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克斌:中国干部制度的弊端

靠共产党自身来惩罚官员、大义灭亲已经没有可能。中国唯一的出路就是实行民主,让百姓享有选举、揭发的权力,摈弃旧制,采用更富有生气的自下而上的官员选拔制度,把对党负责改为对国家负责, 对人民负责。 选举那些有思想,有能力, 有抱负的精英担当起领导国家的责任。把那些贪图私利,庸庸碌碌的奸佞之徒及时撤换, 保持政府血液的干净和健康。健全法制,不管领导的地位多高,都应当在法律监督之下, 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改革开放的直接结果是导致了中国的经济崛起,间接的结果就是中国到了改变政治体制的时候了。实行自由民主,建立多党轮流执政的国家体制,才能使经济建设的成果继续保持和光大。

中国共产党接管了中国大陆才60几年。在前30年里,政治运动不断,高层领导像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在后30年里,二次跃进见了成效,制造了经济崛起,但是贪污腐化的领导像苍蝇蚊子一样,搅得天昏地暗。除了独裁的封建体制, 中共的干部制度也是导致投机和腐败的根源。简单说来,中国的干部制度可概括为党阀制,门阀制,终身制,伯乐制和派系制。这些制度使得中国的干部系统如死水一潭,争权夺利,成了一个黑色的染缸,即使一个清白的人跳了进去,也免不了沾上污泥浊水。

党阀制度开始于1927年9月的三湾改编中,毛泽东开创了支部建在连上的制度,成为党指挥枪的理论的基础和前身。后来在连队有指导员,营有教导员,团以上设政委。这些人实际上是党在部队的监督人,保证党的方针路线在部队的顺利推行,用所谓的思想建设把部队牢牢地掌握在党的手中。中共的政权是用枪杆子打出来的,所以在建国后, 政府的结构因袭了军队的色彩,把支部设在班级,车间,街道,科室,人多到一定程度还要设党委。如果是少年,则设少先队,如果是青年,则设共青团。凡是有人的地方,都要有党的机构,实行所谓一元化的领导。党组织成了注入人体血液的示踪原子,身体的各部位发生了什么事情,党都会一清二楚。毛泽东总结了历代统治阶级和苏共的经验,把中国人上上下下都牢牢地掌握在他的手中。一有风吹草动,就发动个运动,把反对他的不同意见扼杀于襁褓之中。

党阀执政的直接结果就是一党专政。不是我这个党的人,不要说执政,就连个弼马温也当不成。由于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共产党采取秘密组织,地下工作,党员必须宣誓对党效忠,这个党带有封建帮会的特色,经营方式与黑帮相似。掌握了政权后,党对普通百姓还保持了神秘的传统,从组织生活到党代会,都是黑箱作业。这个党不相信人民,不相信群众,切断百姓和外界和外国的思想交流,让百姓只能听他们的一种声音。这样一个组织出了什么问题,老百姓也不会知道,由于他们严密地控制着警察和军队,没人敢正面揭发斗争。由于党阀观念,把一些有思想有作为的有见识之士排除于领导决策部门之外。从而使得党在一个独门独户不健康的封闭环境里发展,结果是越走越黑,最后走到人民群众的对立面。

党阀的另一个结果就是庞大的干部编制。本来一个省、市有省长、市长, 再加一两个副手就可以运转了。本来这些省长、市长以及厅局各级干部都是从党内选拔的,可是,党的中央机构还是不放心,还得另外选派一批省委、市委、地委书记和副书记们,他们的地位相当于常驻钦差大臣,监视、执行各项工作,包括发展党员,培养干部。再加上省人大,省政协,团省委等机构,中国出现了一大批人浮于事的官僚阶层,正事干不来,坏事倒出了不少。这些机构花费的都是从老百姓兜儿里掏出的钱,成为老百姓的一个沉重负担。

门阀制是中国封建社会遗留的传统。 历代的皇族就是最大的门阀。中国人在用人的时候对家世十分重视,比如将门虎子,三世公卿,连唱戏和说相声的都要讲究世家。刘备穷得都卖草鞋了,还得炫耀他是中山靖王之后,被汉朝的末代皇帝尊称为皇叔,的确行之有效。金刀令公经杨延昭、杨宗保、到杨文广传了4代,到了水浒传时,其后代杨志只能靠卖祖传的宝刀来过日子了。门阀观念有一定的道理,一是生物基因,二是耳濡目染,子继父业,理所当然。我有个中学同学,是位少将的儿子,他立志长大了要当将军,后来听说获得了大校的军衔;我的大学同学说,他在读81学校时,同学间攀比谁家的汽车高级,从小就是将来坐轿车的材料。

共产党的门阀观念开始时不大明显,只在廖承志等人的身上有所体现。到了文化革命,在谭力夫先生的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影响下,门阀开始泛滥。先是毛泽东的妻子进了中央文革,侄女王海容进了外交部,女儿肖力进了解放军报,侄儿远新当了联络员。林彪副主席紧跟了一步,让儿子当了空军作战部副部长。文革后,这种风气弥漫开来,竟然形成了党内重要的一派,太子党。仗着先天的优越,这些人官居要职,或进中央,或为封疆大吏,权势显赫,雄心勃勃。 就连当个普通士兵都未必合格的毛新宇阁下都当了将军。

门阀观念有两个缺陷。第一,在挑选干部时,注重官宦之后,把出身贫寒的有为之士拒之门外,使干部系统失去了获得新鲜血液的机会。第二,干部子弟从小生活特殊,其野心和私欲比一般百姓子弟要重,容易走进争权夺利的怪圈。这些人从小高高在上,不了解也不关心人民的疾苦,从而使上层领导机构和人民群众脱节。何况有些人论资历,能力和人品,都不会成为干练有为的官吏,只能庸庸碌碌,苟且度日。门阀观念的另一个短处是,上层机构把封官许愿当成礼物送来送去,用来平衡各种政治力量间的竞争,获得各派对最高领导人的认同与支持,把治理国家的大事当成不负责任的私下交易的本钱。

终身制使得干部系统像一潭死水,聚集了大量的蚊蝇。尽管改革开放后,干部中规定了退休年龄, 但是退休后许多人并没有停止干政。江泽民已经成为普通党员,但是他的政治与生活待遇与退休前没有改变,在公开场合, 俨然以国家领导人身份出现, 他的儿子继续在红白两道当官发财,他的家族势力并没有因退休而有丝毫的减弱。李鹏的儿子原来是公司的总管,摇身一变, 又当了副省长。江、李的行为告诉百姓,他们的政治地位和权利还是终身的。

终身制还体现在干部的培养过程中。共产党的干部选拔过程和行军作战时的军队差别不大,从班长,、排长、连长,一级一级直到将军和司令。在和平环境里,学校从中、小学就开始塑造典型,培养一批对党听话效忠的奴才,这些人有的在大学,有的在中学就加入了共产党,逐渐培养成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这些人从小到老都是干部,一旦升到司、局一级,一辈子都会享受国家俸禄,一朝为官,终生为官。这种制度培养出来的是一批职业官僚,除了管人,整人,没有任何别的专长,离开官场,就失去了饭碗,因此,只能终生当官。

除了从小培养的阶梯式干部,伯乐式也是一种重要途径。共产党的领导人自以为比别人高明,生来一双慧眼,可以洞察秋毫。 在干部和接班人的选择上往往取决于各人的好恶,看上眼的,则大胆提拔,委以重任。毛泽东曾经看上过刘少奇,林彪,最后又亲手一个个把他们除掉。文革中他又看上了一批劳模和造反派,陈永贵、吴桂贤都进了国务院,王洪文还当了副主席, 把国家搞得地覆天翻,民不聊生。临死前他匆忙地看上华国锋,没过几年,就让人民的儿子的邓小平一脚踹了下去。邓小平这个伯乐也不打好使,先后撤换了胡耀邦,赵紫阳。64枪声后又看上了三个代表的江泽民, 然而,邓不放心,又隔代指定了唯唯诺诺、四平八稳的胡锦涛成为江的接班人。他不但想活着的时候控制国家,死了以后也不想让国家偏离他的路线。坚持伯乐制的人自以为是,唯我独尊,把一个泱泱大国的命运牢牢掌控在一个行将入土的老人手中,这是对国家、对百姓不负责任的态度。一个富有经验的古董鉴赏家都会有走眼的时候,因此靠伯乐挑选的干部也未必都那么精干可靠。

干部的另一个来源就是派系制。江泽民上台,就提拔了一大批一机部系统和上海系统的干部。 到了胡锦涛, 又对共青团系统的干部独具青睐。道理很简单,每个人都要招一批靠得住、有渊源的干部来辅佐他们稳居帝位, 不生二心,这就是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种选拔制有几个危害。第一, 因为上来的是知根知底的过去的下属,因而过于信任,即使出了问题,也会纵容包庇。第二,第一把手没有足够的力量全部换上自己人,领导机关中会同时存在不同的派别或出身。这些势力之间会为了权利的多寡而产生的争斗,不会把全部力量用于正常的工作。

总之,中国干部的选拔制度决定了所有的干部都来自党系,这些人对党效忠,对上级效忠,对伯乐效忠。在关键时候,他们不会站在人民一边。这些人自身没有思想, 没有判别是非的能力,一切以党制定的原则为基准。党让他们往东,他们就往东。党让他们往西,他们就往西,成为一群没头没脑的苍蝇。由于有世袭的背景,有门阀的影响,有派系的势力,这种干部系统盘根错节,人脉复杂,往往牵一发而动一片。这些职业官僚以骑在人民头上,荣享特权为目标,视百姓为奴仆。职业化、终身化的政客使得官场形成一潭死水,成为蚊蝇汇聚的地方。他们之间的利益与共,他们之间的关系紧密,因而相互放纵、包庇。出了问题,能捂就捂,能拖就拖,以至于贪官泛滥,势如洪水,不能堵塞。官场成了一口黑色的染缸,即使进来时是清白的,出去时也要被遣规则染上一层油污。反贪反腐成了口号,成了过场,结果是越反越贪,越贪越大,越贪越黑。官场的腐败和这种僵硬死板的干部制度有直接的关系。人民群众没有监督领导干部的权力,政法机构没有告发和拘捕官员的权力,中纪委实际上是犯罪官员的庇护所,即使遭到惩处,也会保外就医,待遇优厚。这些包容使得贪官更加有恃无恐,无恶不作。从生物学的角度,中国的干部制度属于近亲繁殖,遗传因子会逐步衰退,一代不如一代。

靠共产党自身来惩罚官员、大义灭亲已经没有可能。中国唯一的出路就是实行民主,让百姓享有选举、揭发的权力,摈弃旧制,采用更富有生气的自下而上的官员选拔制度,把对党负责改为对国家负责, 对人民负责。 选举那些有思想,有能力, 有抱负的精英担当起领导国家的责任。把那些贪图私利,庸庸碌碌的奸佞之徒及时撤换, 保持政府血液的干净和健康。健全法制,不管领导的地位多高,都应当在法律监督之下, 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改革开放的直接结果是导致了中国的经济崛起,间接的结果就是中国到了改变政治体制的时候了。实行自由民主,建立多党轮流执政的国家体制,才能使经济建设的成果继续保持和光大。

(华夏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