是非常有诚意解决问题的,包括11月21日少数人再次组织400多人上访,正是政府组成工作组进村去解决问题的时候,那些人不是迎接工作组解决问题,而是阻挠工作组工作。在整个事件过程中他们运用的手段也并不高明,9月21日当天造谣说警察打死人,骗人说参与闹事可分两套宅基地或分得10万、20万,再就是发点小钱给村民甚至威胁村民参与闹事活动。

事件发生到现在二个多月时间,村里的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受到很大的影响。作为一个有责任的政府,不可能眼看着违法行为,而不进行法律追究。汕尾市委市政府坚决支持公安机关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打击,以恢复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和维护法律尊严。为保证事件有效处理,汕尾市委市政府提高一级监督,由汕尾市委市政府派人到陆丰,对于村民合理诉求监督陆丰有关部门解决;对于村民不合理诉求督促陆丰有关部门当面向老百姓解释清楚。

2、乌坎村事件发生之后网上有很多声音说碧桂园强势征地开发,这种说法是否属实?乌坎村事件给汕尾、陆丰两级政府在社会管理方面的启示是什么?

邱晋雄:到目前为止,乌坎村的这块争议土地,没有卖给碧桂园,只是前期洽谈,也没有签订任何协议。陆丰市政府为了解决问题,暂时冻结丰田畜产有限公司与碧桂园项目的合作事宜,接下来如果碧桂园项目需要征用乌坎村的土地,我们一定会让村民知情,征求他们的意见,依法依规按程序办理。

郑雁雄:乌坎村事件给政府在社会管理方面的启示有三点:

一是应落实干部接访责任制,落实到人头,包案解决。只有把责任落实到人头,落实到解决的终端,才能让问题得到妥善解决,群众的诉求得到声张,这样才能避免因为解决不及时、表达渠道不畅通,而造成一些基层群众过激、甚至走上采用违法的方式方法来表达自己意见的行为。

二是政府要痛下决心,严厉要求干部队伍,把解决群众诉求作为自己的本职工作的第一责任。如果没有完成、甚至是玩忽职守,视群众诉求为儿戏,要用纪律甚至是法纪来限制,让有这种行为和想法的人,在岗位上不能安稳。

三是进一步加强对广大群众的教育,教给他们正常表达诉求的有效方式方法。从而走出过去“一有诉求就过激,一过激就失控,一失控就犯法,一犯罪就抓人”的怪圈。

3、据了解,9.21事件有境外势力牵扯在内,政府有什么样的政策措施和手段?

郑雁雄:境外的某些机构、势力和媒体与乌坎村事件确实有一定关系,把一个村的问题炒得沸沸扬扬,无限放大,已经跟村民的意愿相去很远。公安机关已发现有汕尾以外的人在事件中推波助澜,给钱,通风报信,帮忙印制标语等等行为。对于汕尾、陆丰两级党委政府,要守住的是法律的底线。

任何人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有相关的机关去依法处理。只要不违反法律,你关心汕尾,关心陆丰,关心乌坎,我们都欢迎。

郑雁雄:在这里我也向关心汕尾,关心陆丰,关心乌坎的朋友和人士发出倡议:在农村社会的基层,大多数村民受到的教育和技能培训,在整个国家是比较弱的,对这些地方的报道,尤其要注意分寸、注意真实、注意公道,使得村民一看报道,就明白怎么回事,而不是越看越糊涂。

另外,希望支持汕尾、陆丰、乌坎发展的热心人士支持村的公益事业,帮助村里的招商引资工作,为各种开发建设提建议。如果有利益的诉求,欢迎到政府有关部门提建议,通过正常手段、法律渠道解决问题。其他一切非正常渠道不可能成功。

(南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