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刘晓波思想批判-我没有敌人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在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里,高唱“我没有敌人”,就近乎于白痴了。如果你没有对手、没有“敌人”,就完全可以退出竞争、回家去了。“宽容和人性”,不等于“我没有敌人”;“智慧和良知”,也不等于“我没有敌人”。“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与阶级斗争等等,无疑是错误的。但,“对待政权”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权,而非取决于民众。对待“强拆”、“截访”、“失踪”、“黑监狱”、“刑讯逼供”……如果你还能华丽地高唱着“我没有敌人”的调子,那么,你不是白痴、又能是什么呢?

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不在于普通老百姓。首先,在于政权的高层--如果他们高唱“为人民服务”,又“镇压反革命”、“反右”(打击知识分子)……等,那么,他们就是人民的敌人。其次,在于知识分子对民主的认识--如果知识精英们都高唱“我没有敌人”、甚至别有用心混淆宽容的认识……那么,我们又怎能期待民主社会的到来呢?

然,西方崇尚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崇尚非暴力。非暴力的理念没有错,但,不能演绎成“我没有敌人”。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都率领本族民众斗争了数十年,“没有敌人”还需要斗争吗?“我没有敌人”,是无知的妄言。

刘晓波思想批判:我没有敌人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一十

草!既然美国《外交政策》把艾未未、韩寒等树为“全球百位思想家”,没我老顾--华夏黎民*及广大网友公认的“中国著名作家、当代思想家顾晓军”的份,我就来批判刘晓波。

“我没有敌人”,如今已是家喻户晓了。因,其是2010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至今还在监狱里的刘晓波的名言。

如今,很多的“批判”,已根本不讲语境。而分析问题,必须要讲语境。如“我没有敌人”,就有三个层面:一、文字层面。二、背景层面。三、原始背景。

从文字层面来说:“我没有敌人”,是明显错误的。因为,你有没有敌人,并不由你单方面说了算--既然已到了“敌人”的份上,就得由双方来决定--你可以不把对方当敌人,但,对方把你当敌人,你的敌人就依然存在。

从背景层面来说:“我没有敌人”,更是明显错误的。在一党当政的“中国特色”的社会环境中,你涉及政治,中共就把你当成“假想敌”。如果你再不是纯理论研究,中共就更可以把你视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了。如刘晓波的“08”,在我看:就相当于古代的上书、劝政,本质上属于“救党派”。多好的“忠臣”,可中共不这样看,你说你“我没有敌人”又有什么用呢?对他人,这不也是种误导吗?

从原始背景来说:“我没有敌人”,也是错误的。“我没有敌人”,源于1989年的广场“宣言”所表达的信念——“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那件事的原始诉求,其实是反腐败。而反腐败,连中共都提到了“人亡政息”的高度,这“腐败”难道还不是“敌人”?难道还可以说——“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吗?你不把腐败当敌人,可腐败把你当敌人;你不仇恨腐败,并不妨碍腐败仇恨你。这就是刘晓波的认识不清、误导自己,也同时误导了别人、导致出的严重的后果。

在《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中,刘晓波还用不少篇幅讲述公检法在“监管上的进步”;而这,正好反证了“我没有敌人”的荒唐。因为“监管上的进步”,不是结果;结果,是“尽管我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对我的指控是违宪的”的刘晓波,最终还是“因言获罪”、“遭受政治迫害”,成为了“祖国”的敌人。

其实,在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里,高唱“我没有敌人”,就近乎于白痴了。如果你没有对手、没有“敌人”,就完全可以退出竞争、回家去了。“宽容和人性”,不等于“我没有敌人”;“智慧和良知”,也不等于“我没有敌人”。“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与阶级斗争等等,无疑是错误的。但,“对待政权”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权,而非取决于民众。对待“强拆”、“截访”、“失踪”、“黑监狱”、“刑讯逼供”……如果你还能华丽地高唱着“我没有敌人”的调子,那么,你不是白痴、又能是什么呢?

整个人类历史充满了血腥,同时又在不断进步。即使有很多曲折,甚至是倒退,但,总体是进步,大趋势是进步。我们不能象鲁迅--只看到血腥,看不到进步;也不能象中共--因为一点点进步,就妄图掩盖血腥。血腥与进步,其实是相辅相成的。如是,又有什么必要高唱“我没有敌人”呢?

我以为: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不在于普通老百姓。首先,在于政权的高层--如果他们高唱“为人民服务”,又“镇压反革命”、“反右”(打击知识分子)……等,那么,他们就是人民的敌人。其次,在于知识分子对民主的认识--如果知识精英们都高唱“我没有敌人”、甚至别有用心混淆宽容的认识……那么,我们又怎能期待民主社会的到来呢?

(我曾经说过:宽容,是对专制者、放弃权力以后而言。如果是专制者高举着屠刀,请问:你又有什么资格妄说什么“宽容”呢?)

回过头来看看:刘晓波的名言“我没有敌人”,不是什么政治口号,而是一种对“敌人”的视而不见的矫情、作秀,或曰故作姿态。通俗的说法,那就是--装碧。是不是这样呢?

然,西方崇尚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崇尚非暴力。非暴力的理念没有错,但,不能演绎成“我没有敌人”。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都率领本族民众斗争了数十年,“没有敌人”还需要斗争吗?“我没有敌人”,是无知的妄言。

刘晓波的长期抗争精神,无疑是可贵的。但,他把非暴力翻新成“我没有敌人”,无疑是错误的。在这一点上,西方世界的认识是不够的,错把刘晓波的抗争精神与“我没有敌人”混淆,甚至加以鼓嘈,这是祸害中国老百姓。

也许,西方人,就是这么失智--把艺术家错当思想家、把消费文学作家错当思想家、把技术官僚错当思想家……也许,中国的事,毕竟不是人家西方的事。

但,刘晓波的名言“我没有敌人”,西方人就最好不要再鼓嘈了。鼓嘈的结果,将是--中国,离民主社会越来越远,而决不会越来越近。这,就是我批判刘晓波思想--“我没有敌人”的现实的意义。

不知大家以为然否?美国《外交政策》错把艺术家、消费文学作家、技术官僚……都当成思想家,我不过是说说而已。如果人家愿意,把范冰冰、章子怡、张柏芝、陈冠希……或是妓女啥的,都说成是思想家,我既管不着,也管不了,是不是这理?

顾晓军 2011-12-7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