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退场、弃权、反对三点一线的中国国际形象

f0905205502
资料图片: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摄影:黄频/中欧社)

新中国建政后,尽管六亿、七亿、八亿、十几亿国民,六十多年来始终节衣缩食,勒紧自己的腰带供亚、非、拉的朋友兄弟们快活,虽然始终奉行“以邻为伴,与邻友善”的外交国策,但也始终没摆脱四面楚歌,孤家寡人的地位和形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护照免签证的国家,竟然少得可怜,不如台湾同胞的三分之一。而移民留学的同胞却连年日益倍增。这样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际地位形象,这样始终如梦魇缠身的大国困扰痼疾,何时能治愈和正本清源?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外汇储备迅速增长并稳座第一交椅的神奇的东方巨龙,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很长时间内外交其实与十几亿子民并无多大关系,追根溯源就是邓小平“韬光养晦”的祖训、遗训,虽然周边“同志加兄弟”动辄占我领土领海,岛屿,撞华渔船、掳捕杀我同胞连年不断,更不用说侨胞在外经营动辄得咎,被烧杀抢劫导致血本无归的惨案了,每当这时,外交部发言人就例行公事地“抗议”几声,然后再强调“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中国奉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可能真正让子民们感到外交存在的就是近年来为数不多的“老朋友、伙伴”国家分崩离析、灰飞烟灭之时,政府运用飞机撤中国打工者的几次。中国老百姓真是地球上第一善良民族,尽管兄弟姐妹在国外被异性“兄弟姐妹”屡屡烧杀掳掠,但都被其家属子女“情绪稳定有序”化解,然后化为“有祖国强大后盾在,”,“为祖国强大感到骄傲和自豪”的豪情满怀。

多年来,在不少洲际论坛会议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屡屡集体退场。我有几多时候疑惑不解,作为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大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我们的朋友遍天下,东方不亮西方亮。况且外交部发言人的特色口头禅是:中方一贯认为,开展建设性对话与合作是促进和保护人权的正确途径”那么为何动辄频频集体退场,不开展“对话与合作“呢?直到看了一篇著名评论文章地问道“中国动辄退场,难道要退到地球以外吗”后才振聋发聩、恍然大悟。

既然外交部发言人言必称“中方一贯主张:开展建设性对话与合作,是保护人权的正确途径。”近年来,联合国安理会开会讨论通过的决议,中东也好,非洲也罢,总之都是为数不多的奉行专制独裁的国家。而制裁这些国家,中国和俄罗斯总是“睦邻友好”的步调一致,俩国代表团无一例外地不是投弃权票就是反对票。中国代表然后再把“开展建设性对话与合作是促进和保护人权的正确途径”的老调重弹一番。但是几乎每次都阻挡不住安理全通过的决议,真是应了老祖宗“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的格言警示。如果长此以往,一个不惜花巨额资金要搞“大外宣”,要主导“国际话语权”的国家,一个屡被最后“反戈一击”弄得处在极为尴尬、狼狈地位的“战略协作伙伴”,最后收获的极有可能是令人大多数国家反感和厌恶、四面楚歌的国际形象。近日,前外交部发言人吴建民就中国捐赠马其顿校车写的文章《弱国心态害人害己》,遭到众多网友的冷嘲热讽。连台湾的李敖就吴建民指责国民“弱国心态”一事,也在 质问吴建民“你说话有没有讲良心?”。他在博文中撰文质问吴建民:“无视国内的弊端,一味只顾强调你的所谓大度仁义的高姿态,根本脱离了人伦常情。这样的做人必然是失败的,这样的外交思路也必然失败!吴建民先生,你应该好好检讨一下了!”。

无独有偶,今年上半年,外交部因在国务院规定的“三公”消费公开日期内,以‘国家机密”为由拒不公开,同样遭到亿万网友痛批。近日,网上有曝出某位前外长出任国务院主管外交的副总理期间,其儿子在法国卖给台湾幻影2000新型战机,他不仅没有做出任何相关的对策性战略调整,相反,其子还受贿10亿美金的好处费,父子共同腐败的丑闻。再联想中国的朝鲜半岛特使李滨是韩国间谍,他将中国对朝鲜半岛的政策底牌全部泄露给韩国,导致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犹如透明人,处处被动局面。外交界不断曝出这类丑闻,已经使中国国际形象严重受损。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一个在国内因权贵集团“三公”灯红酒绿消费的腐败导致民怨沸腾的国家,它的外交领域也难免红尘滚滚、丑闻迭起。看看中国一任接一任外交人员几十年来一成不变的僵化、专断思维和言行、所作所为,就不难理解中国为何老是在退场、弃权、反对三点一线怪圈中转悠,很难摆脱为专制独裁辩护开脱的国际形象的个中缘由了。这种几十年来一直不惜用天价美元买选票,换来的临时抱佛脚的“朋友遍天下”的表面现象,只能是一次次上演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负责任大国”的闹剧。

新中国建政后,尽管六亿、七亿、八亿、十几亿国民,六十多年来始终节衣缩食,勒紧自己的腰带供亚、非、拉的朋友兄弟们快活,虽然始终奉行“以邻为伴,与邻友善”的外交国策,但也始终没摆脱四面楚歌,孤家寡人的地位和形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护照免签证的国家,竟然少得可怜,不如台湾同胞的三分之一。而移民留学的同胞却连年日益倍增。这样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际地位形象,这样始终如梦魇缠身的大国困扰痼疾,何时能治愈和正本清源?

(赵进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