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解滨:反面解读薄熙来

p110310104

薄熙来几乎不会成为中国的明治天皇,也不可能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但如果有一天中国大乱了,那唯一不乱的地方,可能就是薄熙来管辖的地方。裸官们全都逃到美国和他们的妻儿共享天伦之乐之时,就是新中国诞生之日。如果中国实现了民主,那么他薄熙来即使不能当上叶利钦,也有可能当上普京。至于汪洋,当个总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如今在中国就连小学生都知道,胡哥老早就只是个传说了。习大哥只是新的传说。连俺都不要说他了。今后的十年,如果共产党还想掌权,唯一的指望就是薄哥了。管他走什么路,管他向左转还是向右偏,都比今天这种混吃等死、半死不活的局面要好。

薄熙来和汪洋,无论谁当上政治局常委,对中国的发展都是有十利而无一害,因为他们谁都比现在那几个混吃骗喝的草包要强千百倍。如果他们两个都进入政治局常委,那也是一件好事。他们都很可能成为旧制度的送葬者或掘墓人。最坏的情况是他们两人都没有进入政治局常委。那将是中国的特大杯具。

中共的第十八大召开前最关键的一场明争暗斗,是政治局常委的增补人选。 薄熙来和汪洋无疑是中共党内最璀璨耀眼的两颗新星。 他们无论谁上谁不上,看起来都会影响中国十八大后的发展。 以汪洋为代表的“广东模式”和以薄熙来为代表的“重庆模式”似乎成了中国下一步发展的两个选择。 广东是中国大陆最有活力、经济和政治相对最自由的一省,其发展模式是野心勃勃的,具有国际大视野,瞄准的是世界最发达的国家,做的是一个超级大蛋糕。 由于这个蛋糕很大很大,很多社会问题,如贫富不均、都可以在大蛋糕下面忽略不计了。 重庆的发展则是以“唱红打黑”为特征,政府为民除害,整治社会痼疾,解群众之难,大快人心。 无论广东还是重庆,经济发展都呈现出欣欣向荣、蓬蓬勃勃的局面。 至于哪个模式更好,这就是众说纷纭了。 这两种不同的喜好,就是最近网上说的“瑜亮情结”。 薄熙来是“瑜”,汪洋就是“亮”。

很不幸今天的中国还是个人治的国家,谁当官谁掌权,对于国家的发展举足轻重。 汪洋是个什么人,很多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出生于草根小民,除了他“团派”的印记外,没有任何背景。 他是靠自己的能力和手段一步一步爬上去的。 薄熙来是个什么人,似乎谁都知道了。 他是本文的重点。 因为他对中国今后的发展将起决定性的作用。 其他人,要么是过眼云烟,要么是陪衬,要么是垃圾,很快就会被历史遗忘。 一百年后很多人还会提起薄熙来,但很多人会不知道胡锦涛是谁。

当今中国共产党内最有能力、最有作为的官员,就是薄熙来。 中共党内没有一个人的才华可以比过他。 他的一个特征就是很受“左派”的青睐,左派们给他打上了“毛”的印记。 乍一看薄熙来确实很“毛”。 他唱红打黑,动用特警为民工讨薪,让郊区农民享受城里人的待遇,大量建造“廉租房”,看上去确实很“毛”。 所以“乌有之乡”在显要位置开辟了一个重庆版,而那个版面的横幅上写着“走毛主席指引的社会主义道路”。 我不知道薄书记有没有去“乌有之乡”访问过。 但我觉得薄大哥很有可能被那帮人意淫了。

为什么呢? 如果说薄熙来是个真正的“毛”派,那他为什么要把独生子很小就送到英国的贵族学校读书,然后进入牛津大学、哈佛大学深造呢? 瓜瓜在国外开豪华跑车,跟洋女人鬼混,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有这样一个西化的儿子给他敲边鼓,很难让人相信他薄熙来是毛泽东的信徒。 即使他文革中曾经一脚跺断他老爸的三根肋骨,也不能说明他忠于毛泽东。 大家看他在重庆的作为就以为他很“左” 了,但如果看看在他发迹的地方 — 大连的所做所为,却会让人感觉他很“右”, 因为他在大连做的那些事,例如拆除毛时代的工厂建花园,这在当时一般的领导干部是不敢做那些事情的。 至于好大喜功,那是中共干部的普遍特征,跟政治立场无关。 后来薄熙来当商务部长,也没有搞“左派”喜欢的那些东西。 只是在他被贬到重庆后他才“左”起来。 为什么他要那么做呢? 当然是要打击政敌,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当时“右”风盛行,他要东山再起,就必须走一条与众不同的路,逆流而上。 而这条路他走成功了,确实让许多老百姓拍手叫好,也让很多共产党干部拍案叫绝。假若当初党中央把他调遣到广东去当封疆大吏,相信他一样也会把广东搞得有声有色的。 事实证明,他是一个可以玩政治于股掌之中,利用左右两边挥洒自如的高手。 如果有人还是坚持薄熙来是个毛式领导人或“左派”的掌门人的话,那么请把“乌有之乡”从北京搬到重庆试试!

那么,薄熙来到底是什么派呢? 他内心是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种人,说的好听点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说的不好听就是善于见风使舵。 识时务也好,见风使舵也好,至少他是一个精明的政客。 他大学毕业的那个时候,很多“太子党”利用老爸的职权下海经商,捞得盆满钵满,玩女人玩到肾衰。 但他却进入当时并不看好的政界,从九品小官一步步爬上来。 他的太子党背景给了他两个好处:一是有人罩着,敢跟他捣蛋的人不多;二是底气足,敢闯敢干。 当时有“太子党”背景的从政青年并不止他一个,但他无论做什么事,都能做得有声有色。 这一点,他盖过所有的太子党从政者。 你可以说他是个具有远大抱负的政治家,也可以说他是一个野心家。 但无论你怎么说,他确实是个棱角分明,旗帜鲜明,敢想敢干的官员。 正是由于薄熙来的这些特征,他犯了中国古代和现代官场的一大忌,这就是他太张狂和显露了,以至于嫉妒他和害怕他的人太多。 如果他真的是一位皇帝家族里的太子,那倒也罢,皇帝为了自己的江山社稷,是会立他为后继者的。 如果中国是个民主社会,国家首脑靠民选产生,他薄熙来也会高票当选的,因为他有那个本事和魄力。 可中国既不是一个皇权国家,也不是一个民主国家。 今天的国家首脑是如何产生的呢? 很简单,这就是政治局里面和外面的几个大佬们在平衡了各种利益集团的利益后,跟便秘一样硬挤出来的。 至于国家利益,那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当年在商务部踌躇满志的薄熙来本以为可以轻易拿下政治局常委,然后直奔总书记或总理的宝座,却叫一脚给踢到重庆,当个封疆大吏去了,让那个四平八稳但也几近平庸的习大少爷给捡了个大便宜。

好在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 几年后薄熙来这只几乎被煮熟的鸭子居然重新飞起来了。 不错,他确实囚禁过记者,也关押过律师,甚至他打黑也不完全是光明磊落的。 不错,薄熙来的重庆模式说白了就是唯我独尊下的群众运动和高压统治的文革模式,是权力的最大化—-渗透到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将个人置于公权的严密监控之下,不同的声音被压制了,从里到外表现出虚假的高度一致。 不错,薄熙来已经在重庆完成了对重庆舆论生态的完全控制,对重庆经济的完全控制,对百姓生活的完全控制,反民主等愚民措施正在推行之中。 So what? 他的口碑仍然远好于那些平庸且贪得无厌的大多数官员。 这并非完全是洗脑的结果。 中共内部虽然在很多问题上有重大分歧,但在一个问题上却是高度一致的,这就是不能实行民主和法治。 因为,如果民主和法治在中国实现了,中共绝大多数官员都要下台。 一个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国家,只要有贤人来管理也不至于糟糕透顶。 如果没有贤人来管理,至少也要由能人来管理,总比今天这样由一帮碌碌无为的庸人治国,半死不活地晒着要好。

现在中国贫富悬殊的日益扩大,三公消费问题,仇富仇官和各种社会不公引发的群体事件越演越烈,使中国的社会安全环境越来越差。 而政治改革遥遥无期,连创造一个相对公平的法治社会都成了奢望。 政治改革不可避免要触及既得利益权贵的根本利益,所以无论如何,特权利益者们是不会同意的。 这些权贵遍布党政军和所有官方机构。 在既得利益权贵们的强力阻挠下,政改前途黯淡。 在这种局面下,唯一的指望就是一个精明强干的领导人的出现,即使不能打破僵局,也可收拾残局,为一个新的体制的产生起催生的作用。 是的,一个强人有时也是一个暴君。 但比起昏君来,还不如一个暴君来得痛快,因为暴君的最大好处就是有利于社会革命的到来。 中国最后的一个暴君一旦被打倒,中国将走上民主法治之路。

薄熙来几乎不会成为中国的明治天皇,也不可能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但如果有一天中国大乱了,那唯一不乱的地方,可能就是薄熙来管辖的地方。 裸官们全都逃到美国和他们的妻儿共享天伦之乐之时,就是新中国诞生之日。 如果中国有一天也出现了一个由反叛者建立的Transitional National Council,那个机构可能就设立在广东省的某个城市。 汪洋也许会被聘请为顾问甚至临时总理。 而薄熙来就是代表旧政府和新政府的代表达成妥协,实现新旧政权更迭的那个袁世凯大总统。 如果中国实现了民主,那么他薄熙来即使不能当上叶利钦,也有可能当上普京。 至于汪洋,当个总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如今在中国就连小学生都知道,胡哥老早就只是个传说了。 习大哥只是新的传说。 连俺都不要说他了。 今后的十年,如果共产党还想掌权,唯一的指望就是薄哥了。 管他走什么路,管他向左转还是向右偏,都比今天这种混吃等死、半死不活的局面要好。 大家想想,清末如果没有李鸿章、袁世凯,会是个什么样子?

所以,“瑜亮情结”可以休矣。 薄熙来和汪洋,无论谁当上政治局常委,对中国的发展都是有十利而无一害,因为他们谁都比现在那几个混吃骗喝的草包要强千百倍。 如果他们两个都进入政治局常委,那也是一件好事。 他们都很可能成为旧制度的送葬者或掘墓人。 最坏的情况是他们两人都没有进入政治局常委。 那将是中国的特大杯具。

(华夏文摘)

评论

  • 雨人 说:

    作者自身仍然没有脱离中国几千年封建统治的影响范围之外,所以还是以人治角度来看问题,大众不过还是个奴隶而已!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