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给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公开信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美国《外交政策》,是把中共的技术官僚、中共政治观的卫道士、艺术家、学者及消费文学作家,都错当成了思想家。而中国民众、尤其是民主人士,对其中的中共技术官僚与中共政治观的卫道士,是极反感与厌恶的。

美国《外交政策》及其他一些机构,长期以来,在美国政府的盲目庇护下、拿着美国纳税人的钱、打着普世价值观的旗号,自说自话、自以为是、为所欲为地乱搞着。他们,实质上是扰乱了普世价值、糟蹋了美国纳税人的钱。我以为:你这个美国民众选举的总统,到了应该好好管一管、整顿一下他们的时候了。否则,“受助”国的民众、尤其民主人士,将被折腾的无所适从,且人心涣散。

给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公开信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一十四

奥巴马先生:最近,美国《外交政策》搞的“全球百位思想家”,把周小川、俞可平、艾未未、贺卫方、韩寒列在其中,在中国国内负面影响非常大。这一类文章,至少有--华夏黎民*的《华夏智库――东亚时事解读(2011.11.29)》、难以了然的《难道普世之道还要分三六九等吗?》、石三生的《顾晓军先生的尴尬》……等等,以及我为此撰写的专题系列文章。

华夏黎民*,在开卷即明意:“我们对国外入选思想家的人物不太了解,但是对国内这几个人物还是比较了解,充其量他们只是对国内甚至世界有一定影响力的知名人物,如果把他们定位在思想家范畴,那实在是大大贬损了思想家这一名号,就像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所说的,如果这些也是思想家,那么妓女更应该是思想家,的确如此!”

大陆人所共知:周小川,将数千亿中国人的纳税钱,投入美国两房债券、而后化为泡影;又将数千亿美元的中国外汇储备,投入美国国债、被深度套牢。也许,这对于美国而言,是件有大功的大好事;而对中国民众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外交政策》不避嫌地褒奖周小川,是严重伤害了中国民众与民主人士的感情。

《外交政策》因俞可平写了《民主是个好东西》,把他也列入其中。可《民主是个好东西》讲的是:“社会主义民主”、“我们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以“民主集中制”为一党专制与集权的“中国特色”服务、永保红色江山……这样的“民主”是“好东西”吗?是普世价值的思想家吗?

而艾未未,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就明确地说:“我和他们有太多的不同,我会比较直觉和直观地来处理一些问题。”思想,是对现实生活与存在的冷凝与理性的提炼。直觉,不是思想;感性的东西,与理性的东西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思想者,不等于思想家。思想家,必需有思想产品。艺术家有思想,依旧是艺术家,而不会成为艺术的思想家。艾未未,实际上否认了他自己是思想家。

贺卫方是中国难得的优秀的法学家。我真的不想伤害他。但,他是法学家,不是思想家。

美国人,喜欢跟着中共亦步亦趋地时而正炒、时而反炒韩寒。而韩寒究竟是不是思想家、或他的文章里究竟有多少思想含量?很简单,可把韩寒的作品与顾晓军的文章放在一起对比(包括在网上发表的第一时间),即可明白:谁是思想家、谁不是思想家?谁首创了些什么?而谁则涉嫌剽窃。

简单说:美国《外交政策》,是把中共的技术官僚、中共政治观的卫道士、艺术家、学者及消费文学作家,都错当成了思想家。而中国民众、尤其是民主人士,对其中的中共技术官僚与中共政治观的卫道士,是极反感与厌恶的。

美国《外交政策》及其他一些机构,长期以来,在美国政府的盲目庇护下、拿着美国纳税人的钱、打着普世价值观的旗号,自说自话、自以为是、为所欲为地乱搞着。他们,实质上是扰乱了普世价值、糟蹋了美国纳税人的钱。我以为:你这个美国民众选举的总统,到了应该好好管一管、整顿一下他们的时候了。否则,“受助”国的民众、尤其民主人士,将被折腾的无所适从,且人心涣散。

如,自邓玉娇事件以来、在仅仅两年半的时间内,美国的维权模式、在中国惨败。请问:公盟与许志永及维权律师刘晓原、浦志强、江天勇、滕彪……等等,还有哪一个能够正常发声呢?有的,还在维权中丧失了律师的资格。(在邓玉娇事件那最黑暗的日子里,是我、也只有我,每天以数篇文章的频率,在网络上呼号、凝聚民心与民意。)

当然,维权模式的惨败,责不在维权律师,而在中共之乱--他们打破社会的基础--公正与良知(如“带套不算强奸”等),使法律“为政治服务”、成了为专制卖淫的妓女。

然,作为世界警察的美国、没有责任吗?中国老百姓在被“强拆”、“截访”、“失踪”、“黑监狱”、“刑讯逼供”……你们这些普世价值的卫道士们,能心安理得吗?你们,不应该自省与检点你们所做过的事的实际效果吗?

当然,我也看到了你们的努力--把维权律师模式,转向民间律师典型--如赵连海、艾未未、王荔蕻、陈光诚……可,如今他们又有哪一个能够正常发声呢?有的,还躲着、绕着司法走。如,艾未未。

《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八十八条:“当事人对税务机关的处罚决定、强制执行措施或者税收保全措施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艾未未不知道这条税法吗?知道的话、为什么不起诉呢?害怕了、怕沦为访民?如是,国际社会、为什么还要把荣誉集中到一点上呢?

国际社会,是在浪费资源,没有达到中共“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的高度。所以国际社会与中共交手不是屡战屡胜,而是什么、该由你们自己正确评价。

最新,王荔蕻、刘沙沙,又获得“我们大家”评委会的第二届“中国良心奖”。这里,且不去说华夏黎民*在第一时间内发表的、对刘沙沙的特殊身份的质疑(包括刘刚曾经的、对刘沙沙特殊身份的很有说服力的论证),仅问:“我们大家”评委会是些什么人?可以公开吗?资金背景与来源又是哪里呢?如果是美国,而叫作“中国良心奖”,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失智,是美国《外交政策》这样的机构、美国维权这样的模式及用美国纳税人的钱的一些中国人的最大的共同特点。也许,他们不是无知或白痴,而是被某种力量渗透了。而被渗透了,不正是在糟蹋美国纳税人的钱吗?这不该你这个民选总统管一管吗?

顾晓军 2011-12-11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