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黎汝胜:谁给他们践踏法律的特权?

显然,特权阶级不会轻易放弃他们的特权,不放弃,就意味着我们的国家和大多民众将会遭受更多的苦难。我们国家始终坚持严重的官本位特权思想,始终不肯放弃执政者的特权,总不敢三权分立让司法独立,始终要让司法牢牢地控制在权力者手中。

中国的“刑不上大夫”一直都在实施,现在的“刑不上大夫”,基本上都是他得罪了更大的“大夫”,从而上给小的“大夫”。百姓若与这些“大夫”有争执,则这个“大夫”基本无刑,这就是为什么民众杀了“大夫”就会被众人喝彩崇拜为英雄的原因。

陕西略阳四名男子涉嫌轮奸十二岁女孩的案件,在这个充斥着金钱和权力横行霸道的社会,我们有理由怀疑,此类案件在全国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这几个村镇干部只不过是政府官员败类的一个缩影,不知道还有多少个这样的禽兽还没有给曝光。电视剧(大时代)里丁蟹有句名言:淫人妻女笑呵呵,妻女人淫意若何?这些官们玩别人妻女时很高兴,你们也有妻女的,别人玩你妻女时你啥感觉?现在的中国社会就是这样,稍微有点权力的人就敢无法无天,无恶不作。在某些官员的眼里,法律算什么东西,法律本是神圣的,但有些官们太能任意践踏法律了,是谁给他们任意践踏法律的特权呢?

党时刻教育党员及公务员要做人民的表率,但大多所谓的人民公仆的道德堕落,已经到了非人类的地步。说是为人民服务,做的是为人民币服务,说是百姓的公仆,做的是奸商恶霸的保镖。本来知法犯法是罪加一等,执法犯法更是罪无可赦,可现实却是相反。这是国家的悲哀,人民的痛苦,百姓的无奈。中学生被带出去开房的事以前听说过,那些女孩子可能是为了钱,可是那些有点钱的人却丧失了做人的基本伦理道德,那些女孩子恐怕还没有他们的儿女大呢,能下得了手?现在社会现状就这样,给孩子们灌输的不良信息太多,家长也疏于管教,学校只看学生分数及升学率。谁来教育他(她)们人生观,价值观?男孩子出去打架动刀子已经是常事,世风日下,这个社会哪里出了问题,值得社会各界深思。

不言而喻,一个国家,如若法律沦为权贵的工具,必然导致权力失控腐败泛滥成灾,进而导致社会道德败坏。当初美国成立之初,有人曾建议把民间的枪支都收起来,但华盛顿说:不能收,因为,如果将来国家到了腐败的程度,人民就会没有力量推(翻)它,我们要为将来着想。看看我们现在,基本是连买个菜刀国家都想实名制,国家已经害怕成这个样子了,然而,民众总不能提着条木棍子去跟伟大的全副精良装备的police和城管拼吧。为什么国家害怕人民强大起来,我想起周星驰在(苏乞儿)里说过一句话,皇帝说:你丐帮这么多人,国家很不安。苏乞儿说:丐帮有多少人,不是我决定的,而是皇帝你决定的,如果,大家都有好日子,谁愿意做乞丐。一个害怕人民的国家,是很可笑并可悲的。

显然,特权阶级不会轻易放弃他们的特权,不放弃,就意味着我们的国家和大多民众将会遭受更多的苦难。我们国家始终坚持严重的官本位特权思想,始终不肯放弃执政者的特权,总不敢三权分立让司法独立,始终要让司法牢牢地控制在权力者手中。所以,我们看到官员只在乎自己的权力而不在乎律法,在官员的眼里,“法律”只是国家用来治民的东西,他们仍然执行的是“刑不上大夫”这个封建时代的特权观念,中国的“刑不上大夫”一直都在实施,现在的“刑不上大夫”,基本上都是他得罪了更大的“大夫”,从而上给小的“大夫”。百姓若与这些“大夫”有争执,则这个“大夫”基本无刑,这就是为什么民众杀了“大夫”就会被众人喝彩崇拜为英雄的原因。

因此,国家只有下定决心建立民主宪政制度,坚持依法治国,以“法治”代替“人治”,使法律既能治民、也能治官、治权,唯如此,国家才能进入良好的和谐有序社会。因此,建立民主宪政制度,重新重视中华正统文化,这是一个国家走向长治久安的必然需要。而在人性自私的社会里,那些官们口头上“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而背地里却使用国家权力为自己捞个几百万、几千万、几个亿。一些官员为了大量满足自己安逸舒适的生活,不择手段的利用国家公权争民之利、夺民之利,并且还利用自己掌控的国家权力,逼迫被夺权利之民不许向国家申诉冤情。有官员天天在指挥police扫黄,而他们却包养数十情妇。可想而知,以官员的道德感化驾奴法律维持的社会秩序,将会把国家、社会引入什么样的歧途。我们来看孟子如何说的:“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是的,社会恶行道德败坏事实上大多是这些官们造成的,如果官吏不信仰法度,国家还能生存,只是由于侥幸罢了。

曾经,我们想象着可以生活在共产主义这样一个美好愿望的世界里,因为总想象着向往着美好。我们以为找到了一个世上最好的制度,并以此带领全世界走进这个国度。可是,曾经的已经是曾经了,当守护者成为迫害者,当社会沦落成以权谋私的时候,当那些公仆成为吸血鬼的时候,我们才发现,现在才是真实的。当现实不再是我们所想象的现实时,我们需要的就是要每一个人去参与其中。在(原罪)自序中有一段话:当一个国家或者社会的法律制定乃至司法体系尽管基本完备,却是在一种不正常的状态下运行,并充斥着权钱交易等腐败行为,时时成为交易的筹码之时,社会正义将无从谈起,人们将失去可被预知并予以遵从的基本行为准则,人们的社会生活也将失去秩序,而更根本的是,人们将失去最基本的安全感和道德观,法律的光辉,将因此黯然失色。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