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持“大国观”的吴建民先生遭遇网友狙击冤不冤

p111209101

吴建民先生的言语中,长者、权威人士之深重的家国、民族情怀、个人情感等等,粗看上去皆历历在目,感人至深,细琢磨,却经不起任何的推敲——吴建民看似做得弥合、“填沟”的工作,实则是在以自己的言行,挖出了一条组织、国家、外交与民众、社会之间的深深的鸿沟。

换言之,仿佛坚持组织、国家、外交的原则、利益,必然要损害民众、社会的原则、利益,反之亦然。这和“你代表党,还是代表老百姓”实在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样的言行,“填沟”与“挖沟”的两面性,极具隐蔽性,极具欺瞒性。

毋宁说,当事人自己都一直处于不自知状态,自觉不自觉地就干起了这样双重、两面的事情。为吴建民先生悲哀,实乃对这个体制以及体制中人悲哀。

在我的印象中,吴建民先生是一位开明、博学、有眼界、有涵养的外交家。在乌烟瘴气、近亲繁殖成灾且畸形儿见怪不怪的中国外交界,吴先生是我的一个预期选项、期待选项。他既往的不少言谈,我是认真拜读且多抱持理解之态度的。

不久前,吴建民先生就中国捐助马其顿校车一事,发表了著名的“大国观”,遭遇到了网友的无情狙击。多角度、多维度、多视角、多方位的辩驳,恐实令吴先生难于招架。

我初步估计,吴建民先生此次发表的相关言谈,是奉旨为之、奉命为之。吴先生显然是错估了形式,低估了困难,大包大揽地就欣然赴命——他流露出的信心满满、话语满满以及语气拳拳、情感切切,皆说明了这一点。我相信此次事件之后,吴先生对于网络会有更深一层的认识:网络就是人人给一个话筒,人人都可以发言。既往只有一个话筒,你说什么是什么、旁人想发言只剩怨言、只能洗耳恭听之情形,被网络生生彻底颠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一溜就知那个熊包哪个好汉,哪个在理哪个混蛋了。

原本是外交部捐助马其顿校车的腌臜事,却被吴建民先生孤胆英雄,手持炸药包,成功地转移了火力、视线,这颇有些悲壮的色彩。不管吴建民先生承认不承认,此次吴先生的确是马失前蹄、言多失语了!人生的短板、业务的短板、知识的短板、见识的短板、境界的短板,浓缩在一句话“大国观”上,暴露无遗。我深为吴先生悲哀。

曾几何时,“外交无小事”一语,把稀松平常的外交工作,弄得神秘兮兮、高深莫测。负载着光荣历史、腰包鼓鼓现实以及显赫身份的外交官员们,尤其是出头露面诸如发言人之类,更是趾高气昂、口无遮拦,恣意妄为、丑闻迭出,却不见任何反思、悔过。长期以来,外交部凭借着这层神圣的光环,我行我素、不容任何人置喙,俨然绝对以中国、中国人的化身出现,动辄言伤害13亿中国人的感情,动辄要问问13亿中国人答应不答应。大话说破了天。而今,吴先生以自己的高论,给了民众褪去其本不该有的神圣、虚幻光环以机会。

在吴建民先生眼里,中国的外交是一以贯之、60年辉煌历史、辉煌现实不变的;既往的外交历史,是根本不需要反思、不需要调整、不需要改变,只需要一概坦赞铁路下去、一概1.5亿英镑下去,就OK,就万事大吉了——殊不知,世界局势千变万化、瞬息万变,固守着先祖留下的定制、旧制,这种思维本身,既愚蠢僵化之表现。

中国的外交传统、历史是不是成功,现在恐很难定论。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既往的外交,急需进行彻底的反思、调整;捉襟已然见肘,破帽遮颜已然难过闹市。我只举一点,据说至今至少花出去了2500亿的金钱,表面上看,赢得了一百余个建交国,但是,中国人的护照,基本上在世界不通行,免签国屈指可数、少得可怜。如此“大国”,如此外交成功,实在令人汗颜。

无疑,我们需要崭新的外交格局,需要崭新的外交思维,需要跟上世界的前进步伐,需要智慧、胆识,需要革除既往的大话、假话、空话以及脏话,需要破除意识形态决定一切的做派,需要清除诸如腐败回扣、金钱交易等等污秽。外交事务理应经得起民众、纳税人的拷问。可悲的是,外交部至今抱持特权、神秘的包袱不撒手,甚至以国家秘密为借口,拒绝公布“三公”消费。从某种意义上说,“三公”消费就是腐败消费,难道外交部生生要把腐败的“三公”消费,与国家秘密挂上钩吗?

从大的原则上说,外交实际上等同于内政。若站得正、行得端,若真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若为了道义、正义而勇于承担世界事务,我想,自然会获得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尊重与爱戴。现在的情形是,自己还在饿肚子,却要大把大把撒钱聚拢人气;自己国家的学生都没有校车,却要把莫名其妙的企业政府行为之捐助校车,给优于自己的国家。老子说过金钱、利益决定一切吗?孔子说过把自己的家底抖落给旁人、一文不剩就是大方、就是心态好、有眼界吗?

说一千道一万,顾左右而言他,这都是不能自圆其说的。

从吴建民先生的言谈中,我看到了什么叫精英式固步自封、精英式人云亦云以及精英式自我感觉良好。吴先生动辄老百姓自卑、老百姓不明白、和老百姓需要听解释,动辄心态、胸怀云云。网民的反驳,已然说明了一切,自卑、不明白、不清楚的,恰恰是吴先生本人。

之所以落差如此,之所以轩然大波如此,一方面,这是由僵化的体制、刻板、守旧的官僚工作所致,个人已了无自我的思考、独立的思考,一切都是大话语、大概念、政策性话语、打圆场不说真话式话语。另一方面,从吴建民身上,我愈发发见了中国官员的两面性——少有主见、少有原则、少有立场、少有血性、少有担当、少有牺牲。吴建民先生所代表的很大一部分人,其言谈举止,甚至思维模式,很大程度上,其实已经不是为国家、民众、外交负责,而是对上级领导负责、为自己的权位、位置、利益负责。

吴建民先生的言语中,长者、权威人士之深重的家国、民族情怀、个人情感等等,粗看上去皆历历在目,感人至深,细琢磨,却经不起任何的推敲——吴建民看似做得弥合、“填沟”的工作,实则是在以自己的言行,挖出了一条组织、国家、外交与民众、社会之间的深深的鸿沟。换言之,仿佛坚持组织、国家、外交的原则、利益,必然要损害民众、社会的原则、利益,反之亦然。这和“你代表党,还是代表老百姓”实在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样的言行,“填沟”与“挖沟”的两面性,极具隐蔽性,极具欺瞒性。毋宁说,当事人自己都一直处于不自知状态,自觉不自觉地就干起了这样双重、两面的事情。为吴建民先生悲哀,实乃对这个体制以及体制中人悲哀。

(祝振强/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评论

  • 赵进斌 说:

    退场、弃权、反对三点一线的中国国际形象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外汇储备迅速增长并稳座第一交椅的神奇的东方巨龙,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很长时间内外交其实与十几亿子民并无多大关系,追根溯源就是邓小平“韬光养晦”的祖训、遗训,虽然周边“同志加兄弟”动辄占我领土领海,岛屿,撞华渔船、掳捕杀我同胞连年不断,更不用说侨胞在外经营动辄得咎,被烧杀抢劫导致血本无归的惨案了,每当这时,外交部发言人就例行公事地“抗议”几声,然后再强调“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中国奉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可能真正让子民们感到外交存在的就是近年来为数不多的“老朋友、伙伴”国家分崩离析、灰飞烟灭之时,政府运用飞机撤中国打工者的几次。中国老百姓真是地球上第一善良民族,尽管兄弟姐妹在国外被异性“兄弟姐妹”屡屡烧杀掳掠,但都被其家属子女“情绪稳定有序”化解,然后化为“有祖国强大后盾在,”,“为祖国强大感到骄傲和自豪”的豪情满怀。
    多年来,在不少洲际论坛会议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屡屡集体退场。我有几多时候疑惑不解,作为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大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我们的朋友遍天下,东方不亮西方亮。况且外交部发言人的特色口头禅是:中方一贯认为,开展建设性对话与合作是促进和保护人权的正确途径”那么为何动辄频频集体退场,不开展“对话与合作“呢?直到看了一篇著名评论文章地问道“中国动辄退场,难道要退到地球以外吗”后才振聋发聩、恍然大悟。
    既然外交部发言人言必称“中方一贯主张:开展建设性对话与合作,是保护人权的正确途径。”近年来,联合国安理会开会讨论通过的决议,中东也好,非洲也罢,总之都是为数不多的奉行专制独裁的国家。而制裁这些国家,中国和俄罗斯总是“睦邻友好”的步调一致,俩国代表团无一例外地不是投弃权票就是反对票。中国代表然后再把“开展建设性对话与合作是促进和保护人权的正确途径”的老调重弹一番。但是几乎每次都阻挡不住安理全通过的决议,真是应了老祖宗“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的格言警示。如果长此以往,一个不惜花巨额资金要搞“大外宣”,要主导“国际话语权”的国家,一个屡被最后“反戈一击”弄得处在极为尴尬、狼狈地位的“战略协作伙伴”,最后收获的极有可能是令人大多数国家反感和厌恶、四面楚歌的国际形象。近日,前外交部发言人吴建民就中国捐赠马其顿校车写的文章《弱国心态害人害己》,遭到众多网友的冷嘲热讽。连台湾的李敖就吴建民指责国民“弱国心态”一事,也在 质问吴建民“你说话有没有讲良心?”。他在博文中撰文质问吴建民:“无视国内的弊端,一味只顾强调你的所谓大度仁义的高姿态,根本脱离了人伦常情。这样的做人必然是失败的,这样的外交思路也必然失败!吴建民先生,你应该好好检讨一下了!”。
    无独有偶,今年上半年,外交部因在国务院规定的“三公”消费公开日期内,以‘国家机密”为由拒不公开,同样遭到亿万网友痛批。近日,网上有曝出某位前外长出任国务院主管外交的副总理期间,其儿子在法国卖给台湾幻影2000新型战机,他不仅没有做出任何相关的对策性战略调整,相反,其子还受贿10亿美金的好处费,父子共同腐败的丑闻。再联想中国的朝鲜半岛特使李滨是韩国间谍,他将中国对朝鲜半岛的政策底牌全部泄露给韩国,导致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犹如透明人,处处被动局面。外交界不断曝出这类丑闻,已经使中国国际形象严重受损。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一个在国内因权贵集团“三公”灯红酒绿消费的腐败导致民怨沸腾的国家,它的外交领域也难免红尘滚滚、丑闻迭起。看看中国一任接一任外交人员几十年来一成不变的僵化、专断思维和言行、所作所为,就不难理解中国为何老是在退场、弃权、反对三点一线怪圈中转悠,很难摆脱为专制独裁辩护开脱的国际形象的个中缘由了。这种几十年来一直不惜用天价美元买选票,换来的临时抱佛脚的“朋友遍天下”的表面现象,只能是一次次上演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负责任大国”的闹剧。
    新中国建政后,尽管六亿、七亿、八亿、十几亿国民,六十多年来始终节衣缩食,勒紧自己的腰带供亚、非、拉的朋友兄弟们快活,虽然始终奉行“以邻为伴,与邻友善”的外交国策,但也始终没摆脱四面楚歌,孤家寡人的地位和形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护照免签证的国家,竟然少得可怜,不如台湾同胞的三分之一。而移民留学的同胞却连年日益倍增。这样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际地位形象,这样始终如梦魇缠身的大国困扰痼疾,何时能治愈和正本清源?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