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批判《民主是个好东西》及美国《外交政策》

说到底,《民主是个好东西》是中共的政治观。可笑的是,美国《外交政策》,竟然连这么一点点的小把戏都看不出来,也就难怪白宫大厅里响起“打败美国野心狼”的音乐声了

批判《民主是个好东西》及美国《外交政策》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一十一

哈哈,美国佬傻里巴机!美国《外交政策》整个一傻碧--竟把俞可平等捧为“全球百位思想家”。而俞某获奖,则缘于他的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

那么,《民主是个好东西》,又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

大家随我来,先百度一下:第一条,“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理论–人民网”(人民网即“日人民报”的官网)。第二条,“民主是个好东西”。打开,首先看到“您的位置:新华网首页 >> 网评 >> 媒体时评”。如是的“民主”,能是个好东西吗?

文开头道:“我们正在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对于我们来说,民主更是一个好东西,也更加必不可少。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说过,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大家注意到没有?作者所讲的是“社会主义”“民主”。

我以为:普世价值的民主,是以公正、自由、人权、法治为前提、为核心价值观的民主。而“社会主义”,则是取消个性,以社会为单位、进行整体操作的。那么,“社会主义”的“民主”,是什么东西、究竟又怎样呢?大家只要回顾一下过去,就知道了:“社会主义”的“民主”,就是--“民主集中制”的“民主”、毛泽东时代的所谓“民主”。

美国《外交政策》,太傻碧了!这样的“民主”,怎会“是个好东西”呢?又怎能成为“全球百位思想家”呢?即使从利益出发,“社会主义”“民主”能符合美国利益吗?

再看,依旧是首段,作者道:“另一方面,我们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好了,人家分明是:偷换民主的内容,利用民主的美丽的外壳,搞假民主、伪民主,是为“中国特色”--由一党专制与集权、对抗世界民主潮流(权益公众化)服务的。不是吗?

而美国《外交政策》居然在作者获奖理由中道:“(我们)认为这让中国保持着改革的希望”。

请问《外交政策》:“中国保持着改革的希望”在哪里?如果回到了“社会主义”“民主”、回到了“民主集中制”的“民主”、回到了毛泽东时代的所谓“民主”上,那将是--经济改革开放的成果,被权贵们掠夺了;而随着经济改革开放的过程中逐渐宽松起来的政治环境,将要被收回。

如是,中国的老百姓还有希望吗?当然,中国老百姓没有希望,并不等于美国与《外交政策》没有希望;因为,这样更便于中美的大资本家们,联手发财、联手对付老百姓。

有意思的还是,我仔细研究了一下《民主是个好东西》,不得不承认:其是文章中的“经典”。

文章,共八个自然段。首尾两段,竟然是一字不差的重复。而其中六个自然段,每段都以“民主是个好东西”起句。除第一自然段说到“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官员而言”,民主“甚至是一个坏东西”这一层外。其他五段,大量罗列了民主“可能引发政局的不稳定”、“复杂和烦琐”、“增大政治和行政的成本”(请问作者:“社会主义”的政治和行政的成本难道还不够大吗?“三公消费”还少吗?各党政机关的奢华办公楼不是屡禁不止吗?与民主社会比一比,究竟哪家的政治和行政的成本更大些呢?作者,不分明是在颠倒黑白吗?《外交政策》,为什么竟然会无知到这种地步呢?)……等等。而结论,却又是“但是,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我看不到:每段罗列的民主“罪过”,与每段结论的必然关系。也就是说:文章,是根本不讲逻辑关系的。

请问《外交政策》:“全球百位思想家”,都是这样的水平吗?如果是,我请求你们--不要羞辱人类!不要倚仗着美国是世界第一强国而羞辱整个人类社会。“全球百位思想家”,应该由全球评。你们一家杂志搞什么“全球百位思想家”,与中共的“孔子世界和平奖”又有什么区别呢?以强势而凌众,还有一点点民主的意味吗?

说到底,《民主是个好东西》是中共的政治观。我以为:民主,就是还权予民,就是化党权为民权,就是利益公众化,就是民意作主。而作者认为:“一些政治家不了解民主政治的客观规律,不顾社会历史条件,超越社会历史发展阶段,不切实际地推行民主,结果只会适得其反。一些政客则把民主当作其夺取权力的工具,以‘民主’的名义,哗众取宠,欺骗人民。在他们那里,民主是名,独裁是实;民主是幌子,权力是实质”。而这,不就是在不点名地批判胡耀邦、赵紫阳和刘晓波吗?

胡耀邦、赵紫阳及刘晓波,不是不能批(昨日,我还撰写了《刘晓波思想批判:我没有敌人》);批判,该看出发点。持“社会主义”“民主”观点的人,批判胡耀邦、赵紫阳及刘晓波,分明是为“无产阶级专政”添砖加瓦、为永保红色江山万年牢,这是与人类社会的民主潮流背道而驰的。

可笑的是,美国《外交政策》,竟然连这么一点点的小把戏都看不出来,也就难怪白宫大厅里响起“打败美国野心狼”的音乐声了。而如是,《外交政策》还搞什么“全球百位思想家”评选呢?

罢!我也懒得批下去了。总之,《民主是个好东西》,并不是个好东西!而《外交政策》,则更加愚蠢。如果,美国或美国的各机构,还真心想帮助水深火热中的中国老百姓,希望--不要总把眼睛总盯着中共的官员、社会的名人(中共社会中的名人,没有中共的默许,可能成名吗?),而应该眼睛朝下,真正地关心普通老百姓、社会低层的学者、华夏黎民*那样的志士。待到中国实现民主的那一天,十三亿人会同声说:谢谢!

顾晓军 2011-12-8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