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华尔街日报:红色家庭的孩子们-薄瓜瓜

p111211101
薄瓜瓜在牛津大学社交活动中的照片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2000年,他时任大连市市长的父亲薄熙来,送12岁的他去一个名为Papplewick的英国预科学校留学。据该学校网站显示的信息,该校目前每年的学费为22425英镑。

一年后,他成为了英国最著名私立学校—Harrow的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据该学校网站显示的信息,该校目前每年的学费为30930英镑。

2006年,薄瓜瓜进入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学费每年月26000英镑。

他目前就读的肯尼迪学院的费用是每年70000美元。

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个傍晚,从停靠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的红色法拉利里走出一位身着晚礼服的年轻人。这年轻人是差不多23岁的薄瓜瓜,此行的目的是与时任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的女儿约会。

让人惊奇的不是驾驶法拉利的薄瓜瓜,而是他的父亲是薄熙来。薄熙来正在发起一个有争议的活动—“唱红歌”以期重振毛泽东精神。他命令治下的学生、官员们下乡劳动接受再教育。他的儿子却驾驶着价值数十万美元,像共产党旗帜一样鲜红的跑车,而这个国家去年人均年收入大概是3300美元。

有趣的是,中共试图在一个日益多样化,信息灵通的社会保持其合法性和苛求稳定所面临的挑战却恰恰与这些红色家庭有关。被称为“太子党”的中共领导人的后代们正在成为这个国家新的焦点,相较于官员腐败,他们瓜分国有企业,奢侈的消费更能激起民愤。

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简朴的生活往往是共产主义公开的价值观,也是国有媒体一贯的宣传。但是作为政治贵族的太子党们却在瓜分利润丰厚的行业,拥抱财富,这些越来越高调个人行为证明了共产党对权力的垄断,同时也让这个依靠工农运动起家的政党感到越来越不安。

他们的知名度具有特殊的共振,明年这个国家将迎来十年一次的领导人更迭。几个中老年的太子党将获得中共的最高职位。这种前景导致一些人相信,在未来的十年,这些已控制了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的精英家庭将主导中国的政商两界,并在军事上发挥相当大的影响力。

李成(音译),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专家,他说:“这已经没有异义了,趋势已很清晰。”这位中国政治专家解释说:“太子党从来都不受大众欢迎,但是现在他们却成为了非常强大的政治力量,中国公众一直对太子党不满,尤其是对他们在政治和财富的控制上,并质疑“红色贵族”的合法性。”

现任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中有部分属于“太子党”,但是这个领导集体是由他们和非世袭的胡锦涛、温家宝平衡后的产物。胡锦涛的继任者,习近平,现任国家副主席。他是开国元老习仲勋的儿子,同时他也是第一个获得国家最高职位的“太子党”。许多中国问题专家认为,习锻造了一个与其他几位提拔太子党的党内元老的非正式联盟。

薄熙来,资深的太子党成员,他是另一位开国元勋薄一波的儿子。据2位经常接触薄熙来的人说,他经常谈起他与习家的紧密联系。习近平的女儿目前在就读于哈佛,薄熙来的儿子是肯尼迪政府研究学院的研究生。

这个国家最高的决策机构是由25人组成的政治局,成员之一薄熙来虽然总是很高调,但却并未就太子党发表任何评论,他的儿子薄瓜瓜也没有就此回复任何邮件。

一些官员子女们的丑态成为了中国互联网上的热门话题,尤其是在类似于推特的微博上,因为信息发布的速度很快,所以很难及时的监控和屏蔽。在今年9月,一个网民发布了一个将军的儿子驾驶宝马撞了另一辆车后(应该是李双江儿子,译者),与同伴殴打被撞车辆驾驶员并警告围观者不要报警。

此事引起舆论的一片哗然,官方媒体报道该将军的儿子已被劳动教养一年。

中国的高级领导人是不应该有工资以外的其他收入的,一个部级的官员年薪约为人民币14万元。但他们的亲属却被允许参与商业活动,只要这些利益与他们的政治范围无关。在实践中,家庭财产的源头往往无法追查。

去年,从互联网发现的消息,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儿子也就是前红军指挥官(曾山)的孙子在澳大利亚花32.4万美元购买了一处海滨别墅,之后他申请拆掉这个具有百年历史的古老建筑在原址建造一栋有两个游泳池并且通过瀑布相连的新别墅.

虽然中国已经拥抱资本主义,但在公共事物决策和经济系统中国家任然占据主导地位。而在中国有一个普遍的感知是,虽然大多数“太子党“们做的是合法生意,但是他们占尽优势。

国家拥有城市土地的所有权,战略性产业以及银行。救济性质的贷款以压倒性的优势借给了国有企业。在这样的分配结构中,他们通过政界中的人脉关系、家族威信获得资源,然后又利用相同的关系网络不受制裁。

党的喉舌《人民日报》去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91%的受访者认为中国的富有家庭拥有政治背景。前中国审计长李金华在网络论坛上写到:官员家庭成员的财富是人民最不满意的问题。

另一种不同的观点是,太子党受益于红色背景并非由于权力。

叶明子,一个32岁的时装设计师,她是红军创始人(叶剑英)的孙女。她在一封电子邮件说:“在现实中,政府首脑家庭中的孩子们受到了非常高审查,大部分都非常小心,以避免政府偏袒的不良影响。

在毛泽东1949年取得政权后的最初几十年,中共领导人的孩子们大多在人民的视线之外,在在红墙内,就学于精英子弟学校,如薄熙来与其他许多现任领导人都曾就读过的北京男四中。

在80、90年代,太子党们通常去国外念书然后加入国有企业、政府机构或外国投资银行。但他们都保持了相当的低调。

现在,中国领导人家庭送往海外的后代越来越年轻,他们一般就读于美国、英国、瑞士的顶级私立学校,这样就可以确保他们能够进入西方最好的大学。20—40多岁的太子党们越来越多出现在商业领域,尤其是私募股权投资,这使他们能够最大限度的获取利润,并与国际国内商界精英保持接触。

年轻的太子党们经常会与模特、演员、体育明星聚集在北京工体的夜总会,炫耀着他们的法拉利、兰博基尼和玛莎拉蒂。他们一边品味着雪茄、葡萄酒、中国白酒一边在类似于茅台俱乐部专属场地这样靠近紫禁城的古老建筑里谈生意。

几天前的一个下午,前国务院副总理的孙子投资的一家马球俱乐部在北京郊区开业,由阿根廷球员与进口的马为来宾们表演。

“我们向公众介绍马球,不,不完全是。”一位工作人员说。“这是上将的儿子,那位的爷爷曾是北京市市长。”

在海外,太子党们开始变得越来越高调。时尚设计师叶女士,被刊登在最新一期Vogue杂志,她旁边的珠宝设计师万宝宝是前国家副总理(万里)的孙女。

年青一代的太子党要数薄瓜瓜的知名度最高,在现任政治局委员的孩子中无人能出其右。他出生于1987年,他的父亲薄熙来的事业上升期,他家族的势力奠基者是薄一波,一个帮助毛泽东打天下的中共元老,曾于1966-1976的文化大革命中被打倒,但最终平反。

据他的朋友说,他从小生在在一个封闭考究而又戒备森严的环境中,由专职司机接送他上下学。

2000年,他时任大连市市长的父亲薄熙来,送12岁的他去一个名为Papplewick的英国预科学校留学。据该学校网站显示的信息,该校目前每年的学费为22425英镑。

一年后,他成为了英国最著名私立学校—Harrow的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据该学校网站显示的信息,该校目前每年的学费为30930英镑。

2006年,薄瓜瓜进入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学费每年月26000英镑。

他目前就读的肯尼迪学院的费用是每年70000美元。

问题是,这年均60000美金的学费是如何支付的呢?朋友们不知道,但有人认为是他开律师事务所的母亲支付的,而他母亲的律师事务所拒绝对此发表评论。而薄瓜瓜对中国媒体说,他从16岁开始就获得了全额奖学金,而哈罗、牛津、肯尼迪学院表示,他们不能评论个别学生。

教育是中国中产阶级讨论的热门话题,他们中的许多人对中国学校的教育质量不满,但只有少数相对富裕的家庭可以送子女出国留学。

薄瓜瓜的生活方式是有争议的,他在牛津大学社交活动中的照片在网络上广为流传,一张是袒胸露背的,一张是在化妆舞会上身着燕尾服。

据薄瓜瓜的朋友说,2008年,薄瓜瓜组织了一个叫做“丝绸之路”的晚会,其中包括少林寺和尚的武术表演。他还邀请中国的功夫明星成龙在牛津演讲,并与他在舞台上一起献唱。

2009年,薄瓜瓜很荣幸的被一个叫做“英国华人青年联合会”的组织评为“十大杰出中国籍青年“。他还是牛津新兴市场有限公司的顾问,该公司是由牛津本科生成立的,专门从事探索新兴市场和就业机会的公司。消息源自该公司主页。

今年,网络上流传着一组他与另一位中共太子党—陈晓丹一起在西藏度假的照片。陈晓丹,一位年轻的姑娘,他的父亲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行长,而其祖父是中国著名的革命家陈云。关于这两位红色贵族的八卦消息,以及警察护卫,陈女士没有在邮件和Facebook上做任何回应。

在今年的人大新闻发布会,当有记者问起他儿子的罗曼史时,薄熙来回答说“不可思议,我认为这是他们的事情—现在不是在讨论民主吗?”

据朋友们说,年轻的薄瓜瓜最近打算离开哈佛去经营他的网站,guagua.com。该域名注册地在北京。而该网站的工作人员拒绝透露任何相关业务内容,“这是一个秘密”一个年轻人回答记者说。

他的朋友们说,目前还不清楚是如果薄熙来升职的话,毕业后的薄瓜瓜是否还能保持如此高的知名度。《南方周末》报道,2009年薄瓜瓜在北京大学演讲时说“他想在文化、教育方面‘为人民服务’。”

他排除了从事政治的可能,但是却在回答学生提问时表现出一些他父亲的个性和矛盾,据新闻报道,当他被问及牛津不雅照片时的回答引用了毛泽东的话“要有严肃的一面,也要有活泼的一面。”接着他讨论了成为中国新贵(红色贵族,译者)一员的意义。

“这有点像驾驶一辆跑车,我知道英国贵族并不傲慢,真正的贵族并不傲慢,但都比较低调。”

(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